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伯庸亲王教你引导不爱刷牙的孩子正确认识刷牙

​​​​马小烦最讨厌的事情有三件:一件是洗澡要洗头,一件是吃饭要吃青菜,还有一件是睡觉前要刷牙漱口。

尤其是第三件事,实在是太麻烦了。每次都要大大地张开嘴巴,让毛茸茸的刷子在牙齿上反复摩擦,感觉又酸又奇怪,再说牙膏沫也不好吃。刷完以后,还要含一大口水漱口。

马小烦觉得漱口真是太难学了,他每次一把水喝进去,就直接咽到肚子里去了。妈妈说要在嘴里用力来回漱,然后飞快鼓起腮帮子,像只大青蛙。马小烦学了几次,始终学不会,水明明含在嘴里,该怎么使劲儿呀?

爸爸把漱口杯拿过来,说烦烦你不用着急,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你知道吗?每个人的嘴里,都有一个小小的王国。每一颗牙齿,都是一座城堡,里面住着骑士、公主……

“爸爸,王国是什么?骑士又是干什么的?”

“呃,换一个。其实每个人的嘴里,都有一个小小的口腔小区。每一颗牙齿都是一栋建筑,有前排的板牙楼,有两侧的尖牙塔楼,还有后面的臼齿独栋别墅,它们的住宅面积都不一样,档次也不同。每天,板牙楼和尖牙塔楼的居民都要把送进嘴的食物切碎,可是他们没机会品尝,这些精华统统都要送到臼齿别墅,只有住在那里的人才有资格去磨碎。这个社会,就是这样不公平。”

“爸爸你怎么哭了?”

“没事,没事,咱们继续讲。口腔小区的阶级,已经完全固化了,每一颗牙齿的居民,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可是,总有一些不安分的渣渣,趁着撕扯、磨碎食物的时候,躲在楼和楼之间的空隙里,死活不出来。阶级什么的,它们才不管呢,不管是独栋别墅还是板楼,它们总喜欢厚着脸皮赖在附近不走。时间一长,它们真的以为自己属于这里,肆无忌惮地填满大楼之间的空隙,发酵,腐败,还滋养出特别可怕的细菌。”

“爸爸,这个不好听,我要换一个。”

“那些细菌可不甘心一直在牙缝之间呆着,它们拼命往楼里钻,钻啊钻啊,就钻出一个大洞,和里面的居民挤在一起。时间一长,大楼的牙龈地基摇摇欲坠,居民们都吓跑了,然后切割食物的工作也没法完成了。大楼一栋接一栋地倒塌,无论是住塔楼的还是住别墅的,谁都无法独善其身。口腔小区就这样毁灭了,这一切都是谁的错呢?”

“妈妈,爸爸的脸变得好可怕。”

“烦烦,牙齿大楼倒了是谁的错呢?”

“是……渣渣细菌?”

“对!所以口腔小区的居民们请来了一位魔法师,魔法师告诉他们,只要学会一句咒语,就可以把小区清扫干净啦。这句咒语是这样念的,先含住一口水,然后说:“咕噜咕噜呸!”

“咕噜咕噜呸?”

“对,你先含住一口水,然后咕噜咕噜两声,再呸出来,没错,就是这样。学会漱口了吗?”

“好像知道了……”

“每天早上和晚上,都要念动咒语:咕噜咕噜呸!这样一来,会有大水涌入口腔小区,把那些讨厌的渣渣全都冲走,街道又变得整洁明亮,路上干干净净,居民们走起来心情愉快。好了,去睡觉吧。”

“今天的故事太可怕了,我以后不要听了。”

“好好,以后不讲了,快睡吧。”

“爸爸你为什么还在哭泣呀?你们中产阶级就那么脆弱虚伪吗?”

来源:马伯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马伯庸亲王教你引导不爱刷牙的孩子正确认识刷牙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