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伯庸:三只小猪的武侠故事

作者:马伯庸

上午陪孩子讲三只小猪的故事,忽然想到。这个故事其实是个典型的现代工业化思路,它隐含的价值判断是:材料越强,技术越强,就越强大。同样一个故事,若放在别的价值观体系下,讲法可能就不一样了。比如中国的武侠世界观里,以师法自然为最高标准,哪门武功最贴近自然、最顺应天理,方为上乘,哲学审美讲究大巧不工,不落痕迹。比如孤独求败的进阶历程,就是从利剑、软剑、重剑、到不滞于物的木剑,最后无剑胜有剑。材质一路走低,境界一路攀升。

所以如果按照武侠语境来,三只小猪的故事得反着讲,猪三先败,猪二次之,猪三最强。

……大灰狼抬首一看,不由得赞了一声好。眼前是一座严整端方的冲霄重楼,青砖乌瓦,飞檐斗拱,端得是安忍沉稳。那猪三穿得锦衣绣袍,卓然立于楼顶,朗声道:”久闻尊驾吹息了得,特携重楼来领教神功。“ 大灰狼也不多言,丹田一沉,催动内力喷吐出一道锐利的罡气,似枪如矛,转瞬便刺在那围长八抱的椽梁之上,顿时有金石相击之声,久久缭绕梁间。猪三大笑:“我这重楼,乃是用磐石为砖,玄铁为架,素有金城之固,岂是区区狼力所能撼动?” 话音刚落,只见那椽梁上悄然出现一道裂隙,先只有头发丝般宽窄,一柱香的功夫便蔓延整条梁面,千向万纵,有若蛛网密布。可怜那重楼发出一阵艰涩摩擦声,身形晃了几晃,竟轰然垮塌下来。猪三眼见扬尘大起,面如金纸,口中一甜,几乎喷出鲜血:“你怎么……知道这里是枢纽所在?” 大灰狼振衣笑道:“此楼工则工矣,只是机心太重。贪巧而忘拙,欲盖则弥彰。你起楼时便存了争胜之心,自然便难求圆融无漏之意。”

大灰狼过了猪三一关,行不出数里,又见到一处小屋。这小屋没有砖石,外用无数枯枝攀搭而成,状如鹰隼窠巢。大灰狼甫一靠近,狼目一眯,看到一猪缓步从屋中出来。这猪二身玄色素袍,头戴五岳冠,手曳一柄莲柄问心白拂尘。他一见到大灰狼便喝道;“汝可识得此屋?” 大灰狼潜心观瞧,越看越是心惊。这枯枝木屋初看十分简陋,枝条搭配却暗合易理,按八八六十四卦交叠。譬如屋顶六根枝条交叠,正是上巽下乾的格局,乃是“小畜”,嘲弄狼氏不过小畜;门户横过六枝,上巽下离,却是“家人”——暗喻猪氏三兄弟同气连枝,有棠棣之德——这些枝条纵横交错,正反颠倒皆自成一象,又彼此关联,牵一枝而全屋格局又易,变化繁复至极。大灰狼暗暗心算片刻,竟微微有眩晕之感。猪二拂尘一摆:“易卦收则六十四,散则无穷,上应星象,下合万物,此非汝所能算尽,还是快快退去罢。” 大灰狼深吸一口气,闭上双目,霎时心下一阵澄明,只凭感觉向前轻吹。一气掠过,小屋登时散作一地碎枝,卦象全无。猪二怔在原地,不知所措。再抬头时,已不见了大灰狼的踪影,只听到远远山谷里传来一阵悠扬歌诀:“凭你几路爻变,我只一气吹开。大道从来至简,术数何足道哉。” 声音飘飘渺渺,久不散去。

大灰狼连过两关,沿山势拾阶而上,不过两个时辰光景,便来到了峰顶。但见四周深壑无底,山风阵阵,绝峰崖面不过一亩方寸,正中立着篷屋一间,所用不过三束茅草。大灰狼心下凛然,双手一拱:“猪大先生可在。” 猪大身披粗衣蓑羽,腰缠古藤,手持一根九节青竹杖,走出蓬屋,抚掌笑道:“我那二弟、三弟尘心太重,果然拦不住先生你,毕竟是缘法未至。如今蓬屋在此,不妨一试。” 大灰狼道了声得罪,发劲一吹,劲风鼓荡,蓬屋一吹即散。那三束茅草在风中簌簌摆动,转瞬便飘飞天外。大灰狼正欲收功,那茅草竟又飞了回来。原来草性柔软,顺势而动,却不似砖石木枝那般刚强易折。大灰狼鼓吹再三,几乎灯尽油枯,茅草仍旧飞旋不已。一俟气止,它们立时又落回崖顶,再成蓬屋。猪大道:“木刚易折,草柔则茂。蓬屋不争,则天下莫能使之散。” 大灰狼盘膝而坐,低声叹道:“久闻猪大搭房之术不滞于物,飞花碎叶,俱可成屋。今日一见,果然不负盛名。” 言罢自断心脉,闭目逝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马伯庸:三只小猪的武侠故事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