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寡妇之死

有天晚上老周头跟村里的二流子一起喝酒,说起他年轻时处过的对象:现在已经死了男人的刘寡妇。喝多了之余吹嘘,现在只要他愿意,刘寡妇还愿意跟他好!大家哄笑,他一下就站起来说“咱们打赌!”大家纷纷坏笑,其中一个混混掏出兜里的钱扔桌子上说“只要你能得手,这钱就是你的!”其他人也都往桌子的钱堆里扔了几张,老周头看了一眼钱,拎着酒瓶子就出了门。

来到刘寡妇门口,老周头敲门,刘寡妇家的狗一直叫,老周头四外看看,想走,退了2步,想到桌子上的钱,又壮着胆子站了回去。这个时候刘寡妇应门,却没开,问是谁,老周头回答“我啊!”刘寡妇说“天晚了,有事您明天再来吧!”老周头说“村长的外甥托我说媒,我这想到了你侄女,我明天着急给人家电话。”刘寡妇想到自己的侄女,想到村长一表人才的外甥,就开了门说“您等着,我给您抄个我侄女电话。”老周站在刘寡妇门道里,想往里走,推了推屋门发现屋门锁了,只好回身站回了门道里,看着刘寡妇门道里养的花,折了一支揣怀里。刘寡妇的狗看到,叫了起来,老周赶紧退了几步。

刘寡妇出来把电话给了老周,老周出门走远了才把花拿出来,嘿嘿的笑了,在外面又抽了支烟,才回小酒馆。进屋就把花放在了桌子上,其中一个二流子嘿嘿的笑着说“这就是刘寡妇家的花!”老周哈哈大笑,一把拢过桌子上的钱说“这是我的了!”

从这天起,村里就有了闲话,刘寡妇门前经常出现破鞋,垃圾,刘寡妇不堪其扰,叫回了在外务工的儿子。儿子打听出了原委,去老周家理论,被老周和他儿子打了一顿,刘寡妇心疼儿子,让他回城里上班了。刘寡妇气不过,写了事情经过,复印好,贴在老周家的外墙上。老周媳妇、儿媳妇看见就撕了,刘寡妇继续贴,这天刘寡妇还贴,老周媳妇上来就是一耳刮子,刘寡妇要还手,老周儿媳妇上去拉住就打,婆媳俩个边打边骂“你自个做了丑事,我还没去找你,你到来找寻我了!”

刘寡妇挨打后想不开,用红油漆在自家门前写上“还我清白”,去了老伴坟上喝药死了。

刘寡妇儿子想告老周,可是村里的二流子们传闲话、挑事的时候个个欢蹦烂跳,真到了作证,没有一个人去的!

这天他正在村里走,看见老周正在村口小卖部要买东西,老周刚拿了东西要走,就看开小卖部的二丫一把夺过来,把钱扔出去,冲着自己的男人骂到“你还敢卖给他!你挣了他的钱,他说你跟他睡觉怎么办?!”老周捡起钱快步走了。二丫回头看见刘寡妇儿子愣了一下说到“你妈死的真冤!真是窝囊,喝什么药?拿把刀去他们家砍死一个是一个,砍不死就在他家抹脖子脏了他的屋子!”

刘寡妇儿子自己回到家在家躺一天,第二天去镇上买了砍刀,夜里去了老周头家,砍死了老周头、老周的老伴、儿媳妇。老周头儿子夺刀的时候被砍了2刀跑了,刘寡妇儿子拿着刀追了老周头儿子半条街,寂静的夜里喊声叫醒了全村人。警察来的时候,刘寡妇儿子怕老周头没死透,还在砍。

法官问刘寡妇儿子后悔不后悔,刘寡妇儿子说后悔,后悔怎么没早点砍死他,早点砍死他我妈就不用死了。

刘寡妇门前红油漆的正在逐渐褪色,或许人们过不了多久就会忘了这件事,也或许他们从来没认为自己有错,他们只是跟相熟的人,说了几句刘寡妇闲话而已呀!

我偶尔走过刘寡妇家的坟,看到杂草丛生,就动手清理了,我不知道,除了这个我还能做什么。哦,等刘寡妇儿子的死刑执行了,刘寡妇儿子也埋在这儿,这一家人就真的清白了,清净了。

我记下这件事,这家人至少在这个世界留下痕迹了。

作者:棉花(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620052597/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刘寡妇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