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恩·格雷乔伊:《权力的游戏》里,最顽强的一个怂人

席恩·格雷乔伊。

应该是《权力的游戏》里活着的人中,遭受过最多折辱的家伙了。

他一直在挣扎着活下去,并寻找自己的身份。

我觉得,他漫长的沉沦与反复,不断地犯怂,最后会成就一个,可能全剧(全书?)最顽强的……普通人。

《权力的游戏》里,上一代英雄豪杰,各有自己固守的生活信条。詹姆的不羁,奈德的荣誉,劳勃的豪迈,凯特的家庭至上,奥伯伦的肆意。是时间和经历造就了这些。

年轻一代,还没来得及经历,所以行为宗旨,多少都是靠受教育。珊莎从小被教育当个淑女。罗柏一直被教育要当个未来的城主。

他们也都在竭力按自己的宿命做着,扮演着自己命中注定的角色,直到遭遇命运挫折。

席恩不太一样。

他是铁群岛少主,却被放在临冬城当人质。

他接受了这个事实,成了罗柏的兄弟(庶子),于是格外渴望史塔克家的认可。他射死野人救下布兰时,得意地希望罗柏赞美他,却被罗柏抱怨,说可能会伤及布兰:那时,席恩一脸悻悻,实在不开心:他的努力一直没得到过史塔克家的认同,他的地位,始终低于其他史塔克少爷。

他邀功心切,去铁群岛劝降时,是希望罗柏可以认同他。在获得短暂自由时,在船上,他大肆发泄情欲。那是因为,他被压抑太久了,格外需要展现自己男子汉的一面,结果,把妹把到自己姐姐身上去了。

姐姐和父亲激发了他的野心,他于是倒戈转向,带队拿下临冬城。堪称背信弃义,骨子里,其实也是受不了姐姐、父亲和水手们的蔑视。

因为他在临冬城没有身份,是个人质;在铁群岛也没有身份,是个被遗忘的王子;所以他才格外想要扬名立万,找到自己的身份。他背信弃义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有一个合适的身份,让他人认可自己。所以席恩可以前后矛盾,一会儿为临冬城做事,一会儿为铁群岛做事。

他爱临冬城,留恋这里的一切,但只要能让铁群岛或临冬城的人看得起他,他愿意特意攻占这里,并给这里带来痛苦。因为这里一直没给他个身份。

然后他成了臭佬。

成了臭佬时,最经典的一场戏是,当拉姆西要他给自己刮胡子,顺便得意地说罗柏已死时,席恩手握剃刀,完全有机会杀死拉姆西,但他没动手;颤抖着,噙着眼泪,继续做他的臭佬。

那时他已经不想做英雄了。他又缩回了自己长年的阴影里:他其实习惯了没有身份,就没有身份吧,活下去最重要,活下去最重要。

他已经不想当英雄了。但骨子里,他依然想要个身份。

许多时候,少年英杰们的行为,不是发自内心,而是试图扮演一个角色。席恩一直想找到自己的角色。但在生死之际,他一次又一次犯怂了。观众对他的失望,其实多少出自这种心态:

“我们希望这小子当个好汉,但他一次又一次做了一个……最平庸的人会做的选择。”

但他还活着,这很重要。这也是他的选择。活下去,这是他为自己找到的身份。

他将米兰达推下城墙,救下珊莎那一下,是绝境中的爆发。那时观众以为他要变成英雄好汉了。所以第七季,他面对攸伦逃走,大家会失望,觉得他又犯怂——但是别急,他会活到后来的,而且,会做出一件了不起的事。

因为,我觉得,在他救出珊莎之后,他已经找到自己的身份了。

因为亲眼目睹了自己爱的人恨的人的下场,看过了那么多变故,自己遭受了那么多打击,席恩·格雷乔伊已经找到了人生。他永远不会成为一个勇士。他要活下去,然后,他会成为一个,能一直活下去的人——也许就是将来的铁群岛岛主。

铁群岛的口号是,“逝者不死,必将再起,其势更烈”。这是他们的顽强不屈。

席恩遵循着这句话,身经炼狱,却还没有死。

但他会一直是个为了活下去不惜一切的怂人吗?也不是。

席恩自己在临冬城用的兵刃,是弓箭。他自己最漂亮的一句语录是?

野猪有獠牙,黑熊有爪子,却没有灰鹅的羽毛一半致命。

他不想成为野猪与黑熊那样的蛮汉,他已经找到自己的路了:一直活下去,然后,用致命的弓箭,完成自己的所愿。

某种程度上,席恩和艾莉亚一样,都是隐忍的刺客;只是艾莉亚学成之后,是痛快淋漓地复仇;而席恩继续躲在黑暗里。他那么能忍,所以不会轻易死掉了,只要他不轻易死掉,他总会射出最致命的那一下。

——就像他在背后,趁其不备,将米兰达推下城墙,救下珊莎那样,突如其来,但一击毙命似的。

作者:张佳玮(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635604629/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席恩·格雷乔伊:《权力的游戏》里,最顽强的一个怂人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