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今天来看,Airbnb的创业故事,总是戏剧化得特别适合拍电影

作者:阑夕

直到今天来看,Airbnb的创业故事,总是戏剧化得特别适合拍电影。

十年前,两名在旧金山工作的创始人因为经济状况窘迫,希望找到可以分摊房租的室友。

当时正值当地有场科技峰会,酒店预定人满为患,他们就在网上发广告,说为短期租客提供充气床垫和自制早餐,只要80美元。

三个「床位」马上售罄,以及很多邮件纷至沓来、问他们有没有在其他城市提供这样性价比优越的服务。

这个时候,Airbnb值得经营的想法已经被坚定了下来,但是两人依然缺钱,于是不得不在一边开发网站的同时,一边鼓捣副业养活自己。

此时正值美国大选,他们想的主意是批发了许多小袋麦片,然后分批装进两个独立的包装盒里,一个是「奥巴马麦片」,一个是「麦凯恩麦片」,标价40美元一盒拿到网上销售,竟然卖掉了500多盒,筹到了2万多美元。

为了把资金留给创业项目,他们甚至缩衣节食的在大选结束之后把库存的麦片当作自己的餐食,因为「奥巴马麦片」卖光了,所以他们吃的都是「麦凯恩麦片」。

时来运转的机会在于,硅谷的传奇投资人保罗·格雷厄姆见了他们,虽然格雷厄姆后来也写文章回忆当时并不相信这个疯狂的商业模式可以成功——「怎么会有人会分享自己的卧室给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呢」——但还是邀请他们加入了YC训练营,因为这两个年轻人竟然可以说服人们掏出40美元去买一个价值不过4美元的麦片包装盒,搞不好真的有本事把颠覆常规认知里的不靠谱项目。

从此人脉豁达、通道光明。

当然,也有知名的VC错过了这个项目,比如名望出众的Fred Wilson,拒绝参与Airbnb的天使融资,结果后来脸疼得不行,专门去eBay买了一盒「奥巴马麦片」放在办公室,用以警示和自嘲自己的短浅。

Airbnb在发展初期解决流量增长的一些手段也很聪明,它的工程师专门针对Craigslist——分类信息网站的鼻祖,58同城、赶集网的师尊——写了一个爬虫,凡是那里有用户提交房屋出租的信息,系统就会自动给他发一封邮件,表示希望在Airbnb看到这套房源。

因为这种双边市场在冷启动时供应端的重要性远远大于需求端——没有服务哪来的用户——所以这种对于Craigslist的撬墙角行为是立竿见影的,而很多房东在Airbnb获得更高的出租效率之后,也愿意留存下来,成为持续性的忠诚用户。

再就是Airbnb开创的专业摄影增值服务,这是由于很多房东缺乏产品观念,本来很不错的房子,但是胡乱的用手机拍照入库,很难获得租客的青睐,从而降低了平台交易的概率。

于是Airbnb索性从摄影网站招揽了兼职的专业摄影师,让他们去个房东出租的房屋进行拍摄,其中产生的成本大部分由Airbnb从佣金利润里支付,虽然压力巨大,但是收益同样丰盛,因为专业级的摄影作品让Airbnb的房源在展示上真正有了它所引以为傲的特点:温馨、家常以及个性化。而且第三方摄影师预先为房子拍照,同时也等于对房源的真实性做了一次背书。

无心插柳式的,Airbnb在今天也是全球最大的摄影师兼职平台之一,遍布全球的数以万计的摄影师都可以在这里挣得外快。

而在2014年,Airbnb也发生了迄今为止最严重的一场公关危机,一名房东发现自己的房子被一名租客洗劫一空——包括过逝亲人的遗物都被拿走了——甚至还留下了带有恶意的「谢谢款待」字条。

Airbnb的客户服务程序没有及时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于是愤怒的房东把事情捅给了TechCrunch,这是美国最大的科技创业媒体,报道一经发出,立刻轰动全网。

在狼狈不堪的应对里,连保罗·格雷厄姆都不得不出来替Airbnb这个嫡系项目辩解,认为TechCrunch是在故意搞个大新闻,有意煽动房东拒绝Airbnb的善后请求,而时任TechCrunch主编的迈克尔·阿灵顿马上也炸了,表示「你他妈投的公司出了傻逼问题,这他妈的怎么成了我的错?」

这场事故永久的改变了Airbnb的运营政策,使其开始注意构建基于共享经济的制度保障,很快它也找到了保险公司合作,推出了无条件的、适用于每一笔订单的保证金条款:房东可以获得最高100万美元的损失赔付。

当然,时至今日的Airbnb,最为烦恼的事情已经到了另一个层面,也就是和Uber类似的处境:如何平衡它和地方政府以及酒店势力之间的关系,前者质疑Airbnb影响税收,后者更是抵制Airbnb的每一次入侵。

目前,加州在立法方面的动作仍然是相对最快的,主流的呼声在于,短租可以合法化,但是需要限制出租时间,比如一年一间房屋不得短租超过80天,否则就应当成职业房东看待,正常收税。

依然任重道远,不过剧本注定精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直到今天来看,Airbnb的创业故事,总是戏剧化得特别适合拍电影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