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朋友对我说过一个他巨爽的经历

@河森堡 :

有一个朋友对我说过一个他巨爽的经历

他听力一直不好,耳朵深处时常会感到痒痒,那种蜇人的痒痒,就在耳朵眼深处,小拇指够不着,棉签蹭也没用,给他难受的直咬牙跺脚,除此之外他的听力似乎也开始出现问题,听东西会丢失细节。

在别人的安利下,他去医院清了一次耳朵。

当时医生把他耳朵扒开看的时候忍不住说了一句:“哎呀...” 然后就用镊子伸进去夹,镊子尖凉飕飕的,刮在耳道上很解痒,没一会他就觉得耳道里好像什么玩意被夹住了,随着医生的手一拔,我这朋友就觉得他的耳道里有一坨特长特粘还很烫的玩意被从耳道的最深处扯了出来,之前那种蜇人的痒痒就好像被顺带着撕了下来一样,一下就消失了,只留下轻微的灼烧快感,紧接着他就觉得自己耳朵里呼呼灌风,凉飕飕的,周围所有声音都立刻大了八度,刚才医生还“轻声细语”的,这一下子以后他都觉得医生在和他嚷嚷,所有声音听起来都清晰极了,高音甜,中音准,低音沉。他爽的直想在大街上做侧手翻。

我听了以后也爽的双脚握拳,不过他一脸遗憾地说,这种感觉一辈子恐怕只能体会一次。我更遗憾,一次都没体会过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一个朋友对我说过一个他巨爽的经历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