你觉得最舒服的时候可能恰好是最危险的时候

2007年1月9日,iPhone正式发布。手机巨头诺基亚也迎来了自己的光荣时刻,股价在这一年一路走高,2007年手机销量达到创纪录的4.37亿部,2008年手机销量再创新高,达到4.68亿部。

诺基亚近10年股价走势

之后的故事,马化腾的一句话可以概括:“巨人倒下时,体温还是暖的。”2011年,诺基亚新任CEO艾洛普发出内部备忘录《燃烧的平台》,提醒他的同事,诺基亚的旧平台已经燃起熊熊大火,结果,他带着员工跳上了另一个准备沉没的平台——Windows Phone。

百度是另一个例子。在我另一篇文章《BAT与马太效应》的读者留言中,很多读者提醒我,百度已经掉队,不适合再跟腾讯、阿里一起并称BAT。从体量上说,百度的600亿美元与腾讯、阿里的3000亿美元已不在一个量级;对互联网乃至中国经济和社会的影响,百度也没法和腾讯、阿里相比。仅仅几年前还不是这样,那时候BAT共同代表着中国互联网,没人对此有争议。

变化是从2010年开始的。2010年Google退出中国的时候,正好是移动互联网在中国起步的时候,那一年小米公司刚刚创办,微信还没发布。接下来的几年,一边是移动互联网爆发,另一边是百度过上了没有竞争对手的悠哉游哉的美好日子,股价从40美元蹿升到250美元。只在2012年遭遇过360搜索无关痛痒的小骚扰。

2009年,百度广告系统的升级版——凤巢的推出,让百度赚钱的效率上了一个大台阶。没有竞争对手,加上更高的赚钱效率,百度舒舒服服地滑到了BAT的后面,并且越落越远,几乎完全错过了移动互联网。跟百度叫板的360,也被百度带着一道错过了移动互联网。

凭藉2010年叫板腾讯的3Q大战,360成功把自己塑造成挑战老巨头的新巨头,并顺势在美国上市。此后几年,360携安全公司的强大武力,脚踢百度,拳打小米,臧否人物,颐指气使。在最不可一世的时候,360真的会有天下尽在掌握的错觉。不过紧接着,坑人的“特供机”砸了,自己做的手机也基本败了,还能被人记得的,差不多只剩下从美股退市,回国炒国内股市的精明和好运了。

IT行业是一个更新迭代非常快的行业,速度快到来不及等一家公司慢慢衰落。大多数的衰落都是骤然而至,在一家公司最红、最滋润的时候。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祸福反转常在一念之间。从这个角度说,小米遭遇2015年之后的下滑,未尝不是好事。让不顺利、不舒服发生在尚有挽回余地的时候,补补该补的课,总好过病入膏肓,覆水难收。

倘若做不到像阿里巴巴一样,总能前瞻性地布局关键性的新业务,而且这些新业务几乎总是约等于国家基础设施,如交易平台、数据平台、金融技术、物流平台等,那就应该像腾讯一样,始终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哪怕是自我革命也在所不惜。

与腾讯多个部门有过密切合作的一位朋友跟我说,其实微信部门的文化、气质和观念,跟腾讯其他部门非常不一样,微信这样的产品不太可能产生于腾讯其他部门。但腾讯能够容忍这种不一样,让微信活下来,马化腾长期的不安全感在其中一定起了某种关键作用。

至于百度,我不知道all in人工智能,是否能把百度带向下一个辉煌,但不搏一定没有机会。好在百度是投资人工智能最早,技术和人才储备最厚的公司,若能真的紧张起来,或许创造比过去更大的成就,也未可知。

这个行业容不得你歇歇脚,喘口气。等你觉得舒服了,可能已经很危险了。

来源:keso怎么看 微信号:kesoview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你觉得最舒服的时候可能恰好是最危险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