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 2》 打了败仗,所有人设集体崩塌,溃不成军

欢乐颂曾经算得上国产电视剧里的一个异类。

五个都市女性,打着各自阶层的烙印,虽然也逃不过情爱纠葛故事,但整个剧有一种爽利的分寸感。

这是为什么这个剧的背景天然就应该在上海。上海是一个有分寸感的城市,它看重界限和拎得清。

欢乐颂希望传导一种拎得清的标准。欢乐颂里有世事洞明,有人情炼达,有隔岸观火,总体来说,它希望在各种关系中,大家各安其分。即使越界,也要不失章法。

那个听起来像是上帝视角的旁白,是声音化的“奇点”,他审视每个人,判断每个人,在需要他提点的时候,用一种漫不经心却了然一切的权威语气来告诉观众,什么是对错。

比如他会在樊胜美展示了她的职场生存法则后,用一种恍然大悟的语气来评价,原来樊胜美是个办公室油子。

樊胜美是被旁白提点最多的人。

在整个故事里,她是一个连接器,她的无赖哥嫂基本上已经是平常人能遇到的最大的恶了。激烈的戏剧冲突生发于此,樊胜美就不能轻易摆脱。所以你会发现,樊胜美有的时候懦弱的格外讨厌,一个情商极高的人会突然变得不知进退,完全没了分寸感。

在欢乐颂里,这一点并不容易被察觉。这得益于欢乐颂故事的张弛有度,矛盾火花分散。五个人的成长,相互情感的滋生,到最后五美的友情在樊胜美哥嫂一事上达到升华。樊胜美更多展示的是被同情的一面。

到了欢乐颂 2,像是突然打了场败仗,丢盔弃甲。所有人设集体崩坏,溃不成军。她们身上原有的高级感和通透感都消失了。

原因一,角色没有成长

在故事里,我们投射情感给主人公,我们希望看到变化和成长。

樊胜美还是陷在同样的困境里,父母哥嫂不争气。安迪有了十全大补的小包总,依然还在纠结她的精神问题。有个准婆婆,简直像设计出来的破坏型机器人,无理取闹到难以置信。邱莹莹蠢了第二次,直接蠢回到了处女情结。关关总算是略有变化,但她存在感微弱。曲筱绡和赵医生还在为有没有文化伤神。

没有螺旋形上升,只有鬼打墙似的转圈。

她们在欢乐颂里已经有了一个漂亮的收梢。我们眼看着她们成长,到了欢乐颂 2,又被一巴掌重新拍回初始状态。

谁乐意情感被这么把玩?导演和编剧隐形,这锅只好角色来背。

原因二,无意义场景过多

一个好莱坞老话是这样表达的“如果一个场景是讲述那个场景所讲述的东西,那么你算是掉进粪坑里了”。

欢乐颂 2 里这种粪坑太多。更可怕的是,一个场景是讲述那个场景所讲述的广告。

赵医生做完手术,专心致志洗手两分钟,镜头直勾勾的对着洗手液。邱莹莹在电梯里无意识倚靠很久,只为了后面的广告牌。

不推动情节发展的凝视性场景都是耍流氓。我想起曾经有一个标准,如何判断 A 片和含有性元素艺术电影。大意是 A 片里所有的时间几乎都同步于现实时间。比如喝啤酒,他们真的就会从头到尾把啤酒喝完。他们不需要拉长和缩短时间来推动情节发展。

一部电视剧,流畅性应该算是最低标准吧。掺杂太多无意义场景,如鲠在喉,卡顿太多。

除了掺沙子,还有注水。很多人说看了预告片就不用再看剧集了。在背景音乐加持下的叙述速度放缓,场景拖沓,甚至明显看出剧中人开始说车轱辘话来延长时间。对话最见一部戏的功底和诚意,对话随意是最大的漫不经心。

这是赚一票走人的心态。至于观众,只好把他们当做健忘的人吧。

这是以良心剧著名的正午阳光出品,现在看来,再良心也比不上榨干的欲望。

原因三,分寸感消失

情节是为塑造人物服务的,情节重复拖沓,最终伤及的是人物性格。

安迪的精英感消失了,因为她不得不天天应付各种婆婆妈妈的琐事。为什么从一个干练的女强人,变成了新型玛丽苏?她之前和奇点还有一些智力上的交锋,到了小包总这里,变成了花样宠爱展示。简直就是扯着脖子在喊,看啊,我多宠你。小包总自身带的油腻感成功的浸染了安迪。唯一的阻碍是恶婆婆作梗,这种戏码拉低安迪的精神世界。

精神病的隐忧天天拿来说也会变成祥林嫂。安迪没了分寸感,她身上那种决绝和纯真也消失不见。这一季的安迪突然有了乡土气。

小曲的精明练达变得硬生生的。她摆平樊胜美哥嫂的情节像是小孩过家家。抽掉了现实里可能的粗粝、复杂,剩下的是臆想出的大快人心。弩出来的真性情透着虚假和虚伪。



邱莹莹,夸张的表情和肢体动作,毫无长进的智商,感觉是最初邱莹莹的愚蠢加强版。还有所谓的处女情结,以及邱莹莹的糟心应对,欢乐颂营造出的女性之间的差异感完全被用力过猛替代。

樊胜美让人心生厌倦。她在第一部里是一个被家人吸血的弱者,虽虚荣但有她的真诚和大气。到了第二部,她找到了更弱者,她已经成功的变成了年轻版樊胜美妈妈,对王柏川的缠绕和吸附完全传承。她变成了为推动情节而生的扁平人。

原因四,这个世界不公平得如此彻底

最近因为人大校友伍继红的事情,阶层下滑成了讨论的热点。很多人突然发现,上升不易,但也许一个不小心,自己就会进入下滑通道。伍继红是一个极端案例。一个名牌大学生,几经差池,变成了一个靠低保生存的 6 个孩子的妈妈。

欢乐颂曾经试图营造一种和谐。在这个城市里,经历不同,贫富有异,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出路。

但在欢乐颂 2 里,这种所谓的各有通道的温情脉脉并不存在。

邱莹莹想要上一个台阶的出路只有应勤。她似乎知道自己再碰到另一个应勤的可能性太小。虽然在剧中她表现出的是为了爱情。但在周围的人看来,遇到有房有车,收入又远在她之上的应勤是她开启上升通道的唯一机会。

有意思的是,在水木清华论坛上,一个码农聚集地。大家讨论的一个话题就是,一个程序员为什么会看上一个卖咖啡的。

樊胜美靠的是王柏川,她几乎神经质一样的催着王柏川赚钱。上升通道只能在婚姻市场打开,这是她最大的恐惧。

关关的妈妈一直寻求的是女儿找一个门当户对的青年。在一个城市中产这里,能保持现有的富足和安稳就不错了。剧情还不知道会如何发展,当关关遇到了摇滚青年,在妈妈眼里,这是下滑通道开启的标志。

就连小曲也有破产的担心。她也可能因为赌博的哥哥从富二代变得一无所有。这个世界真不保险。

唯一不会下滑的只有安迪。

她从孤儿院到了美国,人生境遇大变。值得提一句的是,外科风云里的男主人公也是被美国人收养,才有了翻盘的可能。在编剧看来,这是最保险的一条路。

有遗产,有高额收入,还有几个男人保驾护航。这也是为什么安迪变成了玛丽苏一样的女主角。

这大概是这部戏最后的安慰。有人苦苦挣扎,有人在下落的途中,唯有安迪,披着主角光环,无往而不胜。

欢乐颂失去了它最初的平衡感,它之前塑造出的女性形象,在第二部里成功的被矮化,归于庸常。

《为什么欢乐颂里的安迪永远不会进入下滑通道》

每日人物 / ID:meirirenwu

文 / 张寒 编辑 / 金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欢乐颂 2》 打了败仗,所有人设集体崩塌,溃不成军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