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的大侠

01

封小刀只是想要一个拥抱。

下山的时候,封小刀问师傅,能不能抱一下?师傅摆摆手,说,男人大丈夫,不要一副小儿女情状。

封小刀噢了一声,闷头就走。

师傅在后面喊,刀……刀,等一下。

封小刀心下一阵欢喜,转过身去。只见师傅提着一把刀,说,你的刀,忘带了。

封小刀从师傅手中讪讪接过自己的刀,脸烧成一朵红云,然后,头也不回地下山了。

山下也有拥抱,他想。

02

封小刀走了十日,遇到一个一言不合就要与人比试武艺的江湖子弟。

“兄弟,来啊,尬武啊”

“没事儿练两把呗”

“我的六合太虚剑早已饥渴难耐”

“向我乞求怜悯吧,我会狠狠拒绝你”

“……”

封小刀扶额,望着眼前蹦跶着的欢脱少年,感慨良多。五年未入江湖,风气怎么成了这样?

少年的剑实在太长,拔起来异常费事。拔剑之间,封小刀的刀就架到了他的脖子上。

“兄弟,等等,容我的六合太虚剑先出个鞘。”少年气定神闲地推开脖子上架的刀,专心致志拔剑。

封小刀懵了,还有这种玩法?

“铮~~”剑终于出鞘,少年重新摆好阵势。

这次封小刀有经验了,等面前的人先舞了几招,再把刀利落地横到人脖子上。

少年歪着脑袋想了想,没有想出新的借口,于是抱拳道,成王败寇,任君处置。

从前封小刀赢了比试,总喜欢收缴对手的兵器。失去兵器的江湖人,即使行走在荒无人烟的沙漠之中,也会觉得全世界都在看自己的狼狈。他们的失意和怨怼,都藏在离开的背影里。少年意气的封小刀看着感觉很爽。

一晃经年,江山易改,本性也未必难移。如今的封小刀只是想要一个拥抱。

封小刀上前,抱住了少年。少年先是呆若木鸡,而后手忙脚乱地推开封小刀,连声道,我,我,我,不是那种取向。然后落荒而逃,六合太虚剑也没拿。

封小刀恍若未闻,自顾自地闭眼回想了片刻,叹了口气,说,不是。

03

封小刀曾经是个大侠。凭着一把快刀,单挑了半个江湖,最爱单枪匹马,追剿悍匪。人民群众一度对他甚为追捧。所过之处,皆是称颂,爱慕,崇拜与感激。

那个时候的封小刀是极度骄傲的。

然而,鲜花会枯萎,掌声会消弭。

后来又陆续出现了劫富济贫的独孤大侠,一笑倾城的玉面公子,神机妙算的欧阳少爷等等,人们对新生事物的热情总是特别高涨,尤其是金钱、相貌和头脑。于是,封小刀顺理成章地过气了。

江湖上多的是快意恩仇,没有人会在意一个过气的大侠。封小刀开始买醉,醉里挑灯拭大刀,梦回大侠正当好。后来,封小刀买不起醉了,如同丧家之犬一般被酒家殴打,他也不还手,只喊着要酒要酒。

从前有多风光,当下就有多落魄。直到师傅路过,救下封小刀,又传授其清心诀,他才重新有了人样。

04

接下来的两个月,封小刀又赢了数十人,也抱了数十人,但都不是他想找的。

江湖上传言四起,说有一变态,凭一快刀,大施淫威,无数江湖人士皆被其强行搂抱。一时间,人人自危,相貌好一点的少侠甚至都要结伴才敢行走江湖。

也有好事者大着胆子问封小刀,为何做出如此惊世骇俗的举动?封小刀微微一笑,双眼流露出深不见底的忧郁,然后说,你们不懂。

后来江湖上的传言就变成了封小刀不仅变态,而且装逼。

05

“黄鹤断矶头,故人曾到否?旧江山,浑是新愁。”

张灯结彩的小楼里传来宛转悠扬的歌声,伤感失落的调子像极了封小刀此刻的心境。

封小刀走进去的时候,台上的姑娘正唱到最后一句,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台下响起稀稀落落的掌声,有人大声喊,换一首十八摸。众人大笑着附议 ,来一个来一个。

在这吵吵嚷嚷中,封小刀突然发现了一个战略性的失误,自下山以来,他抱的居然全都是男人。

封小刀掏出一锭金子,眼尖的老鸨立即迎上来。

“呦,这位大爷,第一次来吧?”老鸨一边谄笑着说话,一边伸手招呼来四五个身形窈窕的姑娘,“瞅瞅,瞅瞅,这几个都是我们楼里最有姿色的姑娘,您喜欢哪位啊?”

封小刀又掏出一锭金子,沉声道,都要了。

“好好,妈妈我这就去给您开间上房。”老鸨乐得合不拢嘴。

“不用了,就在这儿。”封小刀此话一出,边上立即有人调笑:“呦,这位仁兄性子够野的啊~”

封小刀自是不理会,挨个把姑娘们都抱了一遍。围观群众一头雾水,仿佛看了一场假戏。

不是。封小刀的心沉了几分,台上的姑娘已经开始唱十八摸。

封小刀一跃上台,抱住姑娘,歌声戛然而止。姑娘身上淡淡的兰花香让他想起了一个人。

“也不是。”封小刀低语。

“你在找什么?”姑娘问。

“我好像爱上了一个人。”封小刀回。

姑娘的心砰砰直跳,已经很久没有人这么认真地在她面前说爱了。然后听到封小刀继续说,她在我最不像人的时候,抱了我。

封小刀松开了姑娘,走下台。

“你还是唱《唐多令》好听。”

姑娘望着封小刀的背影,泪流满面。

06

每个人都有自己最柔软的地方,可戳中的人,并不一定是对的人。

07

封小刀又回到了山上。

暧暧暮色中,师傅一袭红衣,在给院子里的兰花浇水。

“师傅,我回来了。”封小刀眸中泛光。

“嗯。”

“师傅,我花光了您给的金子。”

“嗯。”

“师傅,能不能抱一下?”

“嗯?”师傅回头,秀眉微蹙,双目似一泓秋水,淌过了封小刀的心。

抱了那么多的人,封小刀才想明白,他要的从来就不是一个拥抱,他要的是眼前这人的拥抱。

“师傅,我以后不下山了。”

红衣女子微微颔首,天边的晚霞炸开了一朵红花。

作者:喵咪戴戒指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62679848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过气的大侠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