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花园》又要重拍了,16 年后的柴智屏都在想些什么?

柴智屏觉得,2017 年开始重拍《流星花园》,其实“有点晚了”。

从 1990 年代至今,日本漫画家神尾叶子讲述一个活泼少女和四个富家男孩之间浪漫故事的《花样男子》,在中、日、韩、泰已经被改编为至少 10 个版本的电视剧。但真正让最多国内观众们记住的,是 2001 年那部捧红了“杉菜”徐熙媛,以及男生团体“F4”的台湾版偶像剧《流星花园》(台版《花样男子》译名)。

《流星花园》播出之后,以平均收视 6.99 刷新台湾电视剧收视纪录,带动了 2000 年代针对年轻观众市场的“偶像剧”类型在台湾电视业成为主流支柱。

这部剧是柴智屏第一部担任制作人的偶像剧。当时 38 岁的她将自己喜爱的漫画拍成剧,希望借此谋求事业的转型:她从 80 年代进入福隆制作公司(《康熙来了》制作人王伟忠所属“金星娱乐”的前身)从事综艺制作,90 年代坐到总经理职位。2001 年,她想要面对当时被台湾电视“八点档乡土剧”忽略的年轻观众,决定尝试戏剧。

《流星花园》成功之后,柴智屏就和少女题材牢牢绑定在一起。她的官方微博认证上,写着她那意味着“先行者”的恭维——“台湾偶像剧之母”。

2001 年,柴智屏创立了自己的偶像剧公司“可米瑞智”,从 2001 年至 2010 年制作了接近 30 部偶像剧,其中不乏同样得到了观众的:《蜜桃女孩》《战神》《恶魔在身边》《转角遇到爱》——但当然,第一部《流星花园》还是她影响力最大、口碑也最好的一部剧。

今年 4 月份,徐熙媛打响了《流星花园》重拍的第一波宣传,她在微博上贴出和柴智屏的合影。后者在转发语中写道,要开始忙碌于“全新属于你们青春的《流星花园》”。

实际上,柴智屏告诉《好奇心日报》,五年前她就有这个念头,要在内地重新拍摄一版《流星花园》,“拖延”是因为漫画原著的版权直到今年年初才敲定合约。

柴智屏列了她认为值得重拍的理由,前两条都和“IP”有关:2001 年的时候原著漫画其实没有画完,“我一直觉得我并没有拍一个完整的版本”;“这是一个好故事,我现在再去外面找别的好故事,有没有比它更好?”

而第三条更重要的,是针对广大的新观众:“我觉得内地的观众是渴望有自己的偶像产业,内地所产生出来的明星也好,我有看到年轻人间这样的一个迹象”。

2012 年之后,柴智屏是台湾影视制作者中“北上”的一员。她当时宣布放弃台湾的偶像剧制作,自己的未来主力将放在电影和艺人经纪。

《好奇心日报》探讨过台湾偶像剧在十年间从进步到鼎盛又到迅速衰弱、模式化的原因。其中内地迅速崛起的影视市场,是使得偶像剧从台湾输出内地,到内地开始“反攻”的最主要原因。

柴智屏认为当年产业的迅速衰落,和制作者不懂珍惜、不再创新有关,“台湾几乎周末都在做偶像剧,不然就是八点档全部都是给老人家看的乡土剧。这两种类型都没有办法创新。我觉得影视其实创新是很重要的事情,内地现在已经从电视变成电视和互联网观众的集合。”

柴智屏在青春片领域又取得了一些成绩。她出品、监制,九把刀执导的“青春片”《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2011 年成为年度最高票房的台湾电影,2012 年在内地上映获得 7650 万元票房。

2013 年开始,柴智屏成为郭敬明的青春片系列《小时代》的监制和投资人之一。《小时代》系列尽管遭到了“拜金主义”的烂片争议,但四部电影伴着内地青春片热潮,共取得超过 18 亿的高票房成绩。

新版《流星花园》的投资方包括柴智屏自己的公司“北京萌样影视制作有限公司”、湖南芒果娱乐有限公司、安乐(北京)电影发行有限公司。相较于旧版共 20 集,每集成本约 300 万人民币的制作规格,新版将拍摄 48 集,总计制作费高达台币 7.2 亿(约合人民币 1.6 亿)。

柴智屏说一个多亿的投资在如今的大陆只能算“小贵”,“演员的片酬涨得特别厉害,工资也变贵了”。她告诉《好奇心日报》,她觉得五年前拍更合适的理由还包括——“演员可能会好选一些”。

F4 之后,柴智屏旗下的新偶像专注于内地市场。《那些年》和《小时代》的主演柯震东,当年曾先后为 19 家品牌进行广告代言。2015 年青春片《我的少女时代》成为在大陆电影市场票房最高的台湾片,饰演女主角的台湾演员宋芸桦,现在是柴智屏最力推的偶像之一。

她希望找到新的选手。6 月 20 日,柴智屏在微博发起了“寻找 F4 计划”。她计划花两个月左右时间进行演员海选,下半年正式拍摄。她将这出海选当成自己和《流星花园》吸引眼球的推广。她出现在了 7 月 4 日优酷和芒果联合出品的《超次元偶像》网综中。

柴智屏形容 16 年前她的制作方法,只是因为看不惯如同琼瑶剧那类表现爱情“太正经”和煽情的方式,凭着“一股傻劲”,或者说“热情”做出自己想看的。而现在她作为选秀节目嘉宾,已经更新“偶像标准”。

她向《好奇心日报》描述她想要的特质——“直接的感觉要跟角色形象符合,演戏的部分不能造成剧组太大负担……以我们以前的经验,年轻男孩子要会演戏,其实没有像女生那么稳定。”

柴智屏认为当年台湾版的成功,有一些“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所以我很庆幸,我在那个时间点上做了一个这样的决定,现在再过十几年来,再来重新创造一个 IP,我也跟你一样有同样的忧虑。”

尽管新 F4 的新闻登上了微博热搜,不过新阵容还未敲定。在柴智屏微博下的留言,除了对于人选的讨论,最常表达的就是一条担忧,“不要毁经典啊”。

她对于怎么拍已经有一些具体的想法,例如当初她专门向朋友借来 F4 的豪车,现在不能再用这种“炫耀的形式”,“现在大家觉得没有什么值得特别炫耀的,他会觉得是理所当然”。

不过总体来说,她说:“我当然觉得它会呈现出一个新的流行化的样貌,但(到底)是什么样貌,目前为止我们也看不到。”

柴智屏还聊了更多关于新版《流星花园》和今天的偶像剧

Q=《好奇心日报》

C=柴智屏

Q:对你来说,一部好的偶像剧应该包括什么样的主题?

C:在创造影视作品的背后的人,应该有这样的自觉——还是要跟观众一起成长。它(作品)到底要告诉他们什么事情,我一直觉得应该要有这样子的互动。因为我们不是透过面对面的讲话在接触,我们是通过一个作品在互动。如果你看了这个作品,你会感受到背后的人的思维,然后你(看得)开心或不开心,是否明白,这是很有趣的事情。

我觉得最主要的目的,每个人还是可以透过角色自己去练习成长。我每次在设定我拍的偶像剧的时候,我心目中都默默埋了一个主题。也许观众没感受到,但我自己会默默埋一个主题。

我都觉得自己还没长大,所以我需要这个成长。

Q:做一个影视制作人的工作,你觉得给你带来了什么?

C:戏剧对我来讲跟人生是很像的。我觉得还有一个很快乐的事情,是因为我们都在做 25 岁以下年轻人的故事。所以我不停要去跟 25 岁以下人互动,我可以从他们身上体会很多事情,觉得很开心。

我现在跟我的同学见面,他们可能就讨论的无非就是什么,到哪里去看病啊保养啊,我觉得这个话题非常无聊。但是我今天接触的年轻人,他们会讲茫然的地方是什么,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就在看这件事情,会觉得我们(那代)人生可能也经历过。我会觉得自己还蛮喜欢,一直都陪伴着(年轻人)。

Q:16 年都拍爱情剧,不会腻吗?

C:可以想想看,要不要去做一个就是人性比较尖锐的题材,也有可能是艺术严肃一点的,可以非常写实。

Q:你如何看待今天偶像剧数量越来越多,但其实好剧还是很稀缺的情况?

C:市场太大,有时候本来就会产生水准参差不齐的可能性。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选择的问题。选择是说艺人为什么选择这个脚本,用这个团队。有时候发展太快了,整体没有一致的水准,这也是以前台湾偶像剧刚起步的时候的阶段,大家都在做偶像剧,很多海外厂商来买。但它们的票房或者收视率不好,反应也是不好,都有这种情形。

Q:你怎么看《流星花园》故事中的“阶级分明”的校园社会?不会担心这种设定太过肤浅?

C:我也想问,在你们来看现在的阶级跟所谓的物质差距不存在吗?还是存在吧。只是以前内地大家收入没有那么像现在这么好。我觉得现在多数的人其实经济应该都还不错,可是有钱的人可能又更有钱了,差距是永远存在的。

差距的表象可能看不太到了,我觉得心里的差距还是存在的。但我觉得不是有钱没有钱上面,而是那个环境导致这个人的傲慢跟霸道,那是个性的问题。我觉得我们做到比较偏向个性的反差,这种个性反差应该是比以前更严重才对。至少我现在看到的是这样。

我觉得把戏剧性的东西往心理层面去走,而不是从表面上去走。比如两个不同的人会进入到同一个世界观里面,心里面产生了极大的反差。所以我觉得为什么现在很多一般的网络民众,他们常常会有一些愤怒搞出来,那个愤怒还是存在的。那我觉得杉菜就是属于有一点愤怒的人。

图片来自电视剧剧照、柴智屏豆瓣页面

来源:好奇心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流星花园》又要重拍了,16 年后的柴智屏都在想些什么?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