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坐上玛莎拉蒂时,我真怕自己叫的拼车到了 | 22个让人意识到阶层差异的瞬间

我老板十岁的儿子在饭桌上问新来的同事:“各位姐姐能不能谈谈自己新一年的工作计划?”

@王小丹

小学三年级,班上转来一个新同学,我们每天放学顺路,很快熟络。那时学校门口流行吃一种烤土豆片,就是竹签串上很薄、口感很软的土豆片,刷上辣酱,特别好吃。一串一毛钱,我每天放学花五毛钱买五串,感觉格外美好。等我这个同学一起回家的时候,我分出来几串给他吃,他发现很好吃后,向店家说了一句我半年都没有缓过神的话:“老板,来50串。”

@两升水

前男友高中就出国留学了,虽然他非常照顾我感受,但有时候还是会意识到差距。记得有次跟他见一个在国外认识的姑娘,聊到恋爱话题,那姑娘说:“我并不担心择偶问题,身边的男性质量都很高,怎么挑都不会太差……”

@李小谁

幼儿园开学,发现别人家的孩子都有英文名,叫Billy、David、Alisa的都有,就我家孩子没有。幸亏他爷爷给他起了个带虎字的学名,我当机立断,叫他Tiger。

@虎爸

新同事第一天上班,开了辆兰博基尼。领导自己开的是丰田,便找她谈话说,体制内还是应该低调些。同事觉得很不好意思,第二天便换了辆新奥迪。

@骗子

大学闺蜜和男友分手,那男孩发朋友圈吐槽说:“失恋了,我妈说你都没有女朋友了,就别拿两千块生活费了,降到一千吧。”一千块,是我闺蜜每次逛街的起步价。

@鹿

表弟是我儿时最好的玩伴,他比我小一岁,到19岁念大学以前,我们的所有假期都是一起玩耍的,感情好到用“穿一条裤子”来形容都不过分。工作第一年,报社派我到上海出差,他刚好在嘉兴那边的一个镇子里开挖掘机,我绕道去看他。

那是我两三年里的第一次见面。表弟住在一个农户家盖的杂物间里,房租是每月一百,屋子里阴沉潮湿,白天都要开电灯,表弟舍不得电费,买的是15瓦的灯泡,所以还是阴沉一片。好久没见,我一直很兴奋地在跟他讲工作中遇到的新鲜事:租了房子准备打拼一番,见到了喜欢的明星,和朋友去了内蒙古旅游。表弟几乎没有说话,那几年他开挖掘机从早忙到晚,几乎没有机会和人交流,像是丧失了表达能力。

我要离开嘉兴时,表弟骑着他的电动车送我去高铁站。那天风很大,他在前面突然说一句:哥,我们不一样了啊。吹着风,当时我的心就痛了。想到贫困又无忧无虑的过去,大家哭笑一处,短短两三年,却分出了彼此。

@未醒

第一次谈恋爱他带我吃西餐,我偷偷跑到厕所上网查吃西餐是左手拿刀,还是右手拿刀。

@Eayon

我喜欢的人租房子二战,上一个租户准备把自己的冰箱和洗衣机卖给他,价格是850块钱。

我就说:“其实你可以拿到学校洗,一桶才三块钱,你二战期间洗衣服花不了八百多块钱。”

他说:“把衣服拿到学校洗太麻烦了,而且,考研结束还可以卖掉。”我想的是如何省钱,他想的是如何提升生活品质、创造更多的价值。

@赵磊

我在三四线城市的妇婴医院生孩子,房间级别按楼层分的,二三楼是四个八人大间,四五楼是标准间和套间。当时我想生孩子那么遭罪,肯定要选个好房间,就直接去五楼打算要间套房。结果上去之后护士看着已经准备要生的我,问道:“你认识我们x院长吗?”我答道:“不认识。”护士说:“那你上来干嘛?下去!”当时距离孩子降生还有不到一个半小时。

@xy

坐标杭州,年龄30。去面试时,面试官假装不经意地问:“你租房子住还是已经买房子了。”我每次都微笑说:“还是租房子。”然后面试官会意味深长地看我一眼,心酸啊。

@灰兔子

研究生面试,老师会问了一位同学兴趣爱好。同学说平时喜欢玩玩股票基金,不多,也就二十多万。我们这些每月生活费不到两千的人都觉得惊奇,有些人生来就与别人不一样。

@sealand

一次和同事聊天,她说自己工资卡很久前就掉了,都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钱,她根本不靠工资卡生活。

@猫转转?

有次和朋友去夜店玩,在舞池里注意到一姑娘,很有魅力,笑起来很美,跳舞时我和她还有过互动。要走时正好看到她也出了门,鼓起勇气去问联系方式时,她和朋友开着玛莎拉蒂走了,那一刻,我真害怕我打的滴滴到了。

@南荡

办公室来了个实习生,话很少。有天下班我和他一起吃完饭准备坐地铁,快到地铁口的时候,他很不好意思地看着我说,他就住在对面的酒店。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一所四星酒店,同时也是我们公司接待宾客最高规格的地方。

我疑惑地问:“为什么以前好几次看到你下班后走进地铁啊?”

他更加不好意思地说:“我怕公司的老师们笑话,所以每天下班后走进地铁转一圈从另一个出口回酒店。”

@谷子小姐和麦子先生

毕业后艰难进了本单位,为北京户口、房价烦恼。我带的第一个实习生总是吊儿郎当,我便找他谈心,恨铁不成钢。他始终不以为然。

后来我才知道,这实习生每个月生活费是24万,不仅在北京有几套房,家里还有座铁矿。他是山西人,我们老总也是。

@假凤凰男

在自己的努力和父母的帮助下,终于在深圳买了一套十几年楼龄的房子,小区环境不算好,物业管理差。身边有个“深二代”,她家在高档小区买了两套房(打通成一套),男友家也是。她和男友准备结婚了,双方父母出钱给他们买了一套高档小区的房子。一次一起出差回来,出了高铁站,她坐上男友的奔驰,我在路边打车。

@明明

过年前,我大学室友抢了几天票,终于抢到了20多小时的硬座,开心地发朋友圈,约一起从深圳回老家的同乡。底下,一个在美国留学的同学评论道:“要这么久啊,比我回国时间还长!”

@污鸦

寝室第一次去K歌,公认的白富美点的都是看不懂名字的英文歌,我们三个土包子点的是凤凰传奇和花儿乐队,唱到一半,突然觉得人生好没劲。

@西牛

去银行取钱,排了很久的队,结果银行经理还在我前面安排了两个人。

后来经理问我:“你知道他们两个是谁吗?”我说不知道。

他说:“一个是你上司的上司,一个是xx局局长…”

@:)

我在某中部省会城市一家省属企业工作,有部分同事的父母是机关单位的。尽管他们的父母并不是高官,自身收入在公司也仅处于中等,但这类人一般都有留学经历(并非什么名校),生活非常讲究品质。他们自动形成了一个圈子,其他人再优秀或是收入比他们高,也都无法融入那个圈子,他们看不起圈外人,除非是家庭条件真的特别好的同事。

@乙甲

来源:真实故事计划

微信号:zhenshigushi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姑娘坐上玛莎拉蒂时,我真怕自己叫的拼车到了 | 22个让人意识到阶层差异的瞬间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