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世界的神奇逻辑

今天,聊点线下不可理解,常常在互联网上才生效的神奇逻辑。

总结一直以来,我对互联网的思考,做一点微小的盘点和梳理,此文至少能给你 10-15 分钟的阅读体验。话不多说,以下正题。

1

开写之前,咱们先往回扒扒,回答一个关键问题:中国人是什么时候大规模进入互联网时代的?

我这里收集到几份数据,沿着时间轴,看看数字先。

2007 年,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给出数据,中国网民规模,首次超过 2 亿人;

2010 年,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的《中国互联网状况》白皮书称,截至 2009 年底,中国 3.84 亿网民;

2017 年 1 月 22 日下午,CNNIC 发布第 39 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公布网民规模达 7.31 亿。这应该是中国互联网市场整体发展情况的最权威报告了;

2017 年,腾讯公布了第一季度业绩报告,宣布微信和 WeChat 合并月活跃用户数达 9.38 亿。超过 10 亿,预计就在下个季度。

一晃十年,可十年不算长。近 10 亿的中国网民来到了互联网上,足以说明,任何和互联网有关的规律,都将不再是小事。

从 2007 到如今,几乎所有能用起来互联网的人,都已经来了。换言之,该入场的,都已经入场了。常有论调说,中国互联网的人口红利期已然结束。增量少,各家都在抢余量。从这份数据里,也能看出端倪。

人类文明史上,互联网是从未有过的庞然大物。身处互联网久了,容易对互联网的神奇之处视而不见。

但事实上,有众多神奇的玩法和逻辑,都是互联网带来的,或是在互联网上才常常生效的,之前从未有过的。如果能把这些逻辑梳理一番,哪怕只是开个头,也将是有价值的事。

我欠读者的文章多,这事儿我来干吧。凭一己之力,难以写下全部,就当抛砖引玉吧。

先说一句,这里我尽量写些你在别处不容易见到的。

2

虚拟世界里的基础设施,最少将只需要发明一遍。

举例来说,Intel 的 MKL (数学核心库),其中包括一片片难以实现的函数功能,比如 BLAS、LAPACK、ScaLAPACK1、稀疏矩阵解算器、快速傅立叶转换、矢量数学等等。先不论效率,你说这些数学模块,大部分开发人员能从头写出来几个,估计是要打一个大问号的。

再举例来说,Python 里的各种官方和高效的第三方库(比如,Requests)。这些功能所对应的需求,如果自己的团队从头写,需要大量的时间和反复的测试。但如今,一名 IT 工程师,当需要的功能已有的库能满足他的需求时,只需要把它们组装起来就可以了。行话怎么说来着,用点胶水语言。

互联网里这些基础设施,如同现实世界里的地层建筑和公共设施,但是只需要发明一遍,就有机会被各处反复使用。可以说,边际成本极低。行话怎么说来着,避免重复造轮子。

那这个逻辑,有什么威力?

一个是,高效可复用的第三方代码,正越积累越多。这一块的资源,已然极大丰富了。

那么,技术圈里的普通工程师,不远的未来可能享受不到高薪了。而程序员,从金领变成蓝领,在不小的范围内,也不再是危言耸听的一件事了。重复造轮子,效率没有别人开放使用的第三方代码效率高,只好写点胶水,把别人的粘起来,工作没有稀缺性,工资的天花板,势必是会不断降级的。

再一个,出于同样的支配逻辑,需要反复使用的内容,也只需要创作一遍即可。比如,网络视频课程,录制一遍,在内容效益不过期之前,就是可以反复使用。边际成本几乎为 0,边际效益远大于边际成本,那规模越大,利润越丰厚。优达学院、米课等在线教育,知乎 Live、一块听听和分答小讲等微课,以及 Kindle 上的电子出版物,红利都尽在此处了。

3

真正的人才,能以一敌百,甚至万人敌。

这一条是关于人才的。互联网的纵深太过丰富,而学习能力极强的人,借助搜索引擎探索世界,能力也极容易翻番和突破。互联网里巨头可以同时服务的用户呈现过亿级别,这又能够极大地放大一个个体的能力。而技术难题,有时不是简单的人月问题。

所以,互联网时代,在具体方向里,能有百人敌、甚至万人敌的人才。

举三个小例子:

扎克伯格曾坚定地说过,一名优秀的工程师,抵得上 100 个普通工程师。

傅盛在和腾讯总裁刘炽平交流时,刘说,互联网特别像是一部武侠史,一群人打不过一个武林高手。你堆再多人,不如来一个武艺出众的人。

tombkeeper 形容 yuange 的时候说过,曾经有一段时间,Microsoft 全年的漏洞提交量的 10% 是 yuange 一个人交上去的。

单点的高度被打上去了,堆人海战术也不管用。线下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的逻辑,在互联网上一度失效了。最近有“超级个体”的概念再被释放出来,也是不无道理的。

4

互联网世界里,大小之间的巨大差异,极易被抹平。

线下世界里的大鱼吃小鱼,在互联网上,可能不是百分百生效了。由于互联网是一块虚拟空间,我们对这里的事物,在认知上,缺乏对规模的直觉感知。

比方说,一个大公司一年的收入抵不上个人公众号的接广告获得的收入。

比方说,一个企业公众号或者微博,拥有大量的资源,但是在网络上,涨粉速度就是掐不过一个小小的 95 后个体。

比方说,大品牌商在淘宝上卖货,利润比不上淘宝排名靠前的小店家。

比方说,二三线明星,加上经纪人等整个团队,一年的收益比不上一个在直播间喊麦的网红和手机直播 APP 里排名靠前的捞金者们,也已经是寻常事了。

尴尬之处在于,互联网里冲浪的个体们,在网络上记住的,都仅仅是一个个名字,每个名字背后的团体有多大规模和能力,有时候无从展示。

所以,对于有念头和想法的个体,互联网是个好去处。

5

线上产品,离创作者更近,而不是离消费者。

传统线下,产品是交付到顾客手中的。不同的是,在距离上,互联网的产品离产品的创造者要更近。最具体地说,创造者在产品交付(上线)后,依旧拥有对产品的优化、迭代和大改的权利。

线下的一本出版物,字印刷错了,只能等再版的时候再修改了。如果上一版的购买者不接着买新版,他可能要永远错过这一产品的升级版了。而线上的电子读物,上线后编辑依旧可以给出版物挑错改字儿,只需要及时推送提醒用户更新就好了。

所以,互联网里,先出最小可行性产品,快速迭代的玩法才得以成为可能。而这种创造产品的思维方式,完全是传统企业从未想过的盲点。

所以,互联网上的产品,是产品的创造者和产品的使用者,一块再度创造和优化,一起成就出来的。这事儿搁在互联网之前,甚至是传统企业软件工程时代,都是难以想象的事。而同时,也是离开了互联网,难以生效的逻辑。

6

互联网里,速生速死。

2013 年才上市的 Twitter 彼时市值 达 245 亿美元,如今几乎被腰斩,市值不到 130 亿美元。而 Twitter 同一团队创建的 Medium,反响也平淡无奇,盈利模式至今堪忧中。

曾经的传奇 Yahoo! 如今也快要退出历史舞台了。

而 2011 年初才出生的微信,2017 年的用户数,已经有突破 10 亿大关的趋势了。

传统线下里,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一逻辑,在互联网上,也再度失效。

互联网迭代速度快,速生速死,效率至上。这样的逻辑,造就了互联网公司需要人才和真正有能力的人。你行你上,不行别 BB。一个愚昧与视野狭隘的创始人,带领着公司全体员工顽强拼搏,一起把车开到沟里,快速消亡,淡出人们的视野,已经是见怪不怪的事了。

而没有能力,裙带关系不管用,走后门也不管用。这也正是互联网成为众多人的阶级上升通道的原因之一。

7

与大牛 0 距离是幻觉,比起建立连接更说明问题的,是保持连接。

互联网让人际关系,像是 HTTP 协议下的请求,人人都可以发送,但是其本身依旧是无状态的。

这段话有些抽象。这么说吧,互联网给了太多人幻觉, 尤其是与大牛 0 距离的幻觉。与偶像互粉,和大牛在一个微信群里、被大神微博点赞、问了问题被大神语音回答(其实是付费的),这些在互联网诞生以前平常人难以遇到的事,如今都已常见无比了。但仍有人不明白,这样的事,更多是互联网红利带来的幻觉。

正视这样的事实,不难看见,与大牛建立连接,不再是过去遥不可攀的事。而传统线下与偶像只能神交的窘境,到了线上,也被消解掉了。但是建立连接的意义,也不再那么说明问题了。

真正有意义的,是你能否与你比更牛的人互益,享受他们带给你的价值同时,也为他们带去量级大致相当的价值。

把幻觉清除掉,看清楚自己的轻重,好好上路,才是正确的事。

8

一连串梳理了 6 条自认为值得一说的神奇逻辑,但是翻看我的写稿大纲,这还不到我准备写下来的逻辑的 1/3,数数看,都已经写了近万字了,剩下的部分,实在写不动了。

在今年,无向树还陆续把后面的内容再梳理,再发出来吧。以供大家见笑,算作抛砖引玉。

结尾强行拔高下这篇文章的价值。

重要的是,我希望读到此文的用户看得见,这些互联网里的神奇逻辑的边界是什么,都在何处,发挥着力量。由此,如何借着这些传统思维里没有的逻辑,进一步地掘取互联网带给个体,带给团队的价值,才是本文的意义所在。

原文如上,本文我先转发于小密圈,有个不错的评论,我觉得也可以列出来,仅供读者参考。

评论者ID 张五哥:

说点不一样的看法希望激发下作者和圈里诸多大神更精彩的后续。

1程序员变成蓝领这个和程序员群体的数量级膨胀有关,可能换个角度蓝领也能做程序员描述这个现象也是对的。实际上真正的程序高手当年的金领那个级别的现在更多机会做金领的老板了。基础设施越多高手的能力就越强,对高手的要求也越多。

2离创作者更近更像是一种幻觉,表面上可以升级来弥补之前的缺憾,实际上用户的耐心和时间会越来越稀缺,让用户频繁点击升级按钮的APP除了微信支付宝这种超级APP和12306这种超级刚需,很多小APP这么做的结果往往就是提醒用户卸载。

3互联网公司速生速死的现象也许和我们的观察时间短有关,大的社会变革第一批往往是先烈,第二批三批可能才出现百年老店,从政权到公司历史上例子很多,从现在看,阿里腾讯谷歌这些做成百年老店还是有希望的。

作者:条形马,原发于公众号“无向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互联网世界的神奇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