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刊少年 JUMP》快要 50 岁了,它的青春和热血全靠了这些漫画家

1968 年 7 月,就像杂志的独眼海盗标志一样,刚刚创刊的《周刊少年 JUMP》来势汹汹。

《周刊少年 JUMP》是日本漫画史上一本具有传奇色彩的杂志。尽管比同类少年漫画周刊晚诞生了十年,但《周刊少年 JUMP》却仅仅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就坐上了同类杂志发行量第一的宝座,并带来了一众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漫画名作。

而对于读者来说,它有着更重要的意义。这本漫画杂志见证了日本战后的重建,从泡沫经济的破裂再慢慢走向复兴。无论是孩子还是成年人,他们都能不断地在那些承载着友情与胜利的热血故事中寻求慰藉与梦想的寄托。

现在,这本日本影响力最大的漫画杂志将要迎来它的 50 周年。集英社将在 7 月举办“创刊 50 周年纪念 《周刊少年 JUMP》展”,《圣斗士星矢》、《北斗神拳》、《龙珠》、《JOJO的奇妙冒险》、《足球小将》、《城市猎人》等 63 部漫画都将登场。

在这些名作背后大放异彩的那些漫画家,不仅代表了杂志的热血成长史,同样也是我们中许多人童年与青春的象征。

创刊之初的叛逆路线,永井豪开创了“软色情”风潮

《无耻学园》 1968 年—1972 年

事实上,以“友情”、“努力”、“胜利”这样的励志口号深入人心的《周刊少年 JUMP》在初期并不那么王道和正统,反倒是打着情色的擦边球轰轰烈烈地引起了注意,在一众少年向漫画杂志的竞争中崛起。

而这一切都与一位鼎鼎有名的漫画家有密切关系——那就是以《恶魔人》、《魔神Z》等机甲科幻类漫画而闻名的永井豪。

在 1960 年代的日本,少年漫画已经成为漫画市场上销量最好的那类,这种以动作及喜剧内容为主的漫画很自然地受到了战后成长起来的年轻人的喜爱。

但当时少年周刊间的竞争已经进入白热化,各路大神作者和漫画资源几乎已被小学馆旗下的《周刊少年 Sunday》以及讲谈社旗下的《周刊少年 Magazine》所占据。于是创刊之初缺乏资金的《周刊少年 JUMP》放弃了向知名漫画家约稿,采取了不断招募新人作者的策略。

自幼喜爱漫画的永井豪就是这些新人作者中的一员。1968 年,23 岁的永井豪在《无耻校园》(又名《破廉耻学园》)漫画的连载中做了件相当出格的事儿。就像漫画的名字那样,他在《无耻学园》中展现了一个“破廉耻”的世界:学生们不再只是围绕着学习打转,反倒是沉迷于赌博、打架、喝酒,男女学生之间还流动着暧昧的气氛。甚至其中还出现了一个喜欢偷窥女学生内裤的变态教师,男女主角在对抗这位老师的过程中发生了一系列喜剧故事。

同期的少年向漫画大多走的是热血励志路线,再加上大部分受众是未成年人,情色是一个不可触碰的禁忌领域。但《周刊少年 JUMP》的漫画编辑却刻意放任了永井豪的这种当时被视为“有伤风化”的行为。

尽管永井豪并非刻意卖弄人体色情,但《无耻校园》那种荒诞讽刺的氛围还是立刻引来了社会尤其是教育界的舆论批评,对《周刊少年 JUMP》的指控和抵制也纷至沓来。但读者们一边为漫画中学生们大胆而反叛的行为感到震惊,一边又不自觉地为内容所吸引。尤其是在日本沉闷高压的应试教育体制下,《无耻学园》简直就是在大声诉说他们心中的青春与反叛。

凭借这种“非常手段”赢得足够多的关注后,《无耻学园》最终还是于 1972 年停止了在《周刊少年 JUMP》上的连载。永井豪最后进行了一场赌气的报复,他在漫画中描绘了一场由反对者引起的学校风波,并让这些反对者惨遭屠杀,无一幸免。

虽然《无耻学园》完结了,但《周刊少年 JUMP》却打响了知名度,而永井豪开创的这种风潮也让软色情成为了日本漫画中的常态元素,甚至是像《龙珠》、《哆啦 A 梦》这样的国民大作也不乏出现一些“服务读者”的画面。

凭借阿拉蕾与悟空,鸟山明把杂志推向了另一个高峰

《阿拉蕾》 1980 年—1984 年
《龙珠》 1984 年—1995 年

被视为天才漫画家的鸟山明是帮助《周刊少年 JUMP》推向另一个高峰的作者,《阿拉蕾》与《龙珠》两部长篇漫画都是杂志在 1980 年代的王牌之作。不过这位性格内向的漫画家进入《周刊少年 JUMP》的经历可以说是出于一次意外。

出生于日本爱知县名古屋的鸟山明,从小是在一个宁静平和的乡村环境下成长起来的。高中毕业后鸟山明在广告设计公司的职场生涯并不顺利,他最终选择了辞职,并在之后的一段时期通过画插画打零工来赚取生活费。

但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无意中看到《周刊少年 Magazine》奖励 50 万日元的漫画征稿启事后,鸟山明便兴奋地开始埋头创作。但他却不小心错过了投稿的截止日期,连入选的资格都没有,情急之下他只好把作品投向了奖金低了不少的《周刊少年 JUMP》。

虽然投稿作品还是未能通过,但是后来成为他责任编辑也是挚友的鸟嶋和彦却发现了鸟山明的独到之处:“现在虽然画得不是那么好,但是努力的话,将来会有成就的。”

经历了一段时期短篇漫画的磨砺后,鸟山明于 1980 年在《周刊少年 JUMP》开启了他个人第一部长篇漫画作品《阿拉蕾》的连载——这部科幻搞笑漫画让鸟山明一炮而红,故事中那个戴着眼镜的怪力机器人女孩俘获了日本国民的心。1980 年代,《周刊少年 JUMP》也凭借着《阿拉蕾》、《足球小将》、《北斗神拳》等众多漫画佳作一跃迈入了发行量 400 万的时代。

在《阿拉蕾》完结后,他紧接着又在 1984 年推出了灵感来自于《西游记》、《南总里见八犬传》等作品的漫画《龙珠》——一个名叫悟空的少年为了寻找散落各地的龙珠而踏上了冒险旅程。

从前期的搞笑漫画逐渐转向热血格斗后,《龙珠》的人气自 1986 年开始迅速攀升,一年以后,《龙珠》已经成为《周刊少年 JUMP》人气位列第一的作品。同时幸运的是,《龙珠》的诞生恰好伴随着日本泡沫经济时代的到来,人们对漫画、游戏等娱乐产品的购买欲激增。再加上作品在海外的发行以及动画的播出,《龙珠》开始风靡全球。

但在连载后期,失去了热情的鸟山明一直想让《龙珠》完结,但由于这部作品太过成功,编辑和其他公司出于商业利益的考虑,并不希望他就此收尾。鸟山明曾对魔人布欧篇表示,“这部分故事已经变成了连作者我本人都厌烦的连续的激烈苦战,如今我已经变成得了高血压的大叔,已经画不出这样的打斗了。更不如说,今后也不会再想画关于打斗的漫画了。”

1995 年,连载了十年的《龙珠》终于结束长跑。遗憾的是,鸟山明此后没有再投入任何一部长篇漫画的创作,只是产出一些短篇和中篇的漫画作品。

不过鸟山明的作品对之后的漫画家以及少年漫画创作模式产生了深远影响,而如今《龙珠》依旧保持着它在全球的影响力——漫画在全球的销量突破了 2 亿册,它也是全世界被改编为游戏次数最多的漫画。

或许,我们还可以在 2020 年东京奥运会上看到”悟空“。

热血格斗漫画的繁荣,车田正美带来了《圣斗士星矢》

《圣斗士星矢》 1985 年—1990 年

《周刊少年 JUMP》的第三任总编西村繁男是个热爱血性格斗漫画的人,他的个人口味也促使了 1980 年代杂志上《北斗神拳》这一批热血格斗漫画的诞生。

车田正美的《圣斗士星矢》也是这个时期催生的作品。不过与《北斗神拳》、《JOJO 的奇妙冒险》中常见的一脸凶相的肌肉男角色不同,车田正美走的是少女漫一般的美型画风,这也让《圣斗士星矢》受到了很多女性读者的欢迎——甚至很多人在童年时期都难以分辨漫画中那些外形美丽的战士究竟是男还是女。

车田正美虽然早就从 70 年开始就在《周刊少年 JUMP》上创作漫画,并以一些拳击格斗漫画逐步起家,但让他真正爆红的自然还是从 1985 年 12 月开始连载的《圣斗士星矢》。

车田正美一天在查阅文献时发现了“狮子座流星雨”的资料,这激发了他的创作灵感。之后,他通过查阅希腊神话、北欧神话甚至中国神话后构思出了一个漫画故事:为了保护女神雅典娜和地球,一群身着圣衣的少年们挺身而战。将西方神话与星座结合,《圣斗士星矢》凭借出彩的设定一下子吸引了读者的眼球,成为了《周刊少年 JUMP》的台柱之一。

尽管车田阵美的画风很少女,但他本人热衷于让角色赤手空拳搏斗,从打不死的小强星矢的绝招“天马流星拳”也可以看出一二,他喜欢拳拳到肉的画面,信奉的是一种纯粹的战斗。1986 年,《圣斗士星矢》被改编成动画,先在日本播出后,又进入到了法国、意大利等 80 多个国家地区。除了漫画,圣斗士的模型玩具和改编游戏也长期热卖,让万代赚了个盆满钵满。

当然《圣斗士星矢》的故事并不是没有被人诟病的地方,到了后期,当故事的敌人越变越强大时,我方的主角也开始变得超级无敌强,类似“只要相信心中的小宇宙,世界上没有打不倒的敌人”的套路变得相当频繁。

但作为《周刊少年 JUMP》黄金时代的功臣之一,车田正美后来的境遇却并不是那么好。由于《圣斗士星矢》后期人气下滑,在第四代总编后藤广喜上任后,漫画结尾竟然被流放至二线月刊上刊载。

尽管漫画杂志需要考虑商业利益,但《圣斗士星矢》以这样一种不太体面的方式完结,也遭到了不少读者的抗议。而 1992 年车田正美连载《静斗士翔》时,由于漫画不够受欢迎,后藤广喜甚至没有和车田正美好好沟通就做出了让《静斗士翔》腰斩的决定。

愤怒的车田正美最后离开了《周刊少年 JUMP》,跳槽至角川书店旗下的月刊《少年 ACE》。《周刊少年 JUMP》这种绝对的商业至上的做法也让杂志失去了一些优秀的作者,这无疑是令人唏嘘的。

JUMP 精神的代表,井上雄彦的《灌篮高手》掀起篮球热潮

《灌篮高手》 1990 年—1996 年

1990 年代的《周刊少年 JUMP》已经如日中天。虽然杂志的起步比早期的那些少年漫画周刊晚了约十年,但这个时期的《周刊少年 JUMP》已经将《周刊少年 Sunday》和《周刊少年 Magazine》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井上雄彦是在 1980 年代的末尾加入《周刊少年 JUMP》的,他此前曾担任过《城市猎人》、《猫眼三姐妹》的漫画作者北条司的助手,个人写实的画风也深受师父北条司的影响。

1990 年,23 岁的井上雄彦在第 42 期的《周刊少年 JUMP》上开始了个人第一部长篇漫画《SLAM DUNK》(国内被翻译为《灌篮高手》)的连载。这部篮球题材漫画不仅与鸟山明的《龙珠》共同成为《周刊少年 JUMP》在 1990 年代前期发行量跃居同类杂志第一的重要动力,也可以说是对“友情”、“努力”、“胜利”精神贯彻得最为彻底的 JUMP 漫画作品之一。

能创作出《SD》这样精彩的作品得益于井上雄彦本人对篮球的热爱。他在高一的时候曾经加入过学校的篮球社,就和樱木花道一样,从一张白纸开始逐渐成为篮球社的王牌。但是球队的成绩还是很糟糕——实现不了的篮球梦,井上雄彦最终将它画了出来。

凭借着对篮球赛的长期观摩,井上雄彦在《SD》中描绘的人物身体比例、肌肉线条以及各种运动轨迹都相当写实,而专业的比赛赛程以及井上雄彦强大的分镜功力都让漫画极具张力,并让读者产生强烈的共鸣感。

井上雄彦是一位画功与才情兼具的漫画家。不同于很多换个发型就认不出是谁的漫画作品,井上笔下的樱木花道、流川枫、三井寿、赤木刚宪、仙道彰等人物都有自己的外貌特色与性格魅力。《SD》被奉为神作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他笔下的这些少年们没有在漫画中被神化,他们充满热血与汗水的青春故事甚至都没有一个完美的结局——湘北在全国大赛中最后还是遗憾败北。

而《SD》最大的影响力并非只是局限于漫画界。篮球此前一直是日本的一项冷门运动,日本也几乎没有以篮球作为题材的漫画,但《SD》却打破了这个局面。1993 年,随着漫画进入全国大赛篇章,以及同年 TV 动画的播出,日本开始掀起了一波篮球热潮,受到《SD》鼓舞开始练习篮球运动的孩子也大大增多。

《SD》与《足球小将》、《棒球英豪》这两部作品一起被誉为是日本运动漫画的顶峰,井上雄彦这位硬派的漫画家的确赋予了这部作品打破次元的强大力量。

鬼才富坚义博与他的奇幻作品,扭转了 90 年代的暂时危机

《幽游白书》 1990 年—1994 年
《全职猎人》 1998 年—至今

相比起勤勉的井上雄彦,同样极具天赋的富坚义博则长期令《周刊少年 JUMP》的编辑和读者都头疼不已。

富坚义博比井上雄彦早两年进入《周刊少年 JUMP》,他是一位成长型的漫画鬼才,也是《周刊少年 JUMP》在 1990 年代以后的长期王牌。他的漫画往往以优秀的人物塑造、富有想像力的故事情节、以及出人意料的剧情闻名。

富坚义博于 1990 年开始连载的喜剧战斗漫画《幽游白书》也一度被编辑们视为《龙珠》的接班作。虽然故事的擂台团战受到了《龙珠》的影响,但漫画的战斗剧情不仅仅是身体上的肉搏,而是充满了极具智慧的、出人意料的新颖元素。但 1994 年,任性的富坚义博却向编辑提出了完结这部人气作的要求。

当时鸟山明的《龙珠》快要步入完结,而《幽游白书》正好进入精彩的魔界篇剧情,这个时候完结实在是太过令人费解。《周刊少年 JUMP》第四代主编后藤自然要求富坚继续连载,面对他的强硬态度,不愿受束缚的富坚义博就直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周刊少年 JUMP》,干脆选择和集英社彻底闹掰。

此时的富坚义博已经足够有底气——1993 年,他凭借 3 亿 7000 多万日元的纳税额刷新了漫画家的记录,《幽游白书》的大卖已经完全能够让他开始过自己喜欢的悠闲生活。给《幽游白书》草草收尾后,富坚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被高强度的连载节奏伤到身体后,他决定要开始好好放松,等到哪一天有兴趣了再回来画漫画。

但《周刊少年 JUMP》的编辑们却轻松不起来了。

1996 年,伴随着又一部台柱《灌篮高手》的完结,《周刊少年 JUMP》的销量跌到了 400 多万,甚至在 1997 年杂志的销量被《周刊少年 Magazine》反超。由于杂志本身漫画作品的竞争力不足,再加上日本泡沫经济的破裂、社会进入到少子化时代,喜爱看少年漫画的热血年轻人少了,《周刊少年 JUMP》的销量开始走向低谷。

在这种情况下,集英社不得不又找回了这位令人又爱又恨的漫画家,并给予了富坚非常特殊的签约待遇——不论连载期限与读者调查人气,富坚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画漫画,甚至随时休刊也没有任何问题。

1997 年之后,在第六代总编鸟嶋和彦的带领下,新登场的《海贼王》、《火影忍者》以及的富坚义博《全职猎人》开始帮助《周刊少年 JUMP》重新反攻漫画市场。1998 年开启连载的《全职猎人》很快成为了富坚的又一部超人气代表作:主人公小杰一边为了寻找父亲踏上旅程,一边又为了成为猎人而不断成长。他在旅途当中结交了奇犽、酷拉皮卡等好友,一系列战斗事件引出了猎人的精彩世界。

但由于富坚的不定时连载,《全职猎人》的进度十分缓慢。凭借自己的天赋与人气成天不务正业,在 2015 年富坚义博终于达成了漫画休刊 500 回这一“辉煌”成就。粉丝和《周刊少年 JUMP》现在对富坚的最大期望,或许就是少打点麻将和游戏,回来正经地画一画连载了。

进入第四代作者时代,尾田荣一郎与《海贼王》成为支柱

《海贼王》 1997 年——至今

如果要说《周刊少年 JUMP》目前的台柱,那毫无疑问就是尾田荣一郎创作的《海贼王》(《One Piece》)。2013 年 11 月,《海贼王》的单行本发行量首次突破了 3 亿册,这部作品凭借绝对的人气成为了历史上销售量最多的漫画。

《海贼王》也是《周刊少年 JUMP》在《龙珠》完结之后王道少年漫画的继承者,热血、友情与梦想在其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即便是对日本漫画不甚熟悉的人,大概也会对路飞那句”我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耳熟能详。

而 1975 年出生的尾田荣一郎从小就热爱迪士尼系列的动画,他也是鸟山明的狂热粉丝。

1992 年,还是高中生的尾田荣一郎将自己的短篇漫画作品《WANTED!》投稿到《周刊少年 JUMP》上,作品入选了第 44 届手冢赏后,得到了肯定的他更加坚定了成为漫画家的想法。不过,这个时候还相当青涩的尾田并不擅长讲故事。而对于一个漫画作者来说,会讲一个好故事甚至是比过硬的画功还要重要。

虽然尾田后来依然遵循着普通高中生的成长轨迹考上了大学,但他发现自己就读的建筑专业并不能帮助他成为一名漫画家,现在的学业几乎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一年后,他申请退学,来到东京追逐梦想。

通过成为甲斐谷忍、徳弘正也、和月伸宏等漫画家的助手进行学习后,尾田荣一郎在绘画和故事叙述上的能力都有了很大进步。1997 年,22 岁的尾田荣一郎以新人身份开始了长篇处女作《海贼王》的连载。

这部漫画与岸本齐史的《火影忍者》等作一起,标志着《周刊少年 JUMP》正式进入了第四代作者的时代。除了路飞等一众角色的正统热血战斗故事,《海贼王》还涵盖了包括战争、种族、政治、人性在内的许多反讽元素。

不过,最令业界和粉丝感慨的还有尾田荣一郎的勤奋精神。每天凌晨 2 点睡觉、早上 5 点起床,吃饭时间以外都在工作的尾田荣一郎几乎没有休息日,而他目前已经兢兢业业地连载了《海贼王》近二十年。即便是在同期作品都逐渐完结的情况下,《海贼王》依然是《周刊少年 JUMP》目前最受欢迎的漫画。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尾田荣一郎这种极度辛苦且不敢缺席的连载状态并不是一件好事。缺乏足够多能够支撑杂志销量的漫画,《海贼王》不得不充当着一种保护的角色。

离去的黄金时代,谁会是下一个鸟山明?

属于《周刊少年 JUMP》的黄金时期好像已经过去了。

根据日本杂志协会在 5 月公布的最新数据,《周刊少年 JUMP》今年第一季度的平均印刷量为 191 万 5000 部,发行量最终跌破了 200 万部大关。

在 1995 年,《周刊少年 JUMP》的发行量曾一度达到 653 万部,而目前的发行量已经降到了其鼎盛时期的三分之一。尽管互联网对传统纸质杂志的冲击很大程度上影响了销量,但没有足够强劲的漫画作品和作者来接班才是《周刊少年 JUMP》影响力下降的核心原因。

《周刊少年 JUMP》历年发行量

1977 年

188 万部

1982 年

342 万部

1987 年

450 万部

1992 年

618 万部

1995 年

653 万部

2000 年

363 万部

2005 年

295 万部

2010 年

288 万部

2016 年

217 万部

随着《火影忍者》、《死神》、《暗杀教室》、《伪恋》等一部又一部人气漫画的完结,失去了顶梁柱的《周刊少年 JUMP》已经进入到了青黄不接的状态。

当然,《周刊少年 JUMP》并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杂志也陆续推出了一些漫画新作,但其中的不少作品却也很快遭遇腰斩。

对于目前的集英社来说,他们可能又要再次面临 1990 年代的危机了,而下一个鸟山明、井上雄彦、尾田荣一郎又会在何时出现呢?

来源:好奇心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周刊少年 JUMP》快要 50 岁了,它的青春和热血全靠了这些漫画家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