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流传了上千年的八卦,被闲话勒死的王婆

今天扯一扯闲话。

华南Y市某乡村,我朋友二伯不堪父母骚扰。皆因二伯中年无子,好不容易二娘生下第二胎,可还不是带把儿的。二伯妈逼迫二伯生三胎、抱养、看病吃药,各种法子都想出来了。

“我奶说了,实在不行就在外边找个女人再生一个,反正没人知道。”朋友跟我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是愤愤的。“你让你奶注意安全。”朋友听了有点疑惑。“我怕二伯急了把你奶杀了。”我知道,人被逼急了,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其实吧,我奶对是不是儿子态度并不强硬,但架不住村里人的闲言碎语啊。”朋友愤懑的道出了实情。

看来,这是一个关于嘴说话的故事。

王婆是被八卦害死的

一千多年前的阳谷县紫石街,商贾繁盛、车水马龙。被人称为干妈的王婆,在这街上开了一个小茶馆。茶相比于饭,不是必备之物品,而王婆的茶馆,是一个饭后消遣场所。

每日各色人等,闲来闲往,又无正事。这种地方,正是闲话极易生长的好场所。连王婆自己也坦承:“老身为头是做媒,又会做牙婆,也会抱腰,也会收小的,也会说风情,也会做马泊六。”看看,这三姑六婆的营生,王婆一个人全占了。

王婆子说的这几项营生,哪一个都是靠嘴的。开茶馆的她每天接触最多的是闲话,靠闲话来养活自己。且不说那介绍人口买卖的牙婆,说那马泊六,拉拢不正当男女关系,充当奸情的中间人,就得有一副好牙口,还得有相当精准的人选目标。好牙口是自生自练的,外在的人选和目标,还不是从每日喝茶的各色人群里,拣选出来的。

所以,当王婆瞄见西门大官人痴痴的眼神,便猜测得八九不离十了。西门庆对潘金莲是有意的,但仅仅是萌芽状态,外部环境稍有变化,可能就枯蔫了。王婆呢,瞅准这一时机,主动投怀送抱,把西门庆的心猿意马精心呵护起来,哄唆和撩拨他。

闲话在王婆的茶馆里悄悄发酵,王婆是背后的始作俑者,她茶馆的后房,还成了西潘的行乐之所。

王婆子能在短时间内促成这件事,不仅仅是有好牙口,更重要的是有茶馆这座闲话中心。首先,她对潘金莲的了解,除了是邻居关系外,还是靠着在阳谷县传播的闲话。而西门庆作为阳谷县的风云人物,他的很多事迹,都是靠着闲话在市井里流散的。王婆坐拥茶馆,张家长李家短的事情,还不是信手拈来。

茶馆成了闲话形成和扩散的基本点,那些来喝茶的人,带着话来,又带着话走,进进出出,闲话在这进出之间,演绎和变种,又进一步扩散,在市井里千回百转的流传着。王婆获得了闲话的馈赠,做了马泊六,撮合了西门庆和潘金莲。

闲话的扩散,如同投入湖中大石,掀起的涟漪一层层向中心外扩散,距离中心越远,涟漪越小。这不,就因为武松在外出差,闲话的涟漪才没有传播到他处。但没有传播到,不代表武松不会听到这番闲话,尤其当他折返回到闲话产生的源头,闲话以及连同产生闲话的通奸事件,被他一并拔除了。

闲话成就了王婆,但一转身,闲话就把王婆杀了。

多数流传的闲话,传播到一定程度时会戛然而止,没有实质性的杀伤力。而闲话之所以具备了杀伤力,是因为闲话和事实真正结合了。

王婆把闲话变成了事实,而变成事实的闲话又把王婆绞杀了。于是,连同最初制造和传播闲话的王婆,又形成了一个更大范围的闲话,并且脱离了时空秩序,流传了上千年。

当闲话碰撞上事实

萨特说,他人即地狱。如果套用它,那就是闲话即地狱,而且,他人就是组成闲话的生力军。王婆只想到了闲话有传播距离上的限制,但她忘记了闲话不会自动消散的本质,只要有人的地方,哪怕是死寂许久的闲话,也能起死回生。

武松一开始没听到闲话,正是距离上的限制。那时候没有网络,人际交流有一定的距离局限性,一个村子或是一个市镇,都有各自独立的闲话体系,而且这些闲话鲜有交际的可能。理论上,古代驿站和驿卒的通信属性,能够成为闲话的传播渠道。

实际上,古代驿卒承担的任务,仅仅是军国政务。毕竟,八百里加急的信件传递,不但能跑死驿马,甚至驿卒也不能幸免,高强度和高成本的传播方式,凭什么再让闲话加个塞儿?

当然,古代士大夫阶层间的通信,是会涉及到闲话的。比如苏轼在被贬为黄州副团练使的时候,饲养的一头耕牛病危,兽医宣布放弃治疗,谁知妻子竟然把病治好了。苏轼专门写了一封信,邮寄给了京城的朋友章子厚。这种通信虽然属于闲话的范畴,但还是跟市井草民间传播的闲话有区别。

士大夫阶层的闲话,总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意味,即使是再接地气的闲话,里面还是脱不下士大夫阶层的儒雅气息,更何况许多并非闲话,里面还包含着其他含义。

所以,无论是国家的驿卒,还是士大夫阶层的通信,都涉及不到市井底层的闲话。古代社会能大范围传播闲话的,只有走州过县的贩夫商人和戏子戏班。他们行走各地,并且接触的都是底层百姓,闲话也就被扩散和带到了其他地方。庙堂和江湖间,有各自独立的闲话传播渠道、传播方式。于是,皇帝专门设立了邸报,为的就是能通过它,听一听不同于庙堂的乡镇野闻。

假如武二郎能够通过微博热搜,看到阳谷县富豪西门庆通奸潘金莲的事情,那么武大郎就不一定会被杀人灭口了。然而武松没有手机,阳谷县和宋朝也没有互相连接的网络。网络让如今的世界成了一个即时性的信息流通场所,我坐在马桶上,看着万里之遥法国新当选总统马克龙的闲话;你蹲在床上,八卦着某某明星又“被去世”了。闲话,从来没有像当今这般繁多、这般没有距离、这般融合、这般不分彼此。

旧有的、各自独立的闲话体系在逐渐式微消解,取而代之的是大杂烩式的闲话,无论你是名人还是草根,是庙堂人物还是江湖走卒,你们之间的闲话能够交织在一起了,甚至能即时沟通和交锋。真实的、虚假的、嫁接的、瞎编的……

王婆活到现在,一定是八卦高手。不过话说回来,现在的“王婆”已经够多了,还有男的呢!王婆用闲话赚钱,现在也有人以八卦起家;王婆的产业,仅仅是点对点的专人服务,如今的八卦做成了一条产业链,养活了很多人。闲话的消食儿作用没有变,只是当今的闲话越谝越大,越谝越没谱了。

这真是:江湖闲话庙堂远,勒死王婆一千年,八卦噱头长舌妇,没有一句真算数。

来源:南周知道 微信号:nz_zhidao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一个流传了上千年的八卦,被闲话勒死的王婆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