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寿螺中国成名史

​​​ 一篇“吃福寿螺感染线虫病”的帖子火遍微博,很多人都问我是真是假。看来时间确实可以淡化一切,十一年前引起轰动的福寿螺,在年轻人眼中已经又变得陌生起来。

所以,我把福寿螺的往事翻出来再说说吧。

福寿螺,名字很中国,但不是中国的东西,是亚马逊河里的。

上世纪70年代,亚洲人开始引进它作为食用螺。为什么偏养它?把它和中国的田螺放在一起你就明白了:一个成年福寿螺,顶三四个田螺那么大,壳薄肉多,产肉率高,又好养,喂点浮萍、白菜就行。

福寿螺比中国本土田螺大很多

福寿螺比中国本土田螺大很多

中华圆田螺(中国人常吃的田螺)与福寿螺的区别

中华圆田螺(中国人常吃的田螺)与福寿螺的区别


据记载,1980年,一位姓黄的阿根廷华侨把一盒福寿螺卵带到台湾,开始了养殖。紧接着,1981年,广东中山沙溪镇也开始引进,飞快蔓延全国。

两岸官方都大力推广过福寿螺。大陆这边是农科院办养殖培训班、媒体宣传致富前景,台湾那边除了这些, 还给福寿螺起了金宝螺、龙凤螺、玉宫螺一堆好听的名字。

但是,台湾农民很快就恶狠狠地把福寿螺改了个名字——“夭寿螺”。这玩意1980年刚到台湾,1982年就在台南成灾了。福寿螺产卵不受水的限制,能爬到岸上产卵,很容易跨水塘扩散。  几年后,大陆也开始有福寿螺入侵的报告了。

台湾水田边上的福寿螺卵。摄影:张辰亮

台湾水田边上的福寿螺卵。摄影:张辰亮

从卵就能看出福寿螺的泛滥程度从卵就能看出福寿螺的泛滥程度

这东西的产卵量也大。在广州,1只雌螺1年可繁殖幼螺325000只(李承龄.福寿螺的生长速度和繁殖力试验[J].植物保护,1995),我2011年在台湾的稻田里,看到满地都是福寿螺。后来在广州的华南植物园水塘中,见水底的大石头们竟然会爬,凑近看,也是巨大的福寿螺。

稻田里的福寿螺。摄影:张辰亮

稻田里的福寿螺。摄影:张辰亮

​福寿螺的食量惊人,食谱也广,几乎到了“见青就吃”的地步。我对这四个字有深刻体会。

我曾经从南方带回两枚小福寿螺,放进北京的鱼缸,这个缸久不打理,水草、藻类全都长满了。结果这俩福寿螺三天就把所有的“青”吃光了,我隔着玻璃看着那大嘴,一口就卷进一团草。连莫斯都被它吃了(莫斯是水生的苔藓,很韧,正常的生物不吃这个),缸里原有的小虾小鱼愣在被强拆一新的空缸里,不知该如何存在。

凭借这好胃口,福寿螺大量取食水生植物,把水稻拦腰咬断。

委屈巴巴的农民捧着田里的福寿螺

委屈巴巴的农民捧着田里的福寿螺

​但是人们没太在意这种苗头,养螺的人越来越多。80年代,福寿螺养殖热一度覆盖了整个南方,连北京、辽宁这些冷得它过不了冬的地方都在养。这类大拨上的特种养殖,多半都要出问题。

90年代,人们开始发现福寿螺的口感并不好,  肉硬,类似牛蹄筋,肉里还经常包着好多卵,卵壳嚼起来卡兹卡兹,如同沙子,要吐出来(吃螺要吐卵的估计也就福寿螺了)。 一些养殖户认为,这样的螺市场前景不佳,放弃养殖。而清塘工作往往又不彻底,大量福寿螺因此进入了中国自然水体。

福寿螺入侵地区.黑色三角是广州管圆线虫病例爆发区

福寿螺入侵地区.黑色三角是广州管圆线虫病例爆发区


虽然福寿螺在农村失去了地位,但当时大部分城市人并不知道,他们把福寿螺当成新兴的食材。在我小时候的北京,福寿螺在餐馆、排挡里很吸引眼球,因为大家都没见过这么大的淡水螺。

辣炒福寿螺当时很流行,和夜宵之王小龙虾有一时瑜亮之势。

2006年,福寿螺在中国最大的负面新闻出现了。

当时北京一家很火的川菜馆,推出一道菜:凉拌螺肉。本来用的是海螺,但是顾客反映海螺贵,而且大小不一。所以餐馆换成了福寿螺。

按规定,螺肉要在沸水里煮20分钟,捞出晾凉。但福寿螺肉煮长了会硬,所以厨师只煮了3~5分钟。

结果,160多人吃了这道菜后,感染了广州管圆线虫。此事轰动全国,那家餐馆又要赔付顾客,又要接受卫生局处罚,最后损失了2300多万元。

餐馆就赔付方案召开的记者会

餐馆就赔付方案召开的记者会


广州管圆线虫不是广州特产,它只是我国学者陈心陶1933年在广州的老鼠体内发现的,所以用广州命名。成虫住在老鼠的肺里,幼虫进入水中,藏在螺体内。

人吃了没熟的感染螺,幼虫就会在体内爬行,进入中枢神经系统。你会感觉头极度疼痛,不能受到任何震动,脖子也变得僵硬,皮肤不碰都会疼。严重的会死。

北京事件一出,福寿螺在全国一夜成名。福寿螺养殖业遭受沉重的打击,更多的螺被倾倒进河湖。北京、上海都禁止了福寿螺的销售,西安也禁止餐馆烹饪半生的福寿螺,但注意,几年后,这些地区就放松了禁令。

2009年,北京对福寿螺的禁令已经略有放松2009年,北京对福寿螺的禁令已经略有放松

昨天有人晒了成都宽窄巷子里买到的“田螺”,我转发并认出它是福寿螺后,很多网友说:“黑心商家竟然卖这种东西!市场监管部门去哪了!”这种批评其实要两说。

我看到,有跑得快的成都记者已经去暗访了,店家一是把福寿螺说成“田螺”,二是说这些螺是河里摸的。这是不对的,首先他欺骗消费者,其次野外的福寿螺安全性不能保证。

但是如果店家明确说,我卖的就是福寿螺,而且有合法养殖来源,那就不能说他是黑店,也骂不着监管部门。因为福寿螺在很多地方从来没禁售过,因为那些地方没爆发过广州管圆线虫病,也就是说不是疫区,没必要禁售。就好比某市出现了禽流感,顶多当地的鸡扑杀掉,没必要全国都不许卖鸡。当地疫情过去后,也可以重新卖鸡。

来源:博物杂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福寿螺中国成名史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