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失败者到模范企业家,日本色情产业大王是如何炼成的?

作者 | 边逸

来源 | 乐视财经(ID:leshicaixun)

你能想象吗?一个色情网站的创办人被邀请去给哈佛大学的本科生做演讲,演讲的主题还与企业的社会责任和美德有关。但是这种事情在去年12月份确实发生了。当时,美国许多知名的私立大学都给成人娱乐大亨圭之龟山发了邀请函。

数年之前银行都拒绝贷款给龟山,他的许多生意被冻结,龟山一度被所有人唾弃,但是现如今他已经被奉为互联网先锋,有一些人甚至把他看作楷模。他现在拥有一个不断发展的媒体和技术帝国DMM.com(DMM是一家面向成年男女提供成人服务的品牌)。这家公司是以提供色情内容起家的,但是现在已经发展成为一个拥有众多公司的大集团。这家公司的成功也使龟山成了日本最富的人之一。

数年之前,龟山得到了日本著名电影制作人北野武的信任和支持,北野武同意在广告中为龟山新创建的小公司代言,此后这家小公司获得了更多的代言和支持。去年12月份,日本庆应大学的学生们邀请龟山分享他在非洲的投资以及他如何支持年轻的企业家创业的故事。

一个月之后,日本最著名的杂志《文春在线》专门在其官网上给龟山开辟了专栏,让他分享其在育儿和人际关系方面的经验。在今年4月份,日经新闻对本国的大学生做了调查,调查发现,龟山被评选为日本最受欢迎的100位雇主之一,其排名比IBM和谷歌还要靠前。

在一次访谈中,龟山面带微笑地谈起了自己的家庭、财富以及给他带来财富的商业伦常。他说:“我们通常都喜欢尝试新鲜的事物,因此,人们会认为‘我在哪方面工作,有趣的事情就会在哪方面发生’。就如有人推测,‘我接下来会做什么呢?不会去发射火箭吧?’”

龟山在其位于东京办公室的背影照(照片中的他把自己的正脸藏起来,原因称是为保护自己的隐私)

目前,运营商在线销售成人视频已经得到了大众的接受,但是日本对于这种色情内容的看法却是相反的。这一点可能非常奇怪。更重要的是,现在龟山的商业已经包含众多的电子业务,包括货币交易平台、视频游戏、在线英语学校以及太阳能农场等。2016年龟山的公司销售总额达到了17亿美元,色情内容销售总额的占比已经低于三分之一了。

位于东京的咨询机构Kiseki Keiei Risya的主管石原昭在去年召开的初创公司讨论会上见过龟山,他表示,现在人们已经开始意识到龟山是多么聪明的一个人。龟山非常有远见,他使用金钱的方式是非常聪明。

DMM公司总部的内部办公场景。

龟山现年56岁,已经结婚并育有2个孩子。他的山羊胡须短而粗,身着单色并不显眼的T恤。根据龟山首次公布的财务数据以及基于目前DMM公司营收计算的彭博亿万富翁指数和对DMM公司的控制权,所拥有的这一切让他的身价高达35亿美元。

有意思的是,作为日本财富排在第九位的富豪,龟山每天骑着自行车去上班。

龟山称,数年之前他就开始接受媒体采访了,目的就是为了打碎那些说他是地痞无赖之类的流言。但他仍然不愿意让自己出现在杂志或者网站上的照片清晰可见。他会要求编辑用卡通人物遮挡他的脸。他称自己之所以这样做就是为了保护自己的隐私。

DMM总部摆设的一些宣传册。

龟山表示,过去30年间他资助色情作品的制作,但是他从未涉足成人电影,而且他也不看自己生产的电影。对他来讲,色情作品是非常熟悉的东西,是一种售价比制作成本高很多的东西,与其它商品没有什么差别。

龟山说:“我没有涉足成人电影业务的主要原因是我也是成人电影的粉丝。但这也值得尝试,一旦我有钱了,我就想尝试做一些其它方面的事情。”

1980年代末,龟山在发现自己没有钱资助拍摄非成人电影之后,他就开始生产制作色情电影。到1998年,他开始创办第一家提供色情视频服务的网站,也是在同一年奈飞公司也开始通过邮递服务租用DVD。但是不久DMM就成了日本最大的色情电影制作公司。

过去10年间,有超过100万的互联网用户,通过付费方式观看龟山提供的色情视频。正当许多眼球盯着他网站的时候,他却开始寻找其他能够吸引多数男性观众付费观看的东西。

根据营销公司Forex Magnates报道,2009年,龟山收购了一家处在垂死边缘的在线股票经纪公司,在投入近1亿美元之后,龟山把这家经纪公司变成了日本最受散户投资者欢迎的外汇投资平台。这使DMM成为另一种拉斯维加斯,能够满足人们一些基本的占有欲:性和金钱。

一名员工在DMM的工作室使用Photoshop做图。

龟山的一些非常棒的想法都获得了成功,其中包括一款名为Fleet Collection的视频游戏。通过名为Kame-Direct的在线提交窗户,任何人都可以向龟山提供新的产品或者业务。最近,龟山去非洲度假,他突然决定收购卢旺达软件开发公司以及卢旺达境内最大的电子支付公司。

龟山从来不公布他的盈利状况,但是他表示,在DMM不上市的情况下,他仍有足够的资金来支撑所有的新业务,除非是他想基于日本动漫人物形象,建立一个非常大的游乐园。他说:“你们想象一下,如果我要建一个迪士尼乐园,人们会说什么?”

DMM公司每年的营收增速大约在30%左右,成人娱乐的收入在该公司总收入中的占比越来越小。DMM网站的注册用户高达2700万,这基本上是龟山开展其它业务的基础。其它业务与这个网站之间的联系程度到底有多深,至今无人知晓,就像一个被深深隐藏在暗室中的秘密。

今年3月份,龟山让他的2000名员工搬进了新建的总部大楼,这些员工的工位占了总部大楼5个楼层。总部大楼的大厅的布景以亚热带深林为主题,有一头栩栩如生的师子,墙上是珍稀鸟儿跳动的画面。虽然说龟山并不喜欢这种场景,但是他的一个手下说服了他,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招聘工具。

龟山说:“我讨厌这种场景,但是如果它真的有用,就很棒。如果它没用,我们就会尝试其它的风格。”

去年,一位色情视频制作人因为被指控使用假合同迫使至少一名女性从事色情表演,导致这位制作人被捕。此后,色情行业的劳工使用就处于更加严格的审查状态。虽然DMM并没有牵涉其中,但由于它是日本最大的成人娱乐购物平台,批评人士称,龟山应该为色情行业的不规范承担一些责任。

位于日本东京反对性交易的非盈利组织Lighthouse的负责人Shihoko Fujiwara表示,针对一些女性被强迫进入色情行业的问题,DMM这家公司对此选择性地忽视。

龟山则声称,DMM公司资助的电影从来没有强迫女性从事色情行业,一旦发现有人投诉某部色情电影强迫女性,这部电影就会被从DMM网站上移除。他还称,在过去近30年的成人视频制作期间,DMM一直与警察站在一起。对于色情制品是否存在剥削女性这个问题,龟山承认,他不太确定。

龟山说:“我并不认为我们目前做的每件事情都是对的,但是在这个行业我们做的比大多数公司做得都好。如果我的女儿告诉我说她想做成人电影里的女演员,我会告诉她‘等一下,做女演员是有风险的,你要想好之后再做决定’。”

龟山在日本加贺市海边的一个小镇上长大,他的父母开了一个卡巴莱餐馆。在这个餐馆里男性只要付钱就可以享受到女服务员的陪伴,大多数人都希望吃饭的时候有女佣相伴。这个餐馆不是妓院,但是离成为妓院也不远了。这些女服务员就住在餐馆里,他们在一个饭桌上吃饭。龟山说:“在这种环境下成长,我学会了不去歧视,没有偏见。”

DMM内部的一个工作室。

在1980年,辍学之后,龟山表示,他考虑过许多工资还不错的工作。其中还有一段危险而短暂的经历,就是在一个同性恋俱乐部作一个半裸的舞伴。曾经,他还尝试过在一家医院清洗尸体。

终于在他20多岁的最后几年,龟山拥有了好几个影棚可以对外出租。但当日本的色情大片在他的家乡上映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的生意好景不长了。

为了生存,龟山决定不再把影棚出租,而是试着自己制作电影。于是,他在一个空白的超级大的市场空间开始建立自己的色情工厂。他用数千个家庭录像机,来拷贝母带,日夜不停。

他通过给一些商店提供难以抵挡的好处,来让这些商店出售他的视频。他说:“这一箱有100盒录像带,你卖出去多少给我多少钱就行。”通过这种方式,他没有找其它销售员帮忙。而且由于观看录像带的人很少会抱怨片子的质量差,所以没有卖出去的录像带还可以重复使用。

龟山的另外一个好想法是使用现金出纳机。这种机器看起来很像一台电脑,他免费把这种机器送给客户,以换取销售数据,这使他能够追踪到喜欢日本色情视频的客户。

龟山的最大创新就是利用互联网,这在1998年并不是一个很明智的决定。那时候,DVD还是新鲜事物,当时日本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的家庭联网。

在早期涉足互联网,让龟山能够扩展自己的商业势力,后来互联网的发展把整个色情行业翻了个底朝天。现在DMM网站在日本每年销售的成人电影总额在5亿美元左右。

成人电影发行公司XBIZ的创立人Alec Helmy表示,在他所处的时代,龟山所做的事情,美国的一些公司都没有做到。他冲出了DVD时代,主动拥抱互联网,并开始主导日本整个色情行业。

庆应大学的学生去年12月份邀请龟山做关于企业家社会意识的演讲,部分原因就是龟山的坚韧性格。他们问龟山为什么能够想出这些新的想法,并有自信把这些想法付诸实践。一个学生问龟山如何能够创业,同时为社会做贡献。龟山的回应是:“刚开始我创业的时候只是为了能让一家人填饱肚子,并不是为了解决全球的饥饿问题。”

在被问及他的人生哲学时,他尽量用一句简洁的话来概括表示:“我希望自己能够思考,‘我希望我今天的缺点能够比昨天少一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从失败者到模范企业家,日本色情产业大王是如何炼成的?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