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的一些冷知识

1. 我唐晋公裴度虽然长得丑,为人却非常豁达。他曾经拍过一张自拍(其实是自画像),在边上还附评语自嘲:“这个人长得辣么丑,怎么当上宰相的?”(《自题写真赞》:尔貌不扬……胡为相?)
他为人比较随意,听凭天命,不拜仁波切,不嗑药,活得逍遥自在。人家来问他养生诀窍,他总是回答说:“鸡、猪、鱼、蒜,有啥吃啥;生、老、病、死,到了就走。”
活得真是明白敞亮。

2. 又是一年高考,放榜的喜悦过后,我唐两个年轻人:卢肇和丁稜(leng)分别考了状元和第二名(榜眼这个词起源于北宋初年)。
按例呢,两人需要去拜见宰相,说说学习心得,为官理想balabala。结果当天老搭档卢肇有事跑了,就只剩丁稜一个人。他这个人身材浓缩,长相混乱,关键还有口吃。见到高高在上的宰相李德裕,小丁已经浑身是汗,在那鞠躬了半天,一个屁都憋不出来,好不容易才想起要说啥。他本来想说“稜等登科”,因为口吃说成了:“稜等登,稜等登,稜等登。”就这么没完没了了。
第二天,丁稜的损友们闻风都围上来说:“小丁,听说你筝弹得不错,给我们露一手呗。”
小丁立刻对角线懵逼:“我不会弹筝啊。”
“拉倒吧,昨天相公面前,你‘稜等登’、‘稜等登’不是弹得蛮起劲嘛?”

“灯等灯等灯~”小丁要是来现代还可以模仿一下Intel处理器广告。

3. 我唐的刑部侍郎狄仁杰(以下略无聊,可跳。刑部在武周时期改称“秋官”,所以原文为“秋官侍郎”。武则天建立了一个周朝,于是模仿《周礼》的记载把六部的名儿改了个遍,天官为吏部、地官为户部、春官为礼部、夏官为兵部、秋官为刑部、冬官为工部)上班无聊,和另一个侍郎卢献打嘴炮:“给你的姓氏配一匹马,你就变成驴了。”
卢加马为驴嘛,大家都懂。卢献说:“切,那把你的姓一刀劈开,就变成了两条狗。”
但其实,狄字是一个反犬旁加一个火,卢献老眼昏花没看清楚,这特么就很尴尬了。狄仁杰抓住机会说:“呵呵,狄字是反犬旁一个火。”
卢献还是想抢救一下:“哦,那你是一条煮熟的狗。”

4. 华原县令崔思晦也是个口吃,可是他有一个天天想要花样坑哥的表弟杜延业。
有一次杜延业跟人打赌说:“你信不信我能让我哥学鸡叫?”那人说:“嘴长他自己脸上,要是他不肯学鸡叫咋办?”杜延业说:“走着瞧呗,赌两包辣条。”于是杜延业手里抓了一把谷子,递到崔思晦面前,问:“哥这是啥?”崔思晦一激动,说:“谷谷。”

5. 中书舍人刘崇龟喜欢搞形象工程,常常在人前装清贫,假装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有同事来家里做客,刘崇龟为了表现自己确实很清苦,还专门请他们吃苦荬菜和毕罗,弄得同事关系很差。戏演久了,朝中有人觉得这个刘崇龟一定有诈,就偷偷把他的小跟班叫过来问:“乖,告诉我你们家主人早上吃了什么啊?”那小跟班也很单纯不做作,想也没想说:“吃了生鱼丝。”
这出戏叫:小跟班实力卖主,刘崇龟一秒破功。

6. 张九龄是个长相比较争气的广东人,堪称超级大帅哥,收获了玄宗迷弟一枚。
每次上早朝,玄宗看见眼前乌压压一群人就糟心,等目光移动到高高大大,玉树临风的张九龄身上,玄宗就激动坏了,特意跟两边的人说:“每次一见到张九龄,我就好激动好激动啊!”后来每次有人向李•迷弟•隆基推荐公卿人选,他两眼放光,第一句话就是:“他有九龄帅嘛?”

7. 有一年夏天,唐德宗微服私访去长安的西明寺玩,正巧碰到考生宋济在寺庙里复习。大热天,宋济只穿了条短裤,汗流浃背。
唐德宗本来就是个好奇心强的皇帝,又酷爱喝茶,就突然闪进宋济的房间,问他:“你有茶吗?我好渴。”宋济正吭哧吭哧抄书,头也不抬说:“壶里有,放久了有点味道,你自己倒了。”
唐德宗撩汉失败,只好又问:“你在干嘛?”
“复习。”
德宗不罢休:“你叫什么名字?在家排行第几?”
“姓宋第五。”
“你的拿手项是啥?”
“写诗。”
唐德宗又变花样调戏宋济:“哎,听说当今圣上也喜欢写诗,你觉得他写得怎么样?”
“不知道。”
还没说完,马仔们就来了,朝德宗“官家”、“官家”地叫,宋济这才意识到这个搭讪佬是皇上,赶紧起来谢罪。
唐德宗一点也没生气,笑着说:“小子诶,你很坦率嘛,我喜欢。”
后来放榜了,唐德宗还专门派人去问这个小伙伴在不在榜上,他们回来奏报:宋济落榜了,因为把规定的韵脚搞错了。唐德宗很感慨:“这小子果然太坦率了啊。”

8. 李贺流传下来的诗很少,只有两百多首,基本是唐代有名诗人里最少的了,李白杜甫这种大v就不用说了,流传的诗作都是以千计算的。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李贺流传的诗那么少呢?
晚唐的礼部侍郎李潘很喜欢李贺,立志要给李贺编一部诗集。他听说李贺有个表哥,和李贺生前颇有些交集,就千里迢迢去拜访他,求他帮自己搜集一下李贺的遗作。
那表哥听了李潘的来意很是感动,向李潘表达了感谢,并声称李贺写的所有诗他都知道,让李潘可以将已经找到的诗作给他看看,他好纠正其中的谬误。李潘大喜,把好不容易收集来的李贺诗作都给了他,然后数着日子,兴奋地等待结果,谁知这个表哥一去几年再没了消息。
李潘很生气,来到李贺表哥的住处,责问他为什么那么多年都没改好。李潘一开始以为只是表哥的拖延症在作怪,然而他还是太天真了。
表哥说:“实话告诉你好了,我从小和李贺待在一起,他狂得要命,天天看不起我,正好有这么个报复机会,我就把你给的李贺诗稿都丢到厕所里去啦,咩哈哈哈哈哈哈!”
服。

来源:豆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唐朝的一些冷知识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