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人爆料:我在硅谷被“骗”了100万

过去,硅谷有些人找钱喜欢找中东人,石油土豪嘛,有钱。现在,世界变了,老中开始有钱了,他们就开始做一些和中国人合作的事情,比如投融资项目对接。中国人就这样逐渐在硅谷有名起来了。这就跟温州扫房团一样,你房子买得多了,就成了一股“势力”,房地产公司就开始重视你。

中国人去硅谷投资,大概始于2014年。人民币贬值,大家觉得海外资产好,价格又便宜,很多人就出海投资,组团去硅谷考察。当时,所有的创业孵化器、金融机构就给我们安排了一堆创业项目看,Demo Day,各种show。由于有这么一大票中国投资人过去,动静很大,就在硅谷产生了很大影响,各路神仙就开始出现了。他们觉得是一帮中国“土豪”来了——老外还学了个汉语新词,说我们是一群土豪。

但老外的资本市场其实已比较稳定了,没那么好骗。虽然之前像次级贷、地产这种项目,也有一堆老外上过当。但人工智能这波东西,老外没有被卷进来,中国人卷进来了。而这帮中国投资人对项目不太懂,说话还要靠随队翻译。比如有次路演的时候,旁边还有个翻译在讲,说这个团队是干嘛的。整个看的过程挺有点像观光旅游。看了一会儿他们就说,好,时间到,我们去看下一个孵化器,一堆项目等着呢。

当时的感受有两个:一,项目真好;二,真便宜。感觉真跟扫房团似的。当时中国创业项目普遍比较贵,估值也高。同级别项目,他们估值大概是中国的五分之一。当时一天得看30到40个项目。10多天一共看了几百个项目。

我看到的这个人工智能项目缘于我在美国某大学做的一次演讲。当时台下不光坐了很多学生,还有硅谷的一些创业者和工程师。演讲结束后,有两个人找到我,说他们有个人工智能的项目,就跟他们聊了几句。还说是专程来找我的。

他们的项目吸引我的地方在哪里呢?现在的机器人科学,是基于图灵的计算机模型(创业家&i黑马注:数学家图灵提出的一种抽象计算模型,即将人们使用纸笔进行数学运算的过程进行抽象,由一个虚拟的机器替代人们进行数学运算),而他们说自己掌握了一个算法,不是现在算法的演进,而是突破了图灵的限制,是个全新模型。

这是个革命性的东西。

当时听完他们的想法后,我就说太伟大了,太好了。我认为图灵到现在已有80多年了,还没有人去打破,这是有问题的。他们说他们的体系更接近于生物级别的运算模型,还说了下为什么别人在这些研究上都走了弯路,包括IBM、Google等等。

他们对这个事情的了解,和对别人的一些批判,让我感觉他们在这方面超级懂。

后来又了解到,其中一人在中国上的中学,美国读的××大学,这个大学的人工智能也挺有名。后来又读了硕士。我们跟学校调查了一下,还确认了。我们问他为什么没读博士?他回答说读博、发论文是没有意义的,伟大的发现是被禁锢的,爱因斯坦的发明都不是在学校做的等等。我觉得有道理。

后来总共和他们谈了大半年。其实时间蛮长的,不是脑子一热。我们在办公室都见了好多次,一起吃了好几次饭。他们自己也融了很多钱,背后的投资人很牛。

后来2015年就投了,当时我和合伙人都觉得他们特别好,觉得太伟大了,那个时候对他们肯定没有质疑。当时我也帮他们找了其他投资人,但很多投资人见过他们以后说,这俩人就是骗子。 (我想)是你们不懂啊。我有时候还会跟别人提到这个公司,会跟大家说,我们人类很快就要牛叉了,要伟大了。

现在想来,我当时相信也是有这么个原因的:一般情况下,如果出现了一个你太想要的东西,你就很容易被骗。对我来说,赚钱是打动不了我的。但我太想改变世界,变得伟大了。这个时候脑子就会选择性地相信,完成了自我的回路,也就是说开始短路了。

之后两个人有一些奇怪的举动。

比如,其中一人是在上高中的时候就不上学了,也没有告诉家人。他跑到道教的发源地那边去修炼了,然后发现自己开始感悟天地,说起我们人类智慧的起源啊,天地什么的。听得我们一愣一愣的,还觉得哇塞世外高人。他说“道”和人工智能其实是一个东西——这个东西如果找老外投,老外也肯定听不懂。

另外,他们的东西从来不给我们看。他如果没有任何学术底子,三言两语想骗我,怎么可能呢。他们的提法非常有趣,但我没有看到他们求证的过程,不知道能否做出来。有个斯坦福研究人工智能的大牛也和他们聊过,想要看他们整个的算法和模型,也没有给他看。

在我对他们产生怀疑之后,我就要求看看他们的基础算法,但他们不给看。我说东西可以不给我,不看电子版也不用纸,就在你电脑上,当着你的面看一下,可不可以,他就是死活不让,理由是“对我好”,说我看了后比较容易有危险,害怕政府要夺取技术,将之应用于军事等等。还说成果离可以看还需要五年,叫我们要有耐心。这个过程不让我看。

这时候我合伙人就不停和我说这俩人是骗子了,我合伙人说了半年。我们就开始质疑他们,要退款,也不要你的高估值,利息也不要了,本金给我就行。他不同意。那就仲裁了。

仲裁之前,我还在跟我合伙人谈,是不是我们错怪了这帮天才?后来就说,还是仲裁吧。是天才也算了,因为实在是太让我们不放心了。

仲裁我们赢了,你可以这么说,但不要说细节。索赔大概100万。我们是从字面上打的官司,和他们的项目根本没有关系,就是说你违反合同了。这样是最好打(赢)的,否则举证太麻烦。诈骗属于刑事行为,就更难举证了。

像我这样把钱要回来挺困难的。我觉得(投资人)被骗基本上是要不回来了。

现在回想起来,他们说的所有东西,都觉得太对了。可能他们是99%看着像骗子,但那1%,也许真的是特别牛……

在硅谷被骗的投资人挺多的,一大片,好多项目都是这样,都成一个现象了。在硅谷投资成功的很少,凤毛麟角。骗子一般有三个特征:特别神秘,背景雄厚,有一堆人给他背书。

如果你对科技没有那么深的判断,被骗也正常。但有的项目水平也太低,一眼就能看穿。跟我一起去的投资人想投,我基本都把他们拦住了。但也有拦不住的,也是特别好的关系,都投了。这就不说了,太得罪人。这种骗术一般的,我是不会被骗的。骗术太高明的,对于骗其他人,有点“过”了,听得一头雾水,骗不动。

还有一种被骗的情况是,项目有背书,前面有特别牛的投资人投了,后面的人就说,他都看了,做了技术尽调了,我不是很懂,就跟着他了。像这种就是想赚钱想疯了,不了解,也不懂,就投。

和前两年相比,现在中国投资人喜欢去以色列。以色列还没被爆出来有骗子。那里人骗术比硅谷低,没什么大骗子。

国内也有好多骗子,只不过投资人对国内骗子有一定的免疫力。我的邮箱就天天收到各种信息,说什么我给你一个机会,能赚1000亿,别错过,我知道你是我生命里的贵人,等等,我天天收这些。你说这些低水平的骗子能骗到人吗?估计有一些洗脑活动倒是可以。当然国内也有高级点的,e租宝什么的。国外就是科技、医疗的骗子特别多。也因为语言文化等等差异,投资人警惕性有所下降,所以容易栽。

是否构成欺骗的判断依据是什么? 法律的界定是动机。比如谋杀和误杀,这个量刑差距就大了去了。骗子都是存心的,无意的那叫创业失败。像我投资上百个项目的人,也投过很多失败的公司,那无所谓的,人家尽力了。骗子就是恶意的,虚假地欺骗投资人拿到钱。

有的大公司比如谷歌也会被骗(创业家&i黑马注:谷歌投资的Magic Leap被质疑造假),因为他们老大也不是每个项目都看的,找个技术相关的人写个尽职调查,投个几百万一千万也是小意思,第一轮嘛,也不会惊动它的老大深入地研究这个东西到底是好是坏。不过后面的公司就惨了,一看谷歌投了,就跟进。后面来的又说,前面两个那么牛的都投,我也投。

中国人出海这个潮流还会继续的。而且中国的综合实力上升之后,会变成一个常态。骗子会永远存在,大家都在升级。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来源:创业家 微信号:chuangyejia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投资人爆料:我在硅谷被“骗”了10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