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勤算不算渣男?

《欢乐颂2》真是一部话题之作,应勤和邱莹莹这一对恋人包揽了不少。

先是处女情结:自从邱莹莹在上一季和渣男白主管分手后,她与程序员应勤恋爱了。应勤无论从哪方面看都算是踏实靠谱,一个外地小青年来上海打拼,有车有房,对邱莹莹呵护备至。但当大家聚在一起吃饭,曲筱绡无意中透露邱莹莹不是处女,应勤立马变脸,把邱莹莹叫出去问了一通,知道她不是处女后,随即分手。

再者是刚刚播出的,找前任诉苦。分手后的邱莹莹伤心了很长时间,应勤倒好,很快就找到了新对象。邱莹莹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从上一段恋情中走出,把应勤的联系方式都删了,应勤却又杀了回来,向邱莹莹倾诉现任女友的种种不是,开始向邱莹莹示好。

这两个桥段播出之后,网上掀起了应勤到底是否是渣男的大讨论。翻阅了大量评论,偏向认为应勤没有过错的,男性网友居多,相反,女性网友几乎是一边倒地认为应勤渣。在某种程度上,应勤可谓中国不少直男的代表之一,我们究竟该如何评价他呢?他的处女情结错了吗?他找前任诉苦错了吗?

处女情结不总是十恶不赦

中国的女权处境呈现出一种矛盾的状态,现实生活中女性在许多方面遭遇种种不平等,但在网络上,一些女权主义者的架势让人觉得我们进入了马来西亚电视剧《美丽新世界》中的神奇国度,她们过犹不及,动不动就给男性扣上直男癌的大帽子。关于处女情结的讨论也是,她们二话不说:应勤就是个渣男!有处女情结的男人都该被骂!

这样的口号的确解气,只可惜,它对于现实问题的解决于事无补,对于像遭遇应勤和邱莹莹如此困境的男女们无解。因此,在讨论处女情结之时,我们不妨忍住怒气,不要预设立场,试图思考一下,在什么样的情境之下,处女情结并非想象中的“十恶不赦”。

其实,在《欢乐颂2》中,小说作者透过安迪给应勤的一封信表达了一种理解的立场。邮件里是这么写道的:“有一种人,他们注重节操,但他们只苛求别人,自己却无所不为…另有一种人,他们严于律己,也以此为条件寻找配偶,他们的知行合一…我原以为你是一,今早的现象表明你可能是二。如果我猜测得不错,说明我原先对你态度有错,我向你道歉。你可以索要合理的赔偿。”

也就是说,在要求邱莹莹是处女之前,应勤是个处男,他连和邱莹莹接个吻都要不好意思逃开,这时,他要求邱莹莹是处女并不是“双标”。很多女性会说,处女情结是思想糟粕云云,但无论是从法律还是道德层面,我们都无权指责应勤,因为他以这个标准要求未来的伴侣之前,他自己履行了。这个时候,处女情结这个义务,并不只是附属于女性身上,它同时也附属于男性身上——你也必须是个处男。

我们应该看到:因为性教育等普及问题,很多人非常“传统”,也有人出于信仰,不愿接受婚前性行为。因此,从某种意义上看,处女情结跟一个人的对异性的某些“癖好”无异,有人喜欢高,有人喜欢瘦,有人喜欢身材丰满的,有人追求颜值高的……你可以鄙视他的“癖好”,却无权褫夺;你如果厌恶这样的男人,你大可以远离他,而不能要求人家消失。

那什么男性的处女情结才是可耻的?安迪信中也说到了,对自己那是一点要求没有,放飞自我,玩得很开,但却要求未来的伴侣是个处女。这时,男性的处女情结才是丑陋男权的遗毒,它在本质上仍旧是把女性视为一种附属物或者玩物,以三从四德的标准要求女性。像古代的某些男性,在青楼里花天酒地山盟海誓的,很少会把青楼女子娶回家,因为那时的女性是男性的附属物,她在嫁给男性之时被要求是“完整、贞洁的”。直到现在,还有许多男性对自己毫无要求,却要求未来伴侣是处女,有这样观念的人,的确该把他们骂醒了,如今的女性并不是活在封建时代。

不能污名化非处女

不过,应勤即便有选择处女的权利,但在恋爱过程中的某些做法,必须立场鲜明地予以批评。

首先,既然处女情结是他择偶的首要标准,这又不是肉眼可以观察到的,他就有责任在与女性开始恋情之前,声明自己的要求。但他没有,在与邱莹莹相处时,是他自己把邱莹莹设想为处女,人家邱莹莹可从来没说过。之后他与邱爱得死去活来,两人都投入了大量的感情和精力,突然他发现对方不是处女,便断然分手了,还给邱莹莹扣上了“有心机”等帽子,这给邱造成巨大的情感冲击,是极其不公平的。自己事先不坦诚,遇到问题不自我反思,这并不是一个成熟男性该有的做法,被网友骂实属活该。

而更不可容忍的,他对非处女的污名化。在应勤的思维中,存在着这样一个二元对立的关系。处女=纯洁、干净、自爱,与之相对,非处女就是不单纯、不自爱、有污点。当樊胜美上门来劝说他时,质问他,“你难道觉得婚前性行为就是不自爱吗?”应勤的回答是,“你跟一个不相关的男人,在这儿说这事,你不觉得害臊吗?”

应勤这一逻辑的可笑和落伍就不必费口舌多说了,这就跟最近丁璇的“女德”讲座所谓的“女人衣着暴露易失身”、“女孩最好的嫁妆就是贞操”等,本质上是一样的。它首先仍是以封建社会的陈规陋习来要求女性,其次,它将性行为视为一种洪水猛兽,就好像谈论性本身,都是可耻的、不自重的。遗憾的是,这种陈渣烂滓仍然有不小的市场。就好比邱莹莹,经应勤这么一说,反倒真信了自己非处女是个“污点”了。其背后折射的是丑陋男权思维的遗毒,以及整个社会的性教育仍旧严重不足。

总而言之呢,男性有处女情结,在极少数情况下,可以被理解。即便男性以他是处男为由要求女性是处女,但这个理由其实很容易被推翻,因为你该如何自证是处男呢?

找前任说现任的错,渣

此外,我们再来看看应勤找前任这一举动。不少网友认为,分手后不可以找前任,大家应各过各的,你不应该来骚扰我。实际上,这样的界定有点过于绝对了,我们不可忽视的一种情况是:的确有人分手后还能做朋友,甚至分手后还复合。因此,问题不在于找前任,前任还是可以找的,但这必须符合非常严格的前提。

前提之一必须是,你和前任彼此都没有男女之情了,或者彼此仍有感情但单身。如果你明明知道前任对你仍有感情,你并没有跟她复合的意思,却三番五次地去招惹她,这样的找前任,就是渣了。你不过是在利用她对你的残留温情以及心理弱势来获得某种优越感。

可应勤找邱莹莹,就不符合这个前提。他知道邱莹莹对他仍有感情的,他找对他有感情的前任说现任的坏话,或许有的前任内心会有一点平衡——“看吧,新的还没我好呢”,但对于内心仍有爱的邱莹莹来说,谈论任何女人都是一种“刺激”。表面上看应勤贬损现任,衬托出了邱莹莹的好,若他最终没有跟邱莹莹复合,那么他其实是对邱莹莹的再次拖累,让好不容易死心的邱莹莹再次拥有希望,再次希望幻灭。

很多人都只是站在邱莹莹的立场上,他们可能没有想到,应勤的这一举动对他的现女友意味着什么。在两人还没有分手的前提下,重新向前任示好——这跟情感出轨又有什么差别?此时应勤难道不是脚踏两只船吗?总之,应勤对于现任的做法,很渣。

当然,有网友会说,应勤的现任比较现实功利,看重应勤的钱云云。即便现任的做法不值得提倡,也无可指责。当应勤带着处女情结找女友时,人家当然也有权利带着功利目标找男友。在爱情当中,颜值、学历、才华、金钱,都可以是爱的理由,难道因为才华爱上你就是真爱,因为金钱爱上你就是假意?这多半是屌丝的精神胜利法。

至于房产证写名字一说,在现今的法律条件下,无论应勤写不写,房子都是婚前财产,应勤都拥有绝大部分权益,写没写一点差别没有,有什么好争议的?当然不少女生还是倾向于,爱我就要写我名字,男生也会抬杠,你要真爱我又何必在意我的房子。这样一来这个问题就陷入了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无解循环中。然而,这个问题只能双方谈判了,女方可以要求,男方有权拒绝,如果因为一个房产证问题就分手,那也挺好的,你们的感情本来就是不堪一击,早分早解放。在房产证问题上,应勤没有错,应勤现任也没有错。

总体说,应勤到底渣不渣?这其实不好下结论。但从应勤的择偶和感情经历看来,我们不免有一个悲观的发现:多少人的爱情其实是一个权宜的结果?除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包容”外,另一个办法是,让自己更优秀吧,至少拥有筛掉应勤的权利,这时就不必纠结他渣不渣了,直接PASS。

来源:南周知道 微信号:nz_zhidao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应勤算不算渣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