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不努力,将来可是要结婚的哦

1966年4月22日,著名学者陈世骧致信金庸,对金书赞不绝口。后来,此信被收录在《天龙八部》的附录中,金庸又在修订版的后记中专门提及“此书献给我所敬爱的一位朋友——陈世骧先生”。

金与陈仅见过两面,陈的夸奖对金来说亦不及九牛一毛,金如此敬重,恐怕与陈在信中对《天龙八部》的点睛评价不无关系——“书中的人物情节,可谓无人不冤,有情皆孽”——这也成了后世金学研究者点评《天龙八部》的起手范式。

不得不说,作为曾经和乔冠华前女友结过婚、与妻子共同接待前任情人及私生子的陈世骧,对人世情感的观察堪称鞭辟入里。这八字箴言拥有跨越时空的万金油效果——回想近一周多来陆续发生的社会新闻:榆林产妇坠楼自杀、程序员相亲被骗自杀、宋喆涉嫌职务侵占被抓、薛之谦人设崩塌……哪一起不是“无人不冤,有情皆孽”?

1

如今,人们已经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婚姻对人生的冲击与改造了。对于年轻女性来说,这种感觉则更为强烈。这个处在情感市场中交易价值最高年龄段的人群,在性别比例严重失调的国度中自然更有底气挑挑拣拣,甚至主动暂停交易。用微博上的话说——“凭本事单的身,为啥一定要结婚”。

199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加里•贝克尔,凭借《家庭论》一书开创了婚姻经济学的概念。贝克尔认为,一个理性经济人结婚的目的,在于想从婚姻中得到最大化的收益,如果婚姻收益超过了单身收益,那么人们就会选择结婚,否则就宁愿单身。

而当前社会为年轻女性们(尤其是一线城市)的单身收益加了许多重磅砝码——单身意味着更高的职场天花板、社交媒体上蜂拥而至的异性粉丝、不走样的身材容貌,以及各种意义上的自由与优势。反之,传统婚姻中的部分收益,已经被APP们取代,这其中包括重体力劳动、修电脑、保险理财以及性生活解决方案。

这就难怪当一位女性博主感叹“现在的女孩不努力可是要结婚的哦”,可以在微博上获取数万转发点赞——1981-1991年,中国迎来了建国后的最后一波婴儿潮,上亿独生女性在随后的城市化和工业化进程中,逐渐发现自己不必再去成为依附者。

2007年,在这波婴儿潮中最年轻的姑娘即将成年的时候,中国高校入学性别比例首次颠倒,女生入学比例达到52.9%。此后九年间,姑娘们牢牢把握着高等教育的统治地位。2016年,女生占研究生比例为50.64%,女生占普通本专科学生比例为52.53%,女生占成人本专科学生比例甚至高达57.76%。考虑到中国男性数量比女性多3000万的现实,这个比例已经足够说明一些问题。

在获取了祖辈所从未拥有过的自信与地位后,她们成为了低结婚率、低生育率和高离婚率的有力推动者。甚至于,这种力量足以在任何时空中,刮起一股全方位批判男性的旋风。俄亥俄州立大学社会学系的两位学者于2014年时发表论文指出,中国女性接受高等教育将显著降低结婚的可能性——辛苦读书十几年,总不可能找比自己学历还低的男生吧?

于是,婚姻体系下的任何负面新闻,都会成为一次全方位的“反婚育科普”:家暴、出轨、婆媳反目……当姑娘们发现,就连李雨桐这种各方面来看都属于有颜有钱的优秀女性,也会被软饭男骗钱伤害后,远离“屌癌”就成了更迫切的选择。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女人都不愿结婚了,男人却还想娶个保姆。”这正是薛之谦人设崩塌的心理基础——他直接触碰了女权对亲密关系定义的逆鳞。

2

这种局面当然对未婚男性非常不利。以至于有人改编了上文的段子——“现在的男孩不努力可是要结不了婚的哦。”更狠的版本是“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处男”。

高知女性在努力提升单身收益,所以大多数男性唯有更努力地构建结婚收益,才能在情感市场上吸引到合适的伴侣。这也正是婚姻残酷性的一种体现,无论你是否接受它,都必须更努力才有得选择——对于高知女性,不努力就要被逼结婚;而对于将来要结婚的多数男性,不努力就要不断延长自己的未婚年龄。

年龄是个硬性条件,它会时时刻刻提醒你在社会上的功绩排位。北京市平均首次购房年龄和平均首次结婚年龄都是27岁,在这两项上比平均值晚的人难免会产生焦虑感,尤其是在婚姻中更多提供生存价值的男性。

而一些物质条件优异的男性也无法避免“逆向选择”的风险。苏享茂跳楼后,国内PUA行业放出了一系列宣传文案,诸如《苏享茂被毒妻逼死,你还在默默做老实人吗?》

有时候想来也挺可笑,以苏享茂为代表的高收入+恋爱能力稀缺的PUA男性客户群体,和情感市场价值不够高+欲通过婚姻获取更高价值的ayawawa女性客户群体,已经成为了社交媒体上最坚定的婚姻支持者。

而这两类情感培训的核心精髓,就在于唤醒两性心中沉睡的会计——“教你如何欲拒还迎,欲擒故纵,把男的哄的团团转,时时事事计较性价比,赔付率,像一个账房先生一样锱铢必较”或者“不要比女人投资更多,即使你再喜欢她,也要让她觉得你是她中的大奖”。

即便是那些不信奉进化心理学的人,为了能够在今后的婚恋市场上不吃亏,也不得不了解或掌握这些情感培训的理论技巧。

这些培训公司的年流水早已过亿,甚至有的已经变质成为多级传销组织。

3

早在有翟欣欣、马蓉、薛之谦之前,婚恋就已经被物化了。否则古人为什么要总结“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弛。以利事人者,财尽而义绝。”现代人不过是发明了更高效的手段,好让自己通过努力可以在婚恋市场上攫取更高价值。

“现在不努力,将来可是要结婚的”姑娘们,与“将来可是要结婚的,现在还不赶紧努力”的男性们,共同在推进婚恋市场的帕累托改进。来自正反双方向的努力,让婚姻物化的情况越来越严重。

所以没必要抱怨某个逐利薄情的社会新闻主角导致人们不敢结婚了,从更广泛也更普遍的角度来看,当下的婚恋市场参与者,有几个不是逐利薄情的人?甚至于不婚者抗拒婚姻的理由,也多是从“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为出发点。

婚恋网站再人工审核,也无法过滤掉人们心中对婚恋的经济考量,正如物化的悲剧永远是双向的:有情皆孽,无人不冤。

来源:虎嗅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现在不努力,将来可是要结婚的哦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