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戴上这金箍,才得着纵横天地的任性自由

1

夜垂平野,群星灿烂。唐僧已经开始打鼾——虽然不太斯文,但和尚累了也是要打鼾的——徒弟们彼此望了望,不约而同地吁了口长气。

好了,夜生活开始。

猪八戒抖开了青布直裰,亮出一身肥膘,解开包袱,将他一路珍藏的细面、竹笋、茶芽、香蕈、蘑菇、豆腐、面筋,抡开腮帮子只顾吃。白日里唐三藏如何教导他“八戒,出家人过午不食,不可如此”的话头,早扔去了九霄云外。

沙悟净脱去了罩袍,扔下了禅杖,扑通一声,跳进一旁的河流,哗啦啦,轰隆隆,在水中畅快游泳。虽不如流沙河广阔,到底是一脉水,只洗得他容光焕发。

白龙马放下了鞍鞯,抖开了缰绳,一纵入云,化作了一条白龙,夭矫纵横,乘云吐雾,纵横天地。

那孙悟空,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抬手摘下了头上金箍,挠了挠被金箍压平了的毛发,就四仰八叉地躺在大地上,看天上群星。

如此一夜,到天将明时,猪八戒又穿上直裰,掩住了口;沙和尚擦干净一身淋漓水,披上了衣裳。白龙又变成了白马。孙悟空默默地拿起金箍,拂了拂毛发,扣在了头上。唐僧翻了个身,醒转过来。

“今日又没有做噩梦!”唐僧说。

“师父是好久没做噩梦了!”沙僧道。

“可不是!”猪八戒凑过来说,“师父,大家都肚饿了,咱们快起身,看去哪里,好化了斋饭来吃!”

2

“悟空!”唐僧道,“你说我怎的不做噩梦了?”

“师父这一路来,人参果也吃了,琼浆玉液也饮了。那是仙家的宝物啊,什么病治不了!”悟空道。

“我倒觉得,是我自修其心,离爱离痴,自然离苦离忧惧。”唐僧喜滋滋地道,“是我修为有成!”

“师父,若你当真修为有成,则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大修行人不昧因果。只看你见妖怪时,战战兢兢,抖似筛糠,便知道修为还不够哩!”悟空道。

“这泼猴!又拿为师做耍!为师须得多念几遍紧箍咒才是!”

“师父莫念!求师父莫念!”孙悟空面如土色,缩背曲腰,“师父饶徒儿这遭,徒儿定然为师父化得极好的斋饭!”

“最好是蘑菇炒面筋盖饭!”

“师父你还贪口吃的,哪里就离爱离痴哩?”

“这泼猴!果然还是要念咒方好!”

“师父,我说来做耍,你千万莫要当真……”

“大师兄啊,”那天晚上,唐僧已经睡着了,沙僧便问,“怎的大家到了夜生活,都纵情声色,只有你呆呆看天哩?”

“那是因为我已经悟了。”孙悟空闭着他的火眼金睛,四仰八叉地躺着,“鸿蒙初辟本无性,打破冥顽须悟空。万事万法皆空,还有什么哩?”

“这猴子,又装了!”猪八戒从三百多个馒头里伸出嘴来道。

“大师兄,你明明随时可以摘了箍儿,却为什么又要给师父看,显得你特别怕紧箍咒呢?”沙悟净接着问。

“我是怕紧箍咒啊!”孙悟空闭着他的火眼金睛说,“怕得很哩!”

“这猴子!就是拿我们耍笑!”猪八戒道。

3

“悟空,我今天想吃香菇蒸饭!”唐三藏不好意思地说。

“晓得了,师父,俺这就去也!”孙悟空道。

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三山五岳,四大部洲,都在孙悟空眼底掠过。但他不在乎了。他站在过更高的地方,灵霄宝殿前,俯视过大地。白云茫茫之下,一切尽收眼底。他每天一个筋斗,都会路过东海、花果山,只要按下云头,便好回去。摘下箍儿,吃他的佳肴美酒,漫山果子。

但是……眼下还是得去找香菇蒸饭。

然后,他回来时,熟悉的一幕又上演了。

“大师兄,不好了!师父被妖怪捉走了!”沙悟净道。

孙悟空赶到了那妖怪洞中,妖怪正在等他。

“这猴子,来得正好!我正要捉了你这猴子,煎来吃了;再蒸了唐僧肉,来个煎炸双拼!”

“你们这些妖怪啊,真没创意。”孙悟空叹气。“唐僧肉嘛,吃刺身也好,吃红烧肉也好,吃炒肉片也好,偏要蒸来吃,还要等捉了我一起吃!”

“孙悟空,你休要猖狂!你可知道,我这洞府施过了法力,什么二十八宿、四方揭谛,都是见不到的!你如今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叫不了救兵了!我又从南海盗得紧箍咒在此!只要我一念咒,你便死了也!”

“念念试试!”孙悟空说。

“@#r$%^^&*……”妖怪念了起来,然后诧异地发现,孙悟空卓然而立。

妖怪再待念时,孙悟空一抬手,将金箍摘了下来。

妖怪瞠目结舌。

4

“俺老孙也让你明白明白。”孙悟空道。

“这金箍戴着,从来不痛。紧箍咒,从来害不得俺老孙。其实这是一出戏,唱给天庭看的。南海观世音想放俺出来,又恐天庭不满,忌惮俺老孙神威,这才编了金箍的故事,又让唐僧念紧箍咒来降我。我师父唐三藏也知这是做戏,每次他一念咒,俺便喊疼,那什么二十八宿、四方揭谛都见到了,回报天庭,天庭才好放心。其实啊,这金箍是观音、俺师父和俺一起演的戏,专要瞒天庭那些细作。”

“也,也就是说,你,你从一开始,就是自由的?”

“正是。”孙悟空道。

“那,那唐僧居然就这样任你自在?不怕你野性未驯?”

“俺老孙从来不是不讲理的。”孙悟空冷笑。“那蟠桃会、闹天宫,哪一桩不是上头亏俺一尺,俺才还他一丈?野性?嘿嘿,那都是天庭那班老头儿忌惮俺的说辞。”

“那,那既然你一开始就是自由的,为何不中途一走了之?”

“唐三藏师父发大愿,救世人,冒大险,赴西天,又替俺担了天大的关系,演这出双簧。俺又怎能亏负于他?”孙悟空淡淡地道,“你真以为俺是只知道挂旗自吹齐天大圣的野猴子么?俺得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是非曲直,俺心中自然分明。信任这种事,可是相互的。是三藏师父的信任,俺才有自由。俺又怎能不替他完这个愿?”

孙悟空抬起手,又将金箍戴上了。

“孙悟空,你怎么又戴上了?”

“若不戴金箍时,俺是孙悟空,是美猴王,是弼马温,是齐天大圣。自在欢乐,岂不是好?然而那是猴性。戴上了金箍,俺便是孙行者。是降妖除魔、保护师父的孙行者。戴上了,才能一门心思地打你们这厮。”

“我看你是紧箍戴久了,奴性了!你这哪叫自由?”

“这你便错了。若是被紧箍咒的疼痛威胁着,便是被奴役;若是俺感念师父为俺遮掩放俺自由的恩德,自己乐意送他取经,那就是自由。天地虽大,俺戴上了,才想得起自己的职责,这才尽性哩!来来来,吃俺一棒!!”

5

“香菇蒸饭好吃!”唐僧道。

“好吃!救出了师父来吃,更好吃!”猪八戒与沙僧一起道。

“嘻嘻,我若不化到上好的香菇蒸饭,师父岂不是要用咒念我!”孙悟空抓耳挠腮。

唐僧看了看孙悟空,看了看他的金箍。

“悟空,既在这个洞里,四方揭谛、二十八宿都看不到我们,你摘了也无妨。都是自己人。大家都晓得的。”

悟空看看唐僧,笑了笑。

“戴着吧,师父。不然你又该做噩梦了。”

“什么?”

“我们都知道的,师父。”猪八戒道,“你刚西行时,做噩梦,梦见大师兄要吃了你。走了这些路途,你才渐渐不做噩梦哩。”

“我晓得,师父虽然代我担了天大的干系,其实心里是怕的。我也是感念师父,所以,戴着吧。安全感的培养须得耗费时日,破坏却容易得很。”孙悟空道,“所以,戴着吧。这箍儿又轻便,又能束着毛发,自在得很。”

唐僧看了悟空一会儿,叹了一声。

“咱们这师徒们啊,着实是……”

“不着急,师父,不着急。”悟空道,“自由是自己的感受,别在意这些皮相细节——为了让天庭那些老头儿放心,咱们还得继续心照不宣地演下去。自由与信任这种事,从来是相互的哩。”

来源:张佳玮写字的地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俺戴上这金箍,才得着纵横天地的任性自由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