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乐视生死局

作者| 潘航

来源| 投资界PEdaily(ID:pedaily2012)

昔日BAT巨头中的百度,妖股“乐视”正在经历史上最艰难的生死劫。

从2016年开始到现在,百度与乐视作为难兄难弟一同经历着史无前例、且漫无边际的“水逆期”。“Robin李”携手“贾布斯”共同迈入最危险“名人堂”。

当人们已经慢慢接受了BAT没有B,乐视帐下没有钱,也就习惯性地淡化了李彦宏帅气的脸和贾跃亭把海水煮沸的情怀。

高管集体离职与裁员风暴

在端午节前的最后一天,百度贴吧负责人陆复斌离职了,这已经是百度在最近离职的第4位副总裁,内部的不稳定因素已经完全暴露在人们面前。去年5月份先是王湛因违背公司价值观,而被百度除名;随后11月份李明远因为与被收购公司负责人存在巨额经济往来的事件,提出辞职;紧随其后的便是无人驾驶部门的副总裁王劲,在今年3月份宣布离职;也许就在某一瞬间,李彦宏会认为自己已经成为了孤家寡人。

从资本市场角度看,阿里巴巴、腾讯的市值分别达到了3112亿美元和3351亿美元,已是百度市值的近5倍,在BAT中,百度已经全面落后,与另外两者渐行渐远。在阿里与腾讯市值呈现持续互相反超之势的时候,百度单靠搜索引擎产生的广告收入,已不能支撑自己继续快速增长。在上周,2017百度联盟峰会在重庆召开,这也是百度的第12次联盟峰会。李彦宏在大会上阐述着自己对人工智能的宏伟构思,并宣称“互联网是前菜,人工智能才是主菜。”

而在当初百度无人驾驶方面专家王劲与首席科学家吴恩达离职之后,让人不禁对李彦宏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布局捏了把汗。不过,百度的思路依然清晰,就是加快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技术落地。

乐视这边,问题可就大了。前不久曝出消息,乐视控股体系中的市场品牌中心裁员幅度70%,销售服务体系裁员幅度50%,乐视体育从现有700人裁至200人,乐视网裁员10%。上周的情况则是,这“fire”延烧到了美帝。腾讯科技驻硅谷记者更是描述乐视员工在美国的办公楼外“无所事事地喝啤酒”,可谓相当有画面感。

其实此次裁人,对于乐视来说却是却是一件好事。终于,他们可以卸下伪装,将自己没钱的事实暴露给所有人了。不仅在用人,或许在生态布局方面,老贾也该想想帮助自己“减压瘦身”的招数了。

难以扭转的颓势

巨头的颓势是一点点开始的,百度从2016年初开始,乐视从2016年底开始。

从去年1月8日,百度售卖血友吧事件曝光开始,整个2016年,百度向世人展示了“一个公司在倒霉的时候能有多倒霉”。

尤其是2016年4月12日,魏泽西事件将百度推向风口浪尖时,公司非但没有反思,反而去将魏泽西的父母边缘化。同时,集中全力反击曾经的广告大客户,这也直接影响了公司的收入。李彦宏透露百度公司在当季度因为医疗事件,砍掉了高达20个亿的收入。

而在今年3月份时,百度人工智能首席研究员吴恩达宣布离职。百度的公关团队竟为他创作了一篇“小说”,最终以“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作结,完成了一篇感人至深的小故事。其实倒不如总裁张亚勤的那句“我们想请的领袖还有很长的名单”来的实在。

如果说百度的病情是慢性病,那么乐视这边可能就是癌细胞扩散了。

去年11月2日,就在乐视宣称公司的七大板块布局完成的同一天,网上传出消息称公司资金链问题严重,拖欠供应商100多亿元款项,乐视网股价当日下跌7.49%。随后公司官方第一时间辟谣,称公司资金运转正常,却挡不住局势的进一步恶化。在当月10号,贾跃亭借乐视成立12周年之际打出情怀牌,发布内部邮件《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结尾点题,“梦想燃烧,谁说海洋不能煮沸?”一时间,乐视内部上下一片欢欣鼓舞,将拯救公司于水火扛在肩上。同时,这篇文章也在各种媒体平台上得到了疯狂的转载。

这一次贾跃亭赢得了他同学的支持,在11月15日,长江商学院的十几家国内企业领导人正式与乐视控股签署了第一期3亿美元的投资协议。这笔钱马上被贾跃亭用来开发智能汽车,而最缺钱的板块继续维持。在后面的3个月时间内,乐视股价不断下跌,甚至停牌。公司内部也变得非常不稳定,网上曝出照片,办理离职的员工排起了长龙。从乐视的运营到管理可谓每况愈下,似乎处于崩溃的边缘。

而在今年1月的时候,融创以150.41亿人民币对乐视进行了注资。交易完成后,孙宏斌也成为了乐视的第二大股东,同时参与控制乐视超级电视和影业两个重要板块。到5月28日,已经整整过去了135天。从乐视的三个烧钱大户,体育、汽车和手机看,一些迹象已经露出端倪。

在孙宏斌投资乐视后,第一件事便是帮乐视管住了钱,暗示“要把公司的钱和人隔离开”。随后不久,贾跃亭便卸任了总经理一职,转任董事长,联想系背景的梁军接替了他。就在融创入住之后,乐视的权利真正转移到了董事会,并且老贾自己也承认了这一点。而事实是,当孙宏斌与他关于走“上市公司体系”还是“非上市公司体系”路线时产生分歧时,结果都向着前者的理解方向迈进。

最有意思的是,当面对媒体时,贾跃亭表示:“孙总和我不仅仅是二股东的关系,更多的是朋友。”而孙宏斌那边却说:“我是个生意人,这就是笔买卖。”

似乎都差在“花钱”上

如果要问百度的问题到底出在哪了,几乎每个人都能说上来很多理由。不过,笔者脑中闪过的第一反应是,在一级市场如此活跃的今天,当阿里、腾讯在投资市场上大杀四方的时候,似乎很少听说百度有什么动静。

对BAT来说,投资做得怎么样,某种程度上约等于它们未来的前景和想象力。根据FellowData的统计,从2011年至今,BAT三家公司已经在中国资本市场总共投资了至少4150亿人民币。而从投资项目的数量上看,腾讯投资了388个、阿里投资了206个,而百度只有123个。

而以前两年斗争最为惨烈的共享出行为例,在2013年的4月和5月,腾讯对滴滴,阿里巴巴对快的,分别进行了自己的第一笔投资,之后两家公司不断加注;而百度在2014年12月,才宣布投资Uber,在2015年10月投资了优步中国(被滴滴合并前),而优步中国的市场份额仅仅相当于滴滴出行的约1/4。

从战略意义上看,因为投资滴滴和快的,微信支付和支付宝都迅速扩大了自己的用户量,培养了用户习惯,在金融领域站稳了脚跟。而百度却未能通过这笔投资,太多帮到自己的什么业务。而在过去一年,市场上最大的独角兽们的合并案背后,站的也多是阿里和腾讯。阿里巴巴在2011年美团的B轮融资时进入,此后又跟投了C、D两轮。腾讯则在2014年投资了团购领域的第二名大众点评。

可以说,百度在投资布局上总是慢人一步,投资策略也不成体系。在2015年,O2O和电商项目被质疑估值过高,百度却勇往直前完成接盘。之前据一位百度投资系前员工称,李彦宏曾经在内部直接讲过,投资部门就是服务和配合的角色。那么,也不难理解百度的投资为何做的如此之差了。不过,百度在去年底终于开始“拨乱反正”了。他们在2016年9月成立了百度风投;10月成立百度资本,基金规模200亿。

如果说百度曾经一度“不舍得花钱”,那么乐视则是毁在了“太能花钱”。

“乐视模式”的核心是资本运作,却并非“庞氏骗局”。其战略的真正问题在于严重忽视了现金流,过度地负债、过度地超前布局,忽视了当下的经营效益。

互联网公司的“烧钱”行为并不罕见,甚至已经成为了一种趋势。不过,作为一家市值一度过千亿的大公司,乐视在资本市场和“生态布局”上的野蛮生长,也的确难有匹敌。最大的问题在于,已经习惯了有钱花的乐视很少考虑怎么去把花出去的钱赚回来。

单拿乐视体育为例,为了血拼内容拿下了包括中超、英超、德甲、网球等多个非常受关注的赛事转播版权,但也包括了很多鸡肋版权。为了让自己的钱看上去没有白花,乐视体育还收购了章鱼TV,借助平台来尽可能使用自己手上的资源。希望依靠版权带来巨大的流量和广告、会员收入。

按照雷振剑的说法,乐视体育到去年底已有超过300万的付费用户。以300万用户、590元年费计算,乐视体育获得的17.7亿元收入较之版权费,完全是杯水车薪。内部人员曾透露,B轮50亿中的很大一部分就是用来购买版权了,但是却没见到回头钱。

虽然只是七大生态中的一个,但是这样的运营策略完全反应了贾布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生意经。

对于已经大手笔花钱成瘾的乐视来说,“老司机”孙宏斌扬言“该卖的卖,该合作的合作”,来示意贾跃亭推进乐视手机、乐视体育和易到的合作、甚至倒卖,去解决资金问题。看来贾布斯的“生态梦”可能要醒了,把海水煮沸从理论到实际上都很难实现了。

结语

曾经有一次与一位知名投资人探讨时,他拿两家巨头的处境与打德州扑克进行了有趣的比喻。他认为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乐视有问题了,现在的情况不过就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就像你拿到2、7就all in了。万一发出来3个2、3个7基本上就秒杀全场了。但是百度不一样,现在手里的牌比较尴尬,拿着一个A10,你选择all in的话也不好,筹码也不多了,桌上所有人坐在那儿等你,你也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办。”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百度、乐视生死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