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吧里的人

作者:gan alession

讲个真实的事情。

04 年我大学毕业,去上海闯天下,年底我父亲被查出肺癌晚期,没办法辞职回家专职照料家里。05 年底,父亲去世。悲痛之余还需要生活,去外地是不可能了,留母亲一人在家我不放心,我们那个三线城市又没有对口工作,游荡到了快过年,我朋友找到了我说你不如一边在我网吧里做一边找工作,我忙没时间料理网吧,交给你管了。每个月几百块钱,包吃,至少不在家吃闲饭。谁知道这个工作竟是我学了 4 年计算机后做的最后一份与计算机有关的工作……

以下,说些趣人趣事吧,我在那网吧里工作了将近 10 个月,趣人趣事还真不少。

1. 坐在角落里的烟囱

06 年开始,劲舞团大行其道,网吧里啪啪的敲空格的声音。我顶烦每天不停按键拍空格的顾客,但做为网管也不能驱赶顾客,只能当作没听见。

从 4 月分开始每天下午 1 点半左右会有一个矮矮胖胖的女孩过来上网,每天都坐在角落里的 31 号机器。她 20 几岁,个子不高,一米六左右,横截面比较宽阔,估计体重不会低于 160。短头发,大眼镜,有些龅牙。

每天一点半她都会来,每次来都是押 10 块钱买一瓶可乐和一包红梅烟,每天消费大概 20 块左右。

每天她都在 31 号机,然后玩劲舞团。

每天 4 点左右她都会趴在桌上哭,哭的很伤心狠伤心。第一次听到她哭我吓了一跳赶紧跑过去问她什么事情,她摆了摆手,依旧趴在桌上哭,桌上是好几张劲舞团充值卡。

每天 6 点她准时走,地下是一堆红梅烟的烟头,桌上散落一片劲舞团充值卡和一瓶空的可乐瓶。

从 4 月到 5 月,每天如此,我已经习惯了她在 31 号机,她 5 个小时抽完一包红梅烟,喝一瓶可乐,哭一阵,我有时候还刻意的帮她留 31 号机,因为在角落里,很多小子都喜欢在那台机上看黄网。

扫地阿姨说为什么 31 号机每天有那么多烟头?难道坐在那的是个烟囱?于是,网吧里狠多熟客就管那个短发胖胖的女孩叫烟囱了。

6 月份的一天,傍晚,她哭过了,烟头一地,可乐空了,我算着她该下机的时候,进来了一男一女两个中老年人,男的腿不太好,女人搀扶着他。他们明显是找人的,但我无动于衷,现在学校还没放学,网吧里没有未成年人,随便他们找。他们在网吧里转悠了一阵,然后走到 31 号机旁边,女人扑通往地下一跪,眼泪刷刷的流下来哭着说:闺女,不能再玩啦!

那天是我看到烟囱的最后一天,我一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烟囱每天都会哭,为什么有两个人跪在她面前。

后来我认识了刘兵,一个无业啃老族,半专业的劲舞团玩家,烟囱的隔壁邻居。

烟囱的父亲是个残疾人,在残疾人工厂做事。母亲是间歇性神经病,不发病正常,发病就是神经病,也没有什么安稳的工作,东家做三天西家做两天,吃着残疾人低保,家庭算是清苦吧。

烟囱沉迷劲舞团,将他父母辛苦存下的几万块钱定期存折偷出来,买了很多劲舞团的衣服和翅膀。她每天在劲舞团里凭借着一身豪华服装和风骚的舞技能在短短一两个小时内泡到异性,一旦聊的不错就帮人家买衣服买翅膀什么的,然后人家自然要开摄像头看看,一看她又胖又丑自然就删除好友 QQ 下线。她似乎还有些遗传她母亲的精神疾病,一言不合就趴在桌上哭一回。然后就结账下机明天继续。直到有一天她父母发现钱没了,找到网吧来,才有下跪那一幕。

听完刘兵说的故事,我唯有扼腕叹息,别无他法。

2. 台球厅的伟老板

我朋友的网吧在一个很老的小区边上,小区里都是一些 15 年 20 年的老旧楼房,没有物业,两条马路贯穿小区,马路边就是一些门面,其中一间小门面是个台球厅,台球厅老板叫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所有人都喊他伟老板,但刘兵说伟老板不姓韦。

伟老板每天夜里来包夜,他身材修长,长发,笑起来有一种飘逸的魅力。伟老板的特技是嘴炮技能满级,天赋全满。

他热衷于传奇,每天夜里都在战斗,一边战斗一边还做解说。那年头还没有直播,要不然他指定是红人。他解说风趣幽默又不失理性,每天他开干的时候周围就有一圈人看他打传奇。伟老板说传奇玩的好就两点,第一是网速要快,第二是外挂要调的好。于是他总喜欢做 1 号机和 7 号机,他说这两台机器离着机房最近,网速最快。

我朋友很讨厌伟老板,因为很多人不上机都围在他旁边听他吹牛 B 解说,这样影响他的生意。我却很喜欢,听他解说的确很风趣。伟老板的传奇号每天都是红名,他每天除了杀人就是杀人,除了 PK 就是 PK,他的战士走位无比风骚,每次把人打飞都听见周围一片叫好声。

隔三差五会有一个漂亮的小姐姐会来找伟老板,有时候带的是宵夜,有时候带的是早餐。小姐姐面容姣好,体格风流,举止风骚,眉目之中万种风情,比之杨幂不遑多让。更兼之身材性感,大的大,小的小。每天她来找伟老板我都会流口水流好久,她有时候会坐在伟老板旁边,点一根烟,无限温柔的看着伟老板玩传奇,有时候会趴在他身后的椅背上看,有时候会发一根烟给我,拿出一张一百块,然后无线妩媚的冲我一笑,“帅哥,帮伟伟冲 100 会员费”。

当然,伟老板根本不 CARE。我有一次问他经常来的那个美女是伟老板娘嘛?他说哪个?我说就那个送锅贴给你的啊,他说哦,不是,屌女人无聊的一 B。

我从来没见过伟老板对小姐姐有什么好脸色,有一次大概是沙巴克没守住,一巴掌把小姐姐手中的锅贴掀翻了,冲她吼道:给我滚!小姐姐跑了出去,没过多久又走了进来,脸上带着泪,依旧安静地坐在伟老板旁边看他玩传奇。

我知道,小姐姐是爱着伟老板的。

我离开那个网吧的时候,伟老板的台球厅已经关门了,他每天还是会来包夜打传奇,小姐姐也经常来,他隔三差五的还会对小姐姐吼,从来没有好脸色,但小姐姐依旧爱着他,深深的爱着。

3. 酒驾司机

那个司机每天都是夜里一点多过来,带一瓶酒,一包花生米。

我很怕他,从心里怕,因为他每天都喝的醉醺醺的,喝完酒就会骂人,骂顾客骂电脑,骂我。

我没办法跟他吵,谁会跟一个醉汉吵架呢。他每天都会在一个包厢里里,包厢里没有其他人,原来是有人的,被他骂了几次,就再也没人去那个包厢包夜了。

我是白班夜班对倒,一个星期白班一个星期夜班。他是个开夜班的出租车二驾,30 几岁,每天到夜里一点多他就收工,喝酒,包夜。

他第一次来的时候对我吼说有没有什么游戏?

你要玩什么游戏?

开车的有吗?

有,跑跑卡丁车。

于是他就开始了跑跑卡丁车的征程。

一个人一个包间,一瓶白酒,一包花生米,玩一夜的跑跑卡丁车,早上在网吧门口交车,回家睡觉。他被称为网吧包夜三巨头之一,即便是治安城市大检查,不允许包夜也要给他们三个留门。

我不知道这个网吧里的人是有强迫症还是怎么的,有人就只玩劲舞团,有人只玩传奇,有人就只玩跑跑卡丁车。

三个月后,我没见到司机,好久没见到。我估摸着他可能酒驾被抓了,后来听说:

他因为玩跑跑卡丁车玩的太好,去南京参加比赛,拿了一等奖,已经去上海参加全国比赛了……

我很难想象一个每天喝大酒喝的醉醺醺的三十几岁的家伙在玩了 3 个月之后就能参加全国比赛……

4. 发臭的大学生

我们那个三线城市有两所大学,其中一所还是以省份名字命名的,也是我的母校,近来还被评为非 211 第一大学。

但我朋友的网吧离着那所大学很远,所以少有大学生来上网。

那年 6 月暑假的时候,网吧里来了个大学生模样的,带着一堆生活用品。一进来就问包天多少钱,我说 28,他就问包月呢?我愣住了,没听过包月的。他说这样把,我给 600,我包月。我给朋友打电话,朋友说包给他啊。

那天我收了他 600 块钱。那一个月,每天他都在,饿了吃泡面,有时候是我请客。渴了喝白开水,他有个杯子,只喝白开水。累了就两张椅子一拼睡一会,睡完了继续。他一个人开了大概十几个梦幻西游号,几个窗口不停的切换,我也不知道他玩什么,我只知道他手法娴熟。他不抽烟,也不离开网吧,除了上厕所几乎不离开座位。

半个多月后他旁边的几台机器就没人愿意玩了,即便是爆满的时候也没人愿意上,顾客们宁愿等。我有些奇怪,走过去才发现原来是一股臭味。

那个大学生已经发臭了……半个月不洗澡不洗头不刮胡子每天就洗一把脸的青年男性,在这种夏天里,虽然空调 24 小时开着,但也备不住这么熬啊。

我记得我朋友拿着网吧对面休闲中心的门票拿着洗发水和肥皂给他的样子,他愣愣的看着我朋友,然后接过东西,道了声谢。

从那以后我朋友每周都会拿张门票给他,他也在我朋友网吧里包月包到开学。

他提着他那些放在机房里已经落满灰尘的东西离开的时候,我叫住了他,给了他一支烟,他熟练的点着了,抽了一口。我说你会抽烟啊?怎么没看你抽过?

太穷抽不起。

抽不起你在网吧包月?

我们家穷,我上大学的钱是借钱借来的,今年学费生活费根本没有着落,我再让我爸妈去借钱也借不到了。我们那也落后,找不到什么能在几个月挣几千块的工作,我的学习就一般般也拿不到奖学金。我这三个月在梦幻西游上挣了两万多块钱,够学费和生活费了,除了抢劫,根本没办法能挣这么多钱,我寄点回家,剩下的够我活一年的。

那天他离开网吧的时候,像个胜利者,我在 9 月底也离开了朋友的网吧,开始正常的工作。我不知道他是否还是靠梦幻西游挣学费和生活费,算起来,他也 30 几了,一切都应该好起来了吧。

5. 刘兵和亮子

刘兵是个无业啃老族,半专业劲舞团玩家,专业骚情男。

亮子是包夜三巨头之一,和伟老板、司机并称。

刘兵和亮子是拍键盘拍的最响亮的,也是网吧里玩劲舞团玩的最溜的。

那年头似乎无数人在玩这个游戏,而且很多人都以此为约炮平台,那时候还没有约炮这个词,那时候我还用着索爱的手机。

亮子白天从来不出现,他的出现只在晚上。刘兵很少包夜,最多玩到晚上 12 点,因为他妈妈不让包夜。

我跟刘兵、亮子都很熟络,刘兵玩不了多久,他钱不多,因为是啃老族。但他玩光了钱不走,在网吧里转悠他们家就在附近,很多人认识他,他跟我也比较熟,每天变着方法骗我烟抽。

有一天他喜形于色的告诉我,我谈恋爱了!我愣了一下,谁 TMD 会去喜欢你这么个三无青年?他说是个四川的妹子,漂亮!下个月来看我!

我笑笑,等她来了带来看看啊。

第二个月,刘兵带着一个美女出现在网吧,女孩果然漂亮,穿着连衣裙,一口带着川味的普通话。我动用特权开了两台免费机器给他,算是我请他俩上网了。

两天之后,女孩拿着新手机脖子上挂上了新的金项链,刘兵带着她每天在我面前腻味,挑衅的眼神明显。

有一天,亮子告诉我刘兵要自杀被人救下来了。我问为什么?亮子说刘兵带回来那个女的是个骗子,刘兵的妈妈帮她买了手机和项链,她还骗了刘兵家几万块彩礼钱,还偷走了刘兵妈妈的首饰,而且,听说她还是个毒贩子。我吓了一跳,毒贩子?

两天后几个警察拿着照片来找我,问我看过这个女人没有,我说看过,刘兵带来的,上过几次网。几个警察查了身份证信息,又问了几句,要了我的号码,说有需要还会找我的。

没多久看报纸上写在江对面的城市破获一起流窜贩毒团伙,主犯李某,除了贩毒还涉嫌诈骗及盗窃罪。警方以网络为突破口破获了此案,是我省第一期以网络平台为突破口破获的案件。

我依稀记得那女的就姓李。

刘兵离开了我们这个城市,据说去上海打工了。亮子说他好吃懒做,去上海也混不好。

亮子也好吃懒做,也是个啃老族,但他家底好,他父母都是在电厂工作,收入丰厚,养个人完全不是问题。

我们那里的电厂工资极度的高,是平常工薪阶层的数倍,如果是电厂双职工的话,收入颇为可观。

亮子是我见过的玩劲舞团玩的最好的,反向八键金钟国全 PERFECT,几乎是职业选手的水平。他每天都在包夜,每天都来,风雨不辍。

来源:知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网吧里的人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