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牌!共享单车产量已大幅下降

文 | 杨林 闫浩

共享单车就像是一阵风,快速地刮过来,如今又将快速地吹过。

一名国内某共享单车的创始人徐明对36氪称,他的团队目前正在和天津的自行车厂合作,生产一批5000辆的共享单车,这是他们今年4月份制作的计划,订金已经交付。不过等这批新车一上市,他们将停止生产新的单车。据他所知,很多相对较小的共享单车品牌已经开始停产。

“已经是共享单车下半场了,没有钱去做新车,也没有必要再去制造新的产能了。”徐明说。

从今年四五月份开始,各地的单车生产厂方和采购方几乎都同时发现,除了ofo和摩拜两家国内最大的共享单车品牌之外,几乎所有的共享单车都在大幅度减产。

摩拜和ofo都有自己固定合作的大的车厂,例如富士达和凤凰等,所以那些主要依靠小品牌方的自行车厂和采购方最先感受到了冲击。

“各类专用配件的定单量下降了,其中锁具的订单变化特别明显。”共享单车采购方,千行骑游创始人周初对36氪说。千行骑游和国内很多共享单车品牌方都有合作,主要负责在广东和天津一带帮品牌方采购生产单车的零部件。

目前全国共享单车的生产工厂主要集中在以天津为中心的渤海湾、以上海、江苏为中心的长三角以及以深圳、广州为中心的珠三角地区。

周初告诉36氪,据他所知,目前广州的车厂除了规模最大的两三家之外,几乎已经没有共享单车的整车订单,“有一些小品牌方也有可能选择和天津一带的车厂合作了,那边生产成本和运输成本都会更低,而且低端车的产业链相对成熟。”而今年四五月份之前,广州各个车厂每个月的整车订单加起来至少十万辆以上。

被问到市场上非头部的共享单车,目前产能普遍下降多少时,周初说,“幅度不好讲,但是四五成的话,应该不止,”

不过即使是在天津,各家车厂们也普遍感觉到了共享单车产量的下降。“5月份之后尤其明显,(在天津产能下降的)幅度能有七八成,有的共享单车品牌甚至是下降了百分之百,完全停止了制造新车。”天津宇龙自行车制造商刘良涂告诉36氪,当地除了邦德富士达等几个相对大的厂商之外,相对较小的车厂现在已经接不到整车的订单了,“和共享单车相关的零部件体系的工厂,订单也在大幅度的缩水”。

位于天津市武清区的王庆坨镇一直是北方自行车的集中生产地,那里遍地都是大大小小的自行车厂。在去年之前,那里盛产的单车或配件除了供应国内的需求外,很多都用于出口。去年下半年开始,各种品牌共享单车的生产订单纷至沓来,很多车厂开始接共享单车的生意,负责整车制造以及零部件的生产。镇上一家不愿意具名的自行车生产厂商透露,最多的时候,整个小镇一天就可以接到上百万辆自行车的整车或零件订单。“原来效益不好的,准备倒闭的厂子,去年花了上千万的资金来扩充生产线,也算是赶上了风口。”

“拿着现金也买不到零部件”,成了自行车厂商的苦恼,一些厂商甚至之前自己垫资囤积零部件。

宇龙自行车厂也位于王庆坨镇,某种程度上,共享单车的兴起改变了刘良涂的生活方式。现在打开他的微信朋友圈,看到最多的就是有关共享单车的商业分析和报道,最近他转发了几篇和ofo有关的新闻,并评论,“共享单车是有意义的存在”。

“不过现在都变了,共享单车这阵风,只不过是让小自行车厂们多活了几个月。”上述不愿意具名的自行车生产厂商说。

大的车厂也未必好过,某知名自行车生产品牌的工作人员告诉36氪,排名不那么靠前的共享单车产能下降,这是业内的共识,也是大趋势,“原本指望着靠共享单车复兴的厂子们,确实最近两个月比较失望”。

上海永久自行车董事长陈闪则直接拒绝了36氪的采访申请,“不太方便评论共享单车相关的事情”。他也是此前投资了优拜单车的中路资本合伙人。当被问到优拜目前的产能情况时,他答复到,“有保密协议,不能说”。

在周初看来,末位共享单车产能的下降,资本向头部的摩拜和ofo聚集是最主要的因素。“排在后面的品牌,要么转型自己造血,要么就省着点花,等下一轮风,疯狂造车的时候早就应该过去了。”

可见的需求、简单的盈利逻辑,是资本最初杀入共享单车的基本判断。从O2O、网约车到共享单车,资本都寄望于通过快速“烧钱式”竞争形成“小巨头”。但随着融资持续不断,估值节节追高,后续跟进的资本心态也开始出现微妙变化。

摩拜投资人、祥峰资本合伙人赵楠告诉36氪,目前资本都在上游供应链源头进行资源垄断,小玩家正在被清洗。“一旦共享单车由闪电战进入到持久战,各种后续的成本会提升,比如维护成本+损耗率等,体系的成本上升需要依赖整个系统的资金建设、以及品牌持续的推广等,小玩家很难和top2对垒。”

虽然目前还没有一个对共享单车品牌相对权威的市场排名,不过摩拜和ofo两家无论是影响力、融资金额,以及市场占有率相对最大,是这个领域的top2,则已经是公认的事实。今年6月,摩拜刚拿到了6亿美金的E轮融资,今年4月份ofo的D+轮融资也有上亿美金。目前两家公司的市值都超过20亿美金,跻身独角兽俱乐部。

而除此之外,36氪调查了包括小蓝单车、小鸣单车、骑呗以及优拜单车等市面上常见的十几个单车品牌,根据IT桔子上面的数据显示,它们的融资进程还多停留在A轮,最近的融资时间也以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为主。

所以对于其它共享单车产能下降,赵楠也表示认同,“很容易理解啊,上游车厂都不愿意和他们合作了,嫌他们订单太小,又受到巨头的排他权压力,产能自然会下降;其次是他们资金有限,也不敢随便再下订单。现在ofo和摩拜动不动就免费骑车,小玩家只能靠免押金去竞争,还前一小时免费,那小玩家现金流从哪里来?融资额也没多少。他们怎么敢再疯狂下订单?”

而共享单车的生产成本越来越高,也让小品牌们逐渐望而却步。一名广东的共享单车采购方透露,最近一年共享单车的生产成本已经涨了近一倍,“类似的一辆车,2015年我们找车厂生产,可能只需要200多块钱,现在如果它被加上了共享单车的标签,价格就要翻到400甚至500块。”

上述采购方认为,共享单车的兴起让供应商的生产体系全改了。品牌方需求大,要货急,也让车厂觉得有利可图,“我们后来去配套厂都不敢跟他们说是给共享单车供的配件,不然价格又得涨。”

此外,共享单车市场正趋于饱和,也是小品牌共享单车产能下降的另一个原因。至2017年初,各种颜色的单车蜂拥而出,市场整体投放量超过300万辆,进入近50个城市。业界曾预计,2017年共享单车的总订单量势必突破3000万辆。

自行车创造商700bike副总裁郭晶晶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北京、上海目前50万辆的投放量已趋于饱和,整个北上广深一线城市的需求也不过200万辆,而其他三四五线城市规模并不大,全国总计约1000万-1500万辆就能满足市场需求。

这似乎应了小蓝单车CEO李刚曾在年初对媒体做出的预测,今年7月会是共享单车行业第一个拐点,“目前已经暴露出来一些问题,按照单车成本和铺车速度,以及目前的折损率,3-5个月之后会是很多共享单车平台车辆问题集中爆发,甚至维修、回收不及的时候。按照目前行业激进的状态,很多玩家会在那个时候被洗掉。”

(应受访者要求,徐明为化名)

来源:36kr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洗牌!共享单车产量已大幅下降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