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汽车 CEO:汽车的未来不在底特律,而是在旧金山

一直以来,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是底特律这座「汽车城」的代名词。但 GM 的 CEO Mary T. Barra 却认为,汽车的未来不在底特律,而是在旧金山。

Mary T. Barra 终生都在 GM 工作,从工程师一路晋升到 CEO。一年前,她坐在一辆无人驾驶样车的后座,在旧金山的市中心兜风。她想亲眼看看,自动化操作能否大规模并且安全地取代司机的地位。比如,当无人驾驶汽车开到十字路口,碰到黄灯,它会怎样反应?

「人在上述情境下,需要立马反应,做出正确的决定。而只要技术过关,无人驾驶汽车也能做到这一点,比如决定什么时候发车、加速、停车,」她在最近一次访谈中回忆道。

经过那次试乘后,Barra 认为无人驾驶汽车值得 GM 进行投资,并下定决心要加速研究。六个月后,GM 开始在密歇根制造一批拥有无人驾驶功能的新型电动汽车 Chevrolet Bolt。进程之快,超出了 Barra 和 GM 高管们的预期。

这是一家大型传统汽车厂商开拓新领域的开始,而这第一场仗 Barra 下定决心要赢。现在的问题是,一家过去在汽车行业辉煌无比的大公司能否打败硅谷的年轻对手们(Google、Tesla 和 Uber),而且不是依靠传统汽车的优势,重新成为 21 世纪交通领域的「潮流引领者」?

「汽车行业正面临巨变,而 GM 要证明的是,一个汽车行业长期以来的建设者能担起这个重任,」知名汽车交易平台 Autotrader 的一位资深分析师 Michelle Krebs 说道,「虽然他们过去的表现只能说是参差不齐。」

GM 下的是一盘大赌注。为了加速在无人驾驶领域的步伐,它放弃了海外市场,今年还向无人驾驶汽车和其他前沿科技投资了 6 亿美元。去年 3 月,通用汽车花 10 亿美元的高价收购了硅谷无人车初创公司 Cruise Automation。值得一提的是,去年 Barra 在旧金山乘坐的无人驾驶样车,就是 Cruise Automation 提供的技术。

对于很多转型中的汽车公司,这是一项艰难的挑战——在加速推进昂贵的无人驾驶汽车研究的同时,还要注意平衡全球汽车市场的需求。在这项艰难的任务面前,已经出现了受害者。上个月,福特汽车公司开除了观念相对保守的 CEO Mark Fields,暗示了它发展无人驾驶汽车的决心。

但 GM 要做的是,它既要保留传统汽车的优势,又要成为未来汽车的领军人。「我们对这件事的态度非常,非常认真、坚决,」Barra 谈起 GM 的自动驾驶汽车时说道,「毫无疑问,我们很想拿下冠军宝座。」

和很多对手一样,GM 已经走出了 2008 年金融危机带来的阴影,汽车销量再创新高。但现在它又面临新技术给传统汽车行业带来的不断上升的压力,销售业绩平平。长江后浪推前浪,电动汽车界的新贵 Tesla 目前的收到的评价比底特律任何一家汽车制造商都要高。

在规划未来时,GM 把重心放到了尚未在市场中立足、仍需要时间开发的产品上。

同时,GM 还擅长观察政治动向。美国总统特朗普一直在批评美国汽车制造商把工厂搬到了墨西哥,而导致国内的工人失业。特朗普上台后,Barra 成为了和他关系最好的汽车公司总裁,并加入了特朗普的商业顾问团,带领汽车行业讨论节能规定。

此外,GM 还在处理一些内部矛盾。比如抵御一位持不同政见的投资者发起的创造两种等级股票的呼吁,这场呼吁的目的在于提高股东手中 GM 股票的价值。其中一种股票的股息是稳定的,而另外一种的股息则依赖于公司的发展。周二的年度股东大会将对这个问题进行最后讨论。

上周,提出双级股票方案的绿光资本(Greenlight Capital)在一封给投资者的信中指出,反对这项方案的 GM 董事会「没有创新精神」。「7 年来,GM 的股票价格都没有变化,真不知道股东们还能忍耐多久。」这封信里这样写道。

虽然 Barra 承认 GM 的估价过低,但她坚持认为 GM 以后的表现会给股东带来更好的回报。谈起股价,她说:「这让我很沮丧吗?是的。但从长远考虑,我想通过做一些正确的事情,来改善公司的经营状况。」

虽然起步晚,但 GM 在无人驾驶领域的进步堪称神速。今年 1 月,GM 开始组装完全自动化的雪佛兰 Bolt,而那时 Google 和 Uber 还在研究无人驾驶的面包车和小轿车,Tesla 也刚在自家车型中加入自动化控制。可见,目前自动驾驶领域的竞争也十分激烈。

「我们进入自动驾驶领域不是为了竞争,不是因为从众,而是要成为这个领域的赢家,」Barra 自信满满。

今年 55 岁的 Barra 从 2014 年起开始接管 GM,她是 GM 的首位女性 CEO,这也是 GM 复出后的一大亮点。

8 年前,GM 在金融危机中负债累累、成本高涨,品牌岌岌可危,有些人觉得 GM 不久就会倒闭了。后来在美国联邦政府的帮助下宣布破产重整,恢复了一些元气。但 2015 年因为点火开关缺陷致 124 人死亡,GM 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

不过在 Barra 的带领下,GM 度过了危机,变得更精简、强大。例如,GM 正在出售赔本的欧洲市场,转而开拓其他国际市场,如澳洲、印度、俄罗斯。它还削减了面向租车公司的汽车销售,因为无利可图。同时还缩小了美国一些工厂的规模,通常这些工厂生产的是那些销售情况不太好的车型。

「GM 过去经常讨论的是应该把钱花在哪里,」产品部的执行副总裁 Mark L. Reuss 说道,「我们以前一直在用好的生意来填补槽糕的部分。」

随着 GM 精简各地的分公司,重新配置了资源,它把部分精力和资本转移到了自动驾驶领域上。

「我相信 GM 是一家科技公司,」Barra 说道,「我们能让包含 3 万个零件和几亿条代码的自动驾驶汽车上路。它们不仅持久耐用,还能适应各种各样的环境。」

GM 当然不会忘了传统汽车这一块。它在底特律附近的奥赖恩镇(Orion Township)工厂生产传统的小型汽车,还有雪佛兰 Bolt。

这个工厂的一个区域成立了一条小规模的组装流水线,工人在这给雪佛兰 Bolt 装上定制的自动驾驶装置,如在水箱上安装大型电脑,在车顶和挡泥板上安装包有传感器的部件。

「我们做的是尖端科技产品,」22 岁的 GM 老员工 Bill Rock 说道,他负责组装自动驾驶汽车,「这个工程非常复杂,但是我们公司需要朝这个方向前进。」

GM 已经生产了 140 辆无人驾驶的雪佛兰 Bolt,这些车将用于子公司 Cruise Automation 在亚利桑那州、加州、密歇根的测试。Cruise Automation 的一位创始人 Kyle Vogt 称,对工程师来说,GM 具备一个非常独特的优势,那就是建造了最先进的自动驾驶汽车,而不是翻新传统汽车。他说:「这些汽车完全是从这条生产线上走下来的,它们是真正的汽车,而不是用现成的零件混搭的。」

当 Barra 还是 GM 工厂的经理时,她就在脑海中孕育 GM 的未来了。她相信,GM 不需要额外的兼并、合作,就能引导自动驾驶给整个交通行业带来的的改革。

「我们拥有需要的一切,」她说道。

「Barra 是一个在正确的时候出现的正确的人,她做这件事没有丝毫的作秀成分,」Jeffrey A. Sonnenfeld 说道,她是耶鲁大学商学院的教授,还是一位领导专家,认识几十年前汽车行业的那些老前辈们。

自动驾驶汽车并非 Barra 出任 CEO 之后碰到的第一个难题。2015 年是 Barra 最艰难的一年,GM 因为点火开关缺陷引发了一系列安全事故,而 Barra 则要在听证会上被议员指责,还要接受政府的各种调查。但她仍然有条不紊地领导着 GM,召回故障车辆、改进安全措施、弥补事故受害者及家人,并和监管机构及司法部协商罚金和其他解决办法。

Barra 说,现阶段她的任务是带领 GM 做好自动驾驶汽车。她坚信,随着自动驾驶技术越来越成熟,一个道路安全的新时代即将来临。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到结果了。Barra 还表示,她已经下定决心让 GM 领导这场即将改变整个行业的科技革命。

「总有人会做到的,那为什么不能是我们呢?」她笑道。

来源:极客公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通用汽车 CEO:汽车的未来不在底特律,而是在旧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