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S7E04:你这个傻子

感觉很不错,这是正义的感觉。或许某一天,兰尼斯特,或许某一天老百姓们会真的称呼你为金手将军。

1

琼恩:犯错的自由

丹妮莉丝对琼恩说:“难道你的子民的生存不比你的骄傲更重要吗”?

Isn't their survival more important than your pride?

第五季第一集里,琼恩也对野人领袖“塞外之王”曼斯·雷德说过一模一样的话。

那时候史坦尼斯要求曼斯屈膝称臣,带着野人为他而战,并承诺在打下临冬城后授予所有野人公民的身份并分给他们土地,否则就活活烧死曼斯。但曼斯依然拒绝了史坦尼斯的提议。当然,琼恩没有像曼斯一样回复丹妮。

但他应该终于理解了曼斯所说的这些话吧:犯错的自由,正是北境所有人毕生所愿。

琼恩复活后有一条暗线:他发自内心地觉得自己不配拥有他所获得的事情(Unworthy)。

上一集里丹妮问他“难道不是人人都喜欢做自己擅长的事吗”?他说:我不喜欢。

他曾在上一季问梅丽珊卓“为什么光之王要选择我?”也对她说过“如果我死去,不要复活我”。

他觉得自己在私生子之战里已经被打败了。他在夺下临冬城后,主动把奈德的卧室让给珊莎,也在这一季离开北境,把别人求之不得的权力交给妹妹。

梅丽珊卓说的对,琼恩是冰,那种沉默,执着,不愿获得一丝自己配不上的光环和荣誉的冰。

2

丹妮:一个坦格利安孤身面对世界

在每集结束十分钟左右的“幕后故事”里,制片人说第一次见面时,琼恩眼里的丹妮就是个“穿着光鲜衣服坐在王座上,名字很炫酷,自称是世界女王的富家小姐”(A rich girl with fancy names sitting in a big chair with a fancy dress on, proclaiming herself the queen of the world).

制片人也说,丹妮眼里的琼恩就是个“一个脏兮兮的粗人”(unwashed barbarian)。而本集这一幕里的琼恩的确有点灰头土脸的:

比较奇怪的一点是,琼恩在两集里从未提及他认识的另一位龙家人,守夜人的前学士伊蒙·坦格利安。琼恩的成熟离不开他和伊蒙学士的那几次对话,丹妮莉丝也一定愿意听到家族里一位智慧、平和的老人的故事。

S5E05里,伊蒙学士听到了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在奴隶湾解放奴隶的故事,曾对山姆感叹她的艰难和孤独:

说完这句话,导演使了个坏,让琼恩傻乎乎地出现在了门口。

丹妮不仅没有家人,她甚至不能在怀孕,三条龙就像她仅有的孩子。所以在卓耿中箭失去平衡的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这个骑着龙来到战场上的女王,其实孤独极了。可能也正是这个原因,第七季开播前还无比反感这姑侄俩任何可能的我,现在竟然有点希望她们在一起了。

扮演两个角色的演员此前一直被认为演技相对一般,但他们在几场对手戏中都难能可贵地表现出色,而且化学反应奇佳。丹妮的强势和面对龙晶时的震撼,琼恩的真诚和矛盾,他们在岩洞里对立,却好像也深知只有对方才了解自己,这就是我们期待的冰与火之歌。

在龙石岛的海滩上,琼恩信任地看着丹妮,告诉她应该“Build the world that's different from the shit one they always know.” 而上一季里,丹妮也说过类似的话:

和我一样曾经排斥两个人在一起的朋友,也该做好心理准备了,因为剧集已经开始了这样的铺垫。对于洋葱骑士(熟悉了龙石岛气氛的他又变得能说会道起来)的提问,琼恩说他只是觉得丹妮“心灵美”(She has a good heart),结果被洋葱骑士调侃说“我发现你喜欢盯着她的‘美好心灵’看”。而当琼恩在丹妮和弥桑黛谈话时出现,弥桑黛也用一种奇怪的表情看着丹妮。(这不是他们之前聊灰虫子的画面)

要知道,丹妮和弥桑黛几乎是无话不说的。而琼恩好像也只和自己心爱的女人才会去洞里。

另外,“弥桑黛是内奸”的理论最近呼声很高,丹妮莉丝的预言中也的确还有一次“为了爱”的背叛。但我们还是需要未来更多的证据来佐证这个理论。



3

艾莉亚: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缝衣针是罗柏、布兰与瑞肯,是母亲和父亲,甚至是珊莎。缝衣针是临冬城灰色的墙垒,是城中众人的欢乐。它是夏天的雪花,是老奶妈的故事,是心树的红叶和吓人的脸庞,是玻璃花园中温暖的泥土气息,是将她房间的窗户吹得嗒嗒作响的北风。缝衣针是琼恩的微笑。他总爱弄乱我的头发,叫我“我的小妹”。

艾莉亚终于回到了临冬城,回来的第一件事果然是来到奈德墓前。史塔克家族的成员里,她在故事开始后和奈德对话最多,也只有她和珊莎亲眼看着奈德在贝勒大教堂被斩首。

奈德的石像不像奈德,因为记着奈德模样的人都没能活着,就像她对门卫说的那些熟悉的名字:罗德利克爵士,鲁温学士都没能活着。64集之前她和布兰在临冬城追逐嬉戏,而如今的布兰却像另一个人。临冬城还是临冬城,冰原狼的旗帜依旧静静挂在城墙上,但其余的一切都变了。

如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她在外头,奈德在里头。

艾莉亚和门卫的类似对话,其实第一季也发生过。


我也好想见琼恩,还有布兰和瑞肯,还有母亲,甚至珊莎……到时候,我会像个真正的淑女一样,亲吻她,请求她原谅。她会喜欢的。

唯一能让艾莉亚稍感熟悉的,就只剩珊莎了。姐妹俩见面时,想必很多观众都担心她们会为某件小事习惯性地争吵起来。还好没有,只有坦然、理解、拥抱和微笑,这让你觉得她们就算再被小指头挑拨也没事了,因为她们已经足够成熟。

这种温暖也不是没有杂音,第一集里剧集特意借小指头之口提醒观众:布蕾妮曾战胜过猎狗,也许就是为了铺垫这一集布蕾妮被艾莉亚打败(或者说势均力敌?)。除了突出艾莉亚惊人的战斗力,这可能也让珊莎更没安全感了吧——这不是因为她对妹妹的不信任,而是她对艾莉亚的不熟悉,她的妹妹在变成一个杀手。

相信她们都会记得奈德的话。

如果你仔细看布兰将瓦雷利亚钢匕首交给艾莉亚的一幕,你会发现布兰脸上那一丝微妙的表情。布兰说他知道一切,他也在闪回中看到过未来的事情(巨龙飞过君临上空)。在那一刻,他像是在犹豫,也好像有一点自责,也许他已经看到了艾莉亚在未来的某一刻,用这把匕首杀掉某个人的场景了吧。这自责不会是因为艾莉亚杀死的是他们亲近的人(也一定不会是珊莎),而是他已经看到过很多次艾莉亚杀死别人的瞬间,不希望自己的姐姐变得更冷血吧。

4

珊莎:Lady Stark

托曼不过八岁,看到他不禁令她想起自己的小弟弟布兰。他们两人同年,但布兰此刻人在临冬城,半身不遂,幸好性命无恙。

珊莎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换取和他重聚的机会。

琼恩死在过黑城堡,原来的布兰和夏天一起死在了三眼乌鸦的洞穴,曾经的艾莉亚也死在布拉佛斯无面者的黑白之院了,加上瑞肯、罗柏、凯特琳和奈德,其他的史塔克们都“死”过一次了,只有珊莎还活着,遍体鳞伤,但依然活着。

珊莎看了一会儿艾莉亚和布蕾妮的比武(那简直是剧集最棒的一场动作编排了)后转身离开,毕竟她上次见到艾莉亚时,她还只是个活蹦乱跳,用木剑和西利欧练习的小姑娘。珊莎也许在这一刻才真的意识到,之前艾莉亚所说的“名单”是真的,她的妹妹真的变了。她与布兰和艾莉亚重逢,却好像在短暂的温暖后再次失去了她们。

珊莎也在变成真正的领袖,上一集里丹妮高高在上地要求琼恩屈膝,瑟曦在用最狠毒的方式以牙还牙,只有珊莎走在临冬城里问沃尔肯学士:

我们的粮食够过冬吗?

她坐在临冬城深处的房间里,翻阅账本和记录。曾经珊莎是狼家最不像史塔克的孩子,现在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那句“凛冬将至”。艾莉亚说得对:史塔克夫人的头衔很适合她。

It suits you, Lady Stark.

我爱今天的珊莎,谢谢凯特琳和奈德,谢谢布蕾妮。
5

布兰的无序世界

梅拉说那个布兰·史塔克在离开山洞的时候就已经死了,这一点我在之前联客的播客上也提到过。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听听。

也希望你能读读我在上一集评论中翻译过的《梅拉黎德之歌》。读过那段文字的朋友,这周一定会有不同的感受。

改变布兰,或者杀死布兰的,不仅是三眼乌鸦、森林之子、夏天和阿多相继的死去,也是在那之后布兰在短暂的时间里经历了历史上的太多重大事件。

第六季第六集开始刚逃出来的布兰脑海中闪过千种画面,有疯王烧死布兰的祖父,有詹姆弑君,自己坠楼,奈德被杀,甚至当时还未发生的野火爆炸,和巨龙飞过君临。

现在的布兰其实经历了长过一般人若干倍的生命,目睹了比伊蒙学士还要漫长的历史,他太难表现得像个孩子了。

布兰也说,自己看到的还都是碎片,他还不能把一切串联起来。这也许就像一个藏书众多,却没有分类的图书馆。也许穿越时间和空间去理解这一切,需要像电影《降临》里一样的语言。也许当他掌握了这一切,就能和活了千年的异鬼交流,甚至了解他们的目的。异鬼对布兰的惧怕,也许正是因此。

本集之后,制片人也已经证实,森林之子龙石岛岩洞中的符号,正是此前几季里异鬼将杀死的人分尸后所摆成的图案。而我们也已经知道,异鬼正是森林之子制造的。



布兰抛弃自己的身份去做三眼乌鸦,在书中也许早就有所铺垫,布兰是奈德的孩子里,最不强调自己“史塔克”身份的人。珊莎是贵族小姐,罗柏是临冬城主,艾莉亚固然没有高高在上,但她不时会提醒自己“我是临冬城的艾莉亚”,布兰却很少这样做。他善待黎德家的姐妹,也不觉得自己好过佛雷家在临冬城的两个孩子。下面这段话,是书中他极少数想到自己地位崇高的时刻,也只是为了让自己勇敢。

从前在临冬城,珊莎告诉他,如果躲进被子底下,黑暗中的恶魔就找不到人。现在他差点这么做,随即想起自己是个王子,几乎就要长大成人了。

很少强调自己是史塔克的布兰,曾经梦想成为骑士的布兰,最终抛弃了对个人生活的追逐与梦想,成为了三眼乌鸦,这真让人悲喜交加。

他依然在与凛冬战斗,在另一条战线的最前方,孤独地战斗。史塔克的孩子们都变了,但他们都没忘记“凛冬将至”,借用波德说给布蕾妮的话说给他们:

凯特琳·史塔克会为你们骄傲。

6

怒火燎原

丹妮骑着卓耿用龙岩吞噬塔利与兰尼斯特的士兵,也复制了她祖先“征服者”伊耿在河湾地区活活烧死近4000人的“怒火燎原”,那也是伊耿征服期间最重要的一战。曾经高庭的拥有者园丁家族也就此覆灭,管家哈兰·提利尔向坦格利安投降,提利尔家族才就此拥有了高庭城堡和河湾地区的统治权。

而射伤卓耿的弩炮,也曾在多恩战争期间杀死过伊耿的姐妹雷妮丝的龙米拉西斯,长铁箭穿过米拉西斯的眼睛,米拉西斯从空中坠落,和骑在他背上的雷妮丝一起死去。

本集的导演 Matt Shakman 是第一次执导《权力的游戏》,本集也是剧集历史上并列最短的一集。但他依然在50分钟里穿插了密密麻麻的故事。即使故事在第40分钟结束,这也是精彩的一集。但此后我们还看到了一场燃爆了的战争!除了龙焰带来的壮观视觉效果,导演10分钟的时间里也展示了大量的信息:

多斯拉克战士果然证明了自己的战斗力,但兰尼斯特的军队在龙焰和蛮族面前也没有完全慌乱。

汽油弹一样的龙焰也许是对火最好的实现方法。龙和多斯拉克的镜头总是伴随着坦格利安的音乐,而提利昂(他的每个表情,都像在做我们观众情绪的代言人一样)在山丘上看着挣扎的兰尼斯特士兵时,《卡斯特梅的雨季》也在背景中响起。

山姆的弟弟狄肯·塔利单纯而英勇,不像自己那个陈腐刻板的老爸。波隆狡猾而狠辣,他的金子掉在地上那一刻我简直为他难过死了。

这场战争让我们看到了最好的詹姆。其实一直以来对詹姆言传身教影响最多的都不是泰温,而是“佛晓神剑”亚瑟·戴恩。

詹姆从不想作领主或者权术家,成为亚瑟戴恩才是他的梦想。命运用一种近乎讽刺的方式捉弄了他,给了他保护一座城市和这里平民的机会,却也让他成了“弑君者”。

詹姆也不是没有做过错事,他将一个孩子推下高塔,是剧中人物最没有人性的瞬间,但他此后的改变和自我救赎却成就了反差最大的人物曲线。如果说琼恩和丹妮的故事是人与世界的矛盾,小指头的故事是人与人的矛盾,那么詹姆的故事就是人与自己的矛盾。马丁说,这是他最喜欢的故事类型。

詹姆与瑟曦的关系,对他们的意义是不同的。对詹姆来说,这简直就是真爱。但对瑟曦这更像一种“自恋”,据说这是双胞胎乱伦案例里常见的心理状态,她的自私让她觉得只有自己的孪生弟弟配得上自己。所以詹姆从没有和瑟曦之外的人在一起过,瑟曦却在詹姆离开后就“退而求其次”和堂弟兰塞尔·兰尼斯特发生了关系(当然在书中还有兰尼斯特家族之外的人)。

詹姆是个远比瑟曦单纯的人,所以他才会总像个大哥一样善待提利昂,所以他才会拿着长枪冲向巨龙,就像故事里英勇的骑士会做的那样,就像瑟曦永远不会做的那样。那一刻他也许想起了自己听过的故事,也许想起了自己被亚瑟·戴恩封为骑士的瞬间,那一刻他就是个傻瓜。

You idiot. You idiot. You f**king idiot.

尽管被丹妮奇袭了运输粮草的车队,但在这之前,蓝道·塔利已经告诉詹姆:所有运送金子的马车已经抵达了君临。还钱给布拉佛斯铁金库后,瑟曦应该会像对方承诺的那样,得到一笔更大的借款来统一维斯特洛。

提利尔家族的族训是“生生不息”,Growing strong,然而现在玫瑰家的人都死了。“兰尼斯特有债必偿”比狮子家的族训还有名气,但也许下一次,瑟曦真的再也做不到“有债必偿”了。

7

理论粉碎机:异鬼不会“从海上绕过长城”

最近有很多人用一张片头的截图,证明“长城附近的海面结冰了”,异鬼会从海上绕过长城。

最近有很多人用一张片头的截图,证明“长城附近的海面结冰了”,异鬼会从海上绕过长城。

但这个理论也忽略了一点:长城阻挡的不只是异鬼的脚步,也阻挡了异鬼的魔法,至今从没有尸鬼在长城以南复活,第一季里袭击莫尔蒙和琼恩的尸体,也是在回到黑城堡之前就变成蓝眼睛的。

长城是剧集在第一季第一集第一个镜头就建立的概念,这个保护了维斯特洛上千年的屏障,如果是被“绕过”的,实在有点太 Unworthy 了。而且这一季片连凯岩城和高庭的开场动画都没有设计,又怎么会在长城给出这么大的剧透呢?

随着长夜的到来,厄索斯大陆也不会幸免于难(参考阅读我的另一篇答案),到那时,狭海可能会被冰封,但这绝不是异鬼越过长城的方法。无论实际意义还是象征意义,长城都必须倒塌。

对了,那个分集剧透是真的,但是强烈建议大家别阅读,也希望知道的朋友别传播。

《权力的游戏》S7E03: Hello, Sansa.

《权力的游戏》S7前两集的细节与瞬间:四封信,独眼巨人,冰封的海

《权力的游戏》S7E02:那不是你

《权力的游戏》S7E01:北境永不遗忘

来源:圣狗子 微信号:ishenggouzi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权力的游戏》S7E04:你这个傻子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