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担心,《权力的游戏》永远不会解释这些问题

7月16号,《权力的游戏》的第七季即将回归,有一堆粉丝们存了很久的问题即将在第七季揭开谜底。但是,仍然有些令人迷惑的剧情消失在了绝境长城外——我们开始怀疑,剧组可能永远不会给出这些问题的答案了。

即便如此,这些问题也不是在全剧终前肯定会解开的大谜题,比如像莱安娜·史塔克被雷加·坦格利安诱拐的真相,亚梭尔·亚亥的转世到底是谁,以及对克里冈兄弟之战的揣测等等。下面这几个是我们觉得剧组根本就不会给出答案的一些问题。

——————剧透提示——————

1.为什么异鬼放过了山姆?

在第二季末尾,山姆威尔·塔利身处一大群异鬼和尸鬼中,这个场景暗示着寒冬确实正在向维斯特洛进发,非常有力。而且当我们通过一个我们认识并且喜欢的人物的角度去看时,它就更棒了。但是,这些僵尸一样的生物为什么没有一个动手攻击在小石头后面躲着的山姆呢?剧中没有给出任何一种明确的解释。剧情中,带领军队的白鬼甚至和他对视了一下,接着,他走了,好像在说,“你太不值得浪费时间了,兄弟。”

说实在的,我见过的几个解释都差强人意。有的说异鬼根本没看见山姆;这仅仅是一种拍摄的手法。可能的确是这样,但是这也意味着尸鬼也没看见他……我不觉得你能跟一支不死大军玩躲猫猫,最后还能安然无恙地逃脱。另一种说法是,异鬼们想要留个目击证人向其他人传话。但是考虑到他们那时已经攻击了一大支守夜人的部队,而其中肯定至少有几个幸存者,我不觉得一个在冰天雪地的荒野中的一个人对他们来说会那么重要。

2.为什么被小指头诬陷提利昂攻击布兰后,提利昂没有报复他?

《权力的游戏》里有几个明显在下一盘大棋的角色(你的脑海里是不是浮现出了瓦里斯和小指头?),但提利昂真的不是其中之一。任性是他最大的弱点之一。是的,他的确聪明机智,但是他也非常冲动。当他在担任国王之手时——尤其在第二季“逝者不死(What Is Dead May Never Die)”一集中,他试图在小议会的所有人中挑拨离间,就是为了找出谁为瑟曦背叛了自己时,这种性格就展现的相当明显了。这个目光短浅的解决方案损害了长远的利益,因为这使得他重要的盟友们远离了他。

尽管这样,令人迷惑的是,针对小指头,提利昂却看似在谋划着维斯特洛史上最长的一起阴谋——长到甚至让人觉得它根本不存在。在第一季中,小手指诬陷提利昂试图谋杀布兰,导致了凯特琳·史塔克绑架了提利昂并且要判他死刑,成为之后史塔克家与兰尼斯特家的矛盾起点。最终,提利昂发现,小指头谋划了这一切,你觉得他发现小指头几乎让他送了命时他生不生气?

但是,当提利昂回到君临城后,报复却从未发生。在他们后来的谈话中,两人从来没再提过这件事。提利昂好像根本忘了这件事。当然,除非这些事最终会有个结尾,成为本剧历史上拖得最长的剧情骗局之一。瓦里斯最终向阉割了他的巫师复了仇——有可能提利昂也只是在等待时机。

3.艾莉亚是怎么从那一刀下幸存的?

在维斯特洛大陆上,被纸划伤都有可能是致命的。罗伯特·拜拉席恩和卡尔·卓戈都是身上破了个口子就挂掉了(后者身上的伤口引发了感染)。所以,在一个肉体伤口通常能致命的世界中,艾莉亚在被捅了几刀之后,看着肯定是不行了。她的伤势那么严重,以至于很多人怀疑那可能并不是艾莉亚,她可能跟别人换了脸,才活了下来。

结果并没有。从水里爬出来的人的确是艾莉亚,她浑身是血,身上有个大窟窿,身上的伤口也很有可能受到了严重的感染。但是,在胡乱缝了几下之后,她凭借着布拉佛斯的魔力就躲过了与千面神的会面(死)。但是一想到,死亡在维斯特洛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这一切都来的太轻松了。况且,如果罗柏·史塔克命运悲惨的妻子泰莉莎没能在腹部中了几刀后幸存下来,艾莉亚能活下来也是件不太可能的事。

4.男巫们就这么放弃对龙妈的复仇了?

看着丹妮莉丝把一切烧成灰烬无疑是《权力的游戏》里最爽的事之一,但是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在第二季中,龙妈和她的龙在不朽之殿里活活烧死了俳雅·菩厉,看样子,龙妈通过消灭男巫的代理人摧毁了男巫们的势力。不过,事实并非如此。在第三季开头,龙妈差点被一个年轻的杀手刺杀——她蓝色的嘴唇和对魔法的掌握表明她和男巫们是一伙的。然后,她逃脱了。

我们不清楚是不是男巫们操纵了这场暗杀,或者他们雇了人来干这件事。但是无论如何,这个女刺客的出现都意味着,男巫们在周围还有一定的势力,而且他们还没有对龙妈善罢甘休。从另外一方面说,男巫们再也没有出现过。书中描写的这场谋杀和剧中差异很大,并且有更多的细节探讨;剧中则留下了一堆没有下文的谜题,比俳雅的骨灰在空中消散得还快。男巫们还在伺机行动么?他们会等到丹妮莉丝对维斯特洛发起进攻后再下手么,还是更迟?

5.梅丽珊卓第一次摘掉项链时是怎么保持年轻的?

在第六季的第一集“红袍女巫”中,我们知道了一个惊天秘密:梅丽珊卓其实是个深藏不露的老人(可能有400多岁),她用魔法维持着年轻的外貌。看起来,这个法术存在于她的项链中,当她摘下项链时,她真实的身体便显现出来。但是,这并不是她第一次摘掉项链——在第四季她洗澡的镜头中,她也没戴项链。

关于这一点有不少推测。即便没有一个得到过证实,它们还是都指向了第二季第七集“知更展翅(Mockingbird)”中的沐浴镜头。在这个场景里,我们能看到一个梅丽珊卓把魔药倒进洗澡水里的长镜头,暗示着魔法可能并不来自于项链本身,它更像是种维持她某种状态的、具有形而上意义的“护甲”。

赛丽丝·拜拉席恩也在那个场景中,她明显对梅丽珊卓沐浴的情景感到不适,这暗示着有可能红袍女并不需要在她面前假装,因为她是个“真信徒”。她的表现可能源自于梅丽珊卓与她丈夫的私情,但是另一方面,也有可能因为她看到了这个女人的真身——一个满身皱纹的老太婆。

6.为什么守夜人的反叛者们没有试图烧掉琼·雪诺的尸体?

艾里沙·索恩可能的确是个混球,但是他是守夜人中宣过誓的黑衣兄弟,并且比维斯特洛里几乎所有人都要清楚寒冬的来临。况且,他还是莫尔蒙总司令派去君临城(带着一只尸鬼的手)说服乔弗里为守夜人分派援军的人。

在索恩和其他的反叛者杀死琼·雪诺后,他们仅仅把他淌血的尸体留在雪中,给了戴佛斯机会把他拖到了安全地带,等待梅丽珊卓来临。他们没有把他放到火堆上烧死,而这才是守夜人处理尸体的标准流程。当然,依据他们形容琼·雪诺“至死方休”的语气,他们不想给他来一个“光荣的葬礼”也是可以理解的,但索恩知道,长城的南边已经开始出现尸鬼。他应该不会想承担琼·雪诺变成尸鬼的风险。

而且,如果他们烧掉了他的尸体,索恩也能避雪诺复活后带来的失败——除非雪诺的坦戈利安血脉能让他免于燃烧,和丹妮莉丝一样。但是守夜人中应该没人知道这一点,包括琼·雪诺本人在内……起码在那一集里是这样。

7.艾莉亚的冰原狼娜梅莉亚去哪了?

史塔克家收养的雪狼只有两头还活着:琼·雪诺的白灵和艾莉亚的娜梅莉亚,后者在攻击犯浑的乔弗里后被瑟曦判处死刑,被艾莉亚赶回荒野才得以幸存。不幸的是,珊莎的淑女代替它遭受杀害。

考虑到冰原狼在剧中扮演的重要角色,以及它们对史塔克家孩子们命运的暗示,这匹乱跑了几年、到现在也没出现的冰原狼让人感到相当不满。艾莉亚已经回到了维斯特洛,剧集是要它在一个关键的时刻再出来救她一命么?她的迷失是不是暗喻着艾莉亚作为一个史塔克的迷失呢?或者,在《权力的游戏》鱼龙混杂的剧情中,娜梅莉亚会不会因为消失这么多年而断绝了与艾莉亚之间的联结,从而永远消失、不会在剧中再次出现呢?

8.片头星盘在学城的出现有什么意义?

第六季中最令人迷惑的一个场景是当山姆威尔走进旧镇的学城(基本就是学士大学)时,我们看了到片头挂在维斯特洛地图上空的那个疯狂的星盘。

这个发现有可能意味着我们所看的剧实际上是个由学士们记载的历史,这为这部剧增添了一个全新的奇怪角度。如果是山姆在记录这段历史,我们可以放心地假设,他的记录是准确的。但是如果是个未来的历史学家来书写这段历史,他可能会增添多余的戏剧性、使用错误的史料,甚至还有可能是个收钱写书的人。总而言之,这使得这部剧不再有一个可靠的叙事者,这让人坐立难安。从另外一方面说,这也可能只是个编剧们为了观众脑洞大开特意设的彩蛋(他们的确做到了)。

无论是什么原因,它存在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让追剧的人为之着迷,任何的解释都会破坏它的魔力。所以我怀疑,剧集不会为我们提供一个答案,即便不让我们一辈子想着这事,也得在剧终之前一直保持求知欲。

9.是什么让波德瑞克有了天赋迥异的性能力?

全剧最“大”的迷不是琼·雪诺的身世,也不是铁王座鹿死谁手……而是波德瑞克为什么有维斯特洛最强的床上功夫。他只去过一次妓院,仅仅一次(!),他活儿好的连那儿的人都不肯收他的钱了。对此,剧中没做出一点儿解释——甚至扮演角色的演员也不知道是什么让波德瑞克成了这么出色的一台性爱机器。不仅如此,在第三季的那集之后,剧中再没提过这件事。你会觉得,如果波德瑞克在全维斯特洛真是最“屌”的一个,这件事肯定会为情报总管们所知,七大王国的女人们也会蜂拥而至一瞻其风采。

10.到底为啥有一集用了首朋克音乐作为结尾?

比起其他几项,这更像是我个人的埋怨,但就是这样,我还是不能理解为什么在第三季“惩罚之旅”的结尾,剧集用了一首由The Hold Steady乐队演奏的、摇滚版的《狗熊与美少女》(The Bear and the Maiden Fair)。全剧中只有这一次采取这样一种方式结尾,而且还是个重大的失误。在这一集中,詹姆士去了他的手,毋庸置疑,这件事推动了他整个故事线。它有力、曲折并且是个悲剧。

接着剧情的一首来自现实世界的乐队演唱的摇滚歌曲完完全全毁了这集的基调。剧中再没做过这种事,我一点儿也不惊讶,并且希望他们再也别这么搞了。

来源:利维坦 微信号:liweitan2014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们担心,《权力的游戏》永远不会解释这些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