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 2030 年,中国三四线城市将贡献 2/3 的经济增长

过去一年,摩根士丹利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邢自强带着研究团队对中国小城市的消费水平进行了调查,他们的报告指出 2016 年中国小城市的消费水平为 4.4 万亿美元。到 2030 年,这一数字将增长为 9.7 万亿美元,这几乎等于两个日本经济体的总和。

“小城市将贡献三分之二的经济增长,” 首席经济学家邢自强说,而相比起来,北京和上海只能贡献 9%,二线城市能贡献 21%。

摩根士丹利对“小城市”的定义排除了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以及 26 个像天津、西安一样的二线城市。例如甘肃省的省会兰州就属于小城市的定义范围内,这一“小城市”的 370 万人口相当于美国第二大城市洛杉矶的人口总和。

其实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三四五线城市,或者说低线城市,它们占全国 GDP 的 59%,占总城市人口的 70%,数量不可小觑。摩根士丹利的报告预估到 2030 年前,这些小城市的个人消费水平会以每年 8.7% 的速度增长。

报告同时根据收入增长率、储蓄率、高速公路密集程度等标准衡量了小城市的消费潜力,其中江苏徐州排名第一,徐州位于江苏省西北部,陇海、京沪两大铁路干线在徐州交汇,徐州也被称作“五省通衢”。

排名第二和第三的是山东的旅游城市泰安,以及山东第二大城市潍坊,潍坊地处黄河三角洲高效生态经济区以及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的重要交汇处。

这些小城市的潜力来源之一是人口增长,从 2017 到 2030 年间,小城市的注册人口数将以每年 2.5% 的速度增长,而一线城市的人口增长率仅为 0.6%,二线城市为 2%。人口增长将能在一定程度上刺激消费上涨。

经济学家邢自强同时认为小城市的城镇化发展迅速,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交通、政府主导的收入分配以及经济适用房等都让小城市的居民有更强的消费能力。

“和那些停滞的一线城市比起来,小城市的居民会受益于高生育率、宽松的人口控制和更便宜的生活花费,”他说。

邢自强认为这些地区的房价相对稳定,生活环境不断改善,小城市居民的消费心态也会逐渐转变。通常来说,生活在大城市的人收入的一大部分都得用来付高额的房租,一旦遇到突发事件,他们时常难以为继。因此,大城市的居民会习惯未雨绸缪,以备不时之需。 而相比起来,小城市居民的房租成本占收入的比例更小,他们有心情也有条件消费。

现在,小城市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是 4482 美元,到 2030 年,这一收入水平会翻一倍到 8261 美元,相当于大城市收入水平的 64%。2006 年小城市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大城市的 45%,今年就上涨到了 55%。

未来,小城市和大城市的收入差距还会不断缩小。

小城市的城镇化发展也会加快。这周三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6 年年末全国总人口 138271 万人,其中城镇常住人口 79298 万人,占总人口比重(常住人口城镇化率)57.35%。

根据发达国家的城市化经验,城市化率在 30%-70% 期间是城市化高速发展的时期,发达国家的城镇化率在 80% 左右。

现在中国每年有近 2000 万人从农村进入城市,到 2020 年,中国城镇化率预计将超过 60%,“未来的路还很长,国内消费的潜力还很大,这是我们经济增长的关键点,” 国家统计局发言人称。

持续的城镇化发展和消费水平将会刺激小城市的不同行业。拿出境游举例,现在主要的出境游游客来自上海、广东、北京,以及沿海城市例如江苏、浙江和山东等,未来出境游将渗透进中国的小城市。

从更大范围内看,2030 年前,中国的消费习惯将经历一次大转变。根据摩根士丹利的报告,2006 年最受欢迎的消费领域是珠宝/奢侈品、个人护理和交通,到了去年转变为酒店/招待服务、家庭用品/相关服务以及卫生保健。到 2030 年,卫生保健将成为最大的消费领域,其次是酒店/招待服务以及家庭用品/相关服务。

“中国已经开始慢慢转向一个以消费和服务型经济为主要增长的经济模式了,” 报告中指出。

不过,这份报告似乎显得过于乐观,小城市的居民未来也不可避免地会面对房价压力。

“我们的分析显示从去年 5 月起,42 个小城市(大多是三线城市)的房源销售额已经上涨了 35%,剩余房源数量急剧下降,” 上海新城控股的副总裁欧阳捷说。

“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大量的人口被迫从大城市搬出来。他们离开大城市,回到家乡定居,这一现象推动了住房销售和价格。” 欧阳捷说。

现在的小城市,也就是未来的大城市。

来源:好奇心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到 2030 年,中国三四线城市将贡献 2/3 的经济增长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