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No.1美食网红——随园主人袁枚是如何炼成的?

很多人以为网红是今天的事物,其实不然。

网红自古有之,例如魏晋时期颜值网红“小鲜肉”卫玠,每次出门都被人围观,最终因为心理压力大二病死,留下了“看杀卫玠”的成语;同一时期文学网红左思的《三都赋》被大家争相传抄,导致纸张供不应求,留下了“洛阳纸贵”的成语。

相形之下,当下网红的出现,大多数不过是借着互联网的便利和流量而已。要是回到“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的古代,想要成名,其本领和技能要比现在的网红高很多很多倍。

今天给大家讲的是中国清朝No.1美食网红,而且也是中国古代第一个依靠粉丝谋生、甚至发家致富的网红大V。他就是——故事的主角当当当当——袁枚!

1、26岁官至正处级,33岁辞职做网红

早在300年前的大清朝,就有诸多网红的诞生。再往早了说,中国过去的诗人基本上都是走网红路线的。从魏晋时期的“洛阳纸贵”,到不及汪伦送我情的“爱的供养”,网红经济始终都是一门大生意。只不过,真正精通其诀窍又有才华者寥寥。大多数人还是只能换取功名,只有极少数,或者主动或者被动,把自己打造成了网红,又自由自在隧了自己的意,又活得丰富多彩。其中被动者如柳永(奉旨填词),主动者如李白(天子呼来不上船),无论是谁,随便发条朋友圈都无数个赞,一旦发现所在地理位置,必定一堆人去围观。

但这里面真正主动从功名利禄的场所里退出,主动选择网红作为后半生职业的,只有袁枚。

袁枚,生于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距离今天已经301年。24岁考取进士,成为翰林院庶吉士(不是官职,大概相当于皇帝办公室正局级秘书),26岁乾隆面试的时候因为满文不过关,贬到外面做知县(正处级)。

在江南区域做了几年知县,虽然当时的总督(相当于华东军区总司令兼省委书记)尹继善赏识,自己也取得了一定的业绩,但是袁枚还是认清楚了现实:自己放浪不羁,而且和主流价值观完全不符,以这样的离经叛道,恐怕很难有大作为。加上曾经在中央办公厅呆过,袁枚觉得不如及时行乐。于是33岁父亲去世时,袁枚借此辞官养母。正式成为了自由职业者。

2、袁枚也惶恐过

辞职的时候,袁枚33岁,他不是没有惶恐过。手里只有3600两银子,总不能坐吃山空吧——“入山愁我贫,出山愁我身。”

袁枚是一个花天酒地、爱好锦衣玉食的“混蛋”,做得都是“费钱的事”,像小户人家一样节衣缩食可不是他的风格。

做网红是一个出路,但是怎么才能出人头地,尤其是赚到钱呢?

在大清朝,才华横溢、想做网红者众,想红不容易,红了以后还能赚到大钱就更不容易了。

先来看竞争难度。

在人才济济的大清朝网红圈,连乾隆皇帝都要硬插一杠子,每天写诗题词把自己弄成了官方指定的第一网红,那情形比当下美国特朗普也不遑多让。

文化领域,比袁枚年长一岁的曹雪芹虽然为人低调,但是皇亲国戚等诸多大V追捧,已经多年牢牢霸屏,把影响力都渗透到了文化圈之外。

在文艺界,比袁枚早61年的纳兰容若,虽然离世多年,但是依然是常年排行榜第一名,其热搜指数常年碾压同行。纳兰只活了30岁,他22岁就中了进士,比袁枚还要早;然后只用了几年就成为业界“扛把子”。纳兰在当年红到什么程度呢?就是常年billboard排行榜第一名,“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想想看,常年位列清朝才子佳人排行榜第一名,有才华还有颜还有情有义还有皇家背景还有超高人气,基本上可以类比“海子+霍启刚+张国荣”。纳兰还曾经陪着康熙出游八大处,虽然说不上来话,但是和“千古一帝”同框,这件事本身就是网红的最高境界了。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红了300多年,至今仍有大把粉丝。

在颜值届,一百年前的柳如是依然是圈内热议的对象。在小说界,有草根大V蒲松龄。在美术界,年长袁枚很多岁的郑板桥领衔的“扬州八怪”组合红透半边天。在政界,刘墉、纪晓岚和和珅相继成为大V。

想出人头地尚且不易,如何能让自己活下去呢?

3、独辟蹊径,袁枚打造美食细分品类

24岁就进入中央办公厅工作,袁枚显然是有能力的。我认为他最大的能力在于对自己、对环境的认知。知己知彼非常难。但他知道自己无法胜任官场,也知道如何才能把自己打造成网红,这些都需要至关要紧的洞察力。这一点,到现在也很少有人有这样的能力。

当时美食领域基本空白。因为中国讲究“君子远庖厨”,所以大家虽然私下里挺讲究吃喝,但是很少拿到台面上来说。

美食领域只有一个大V,那就是距离袁枚700年前的苏东坡,苏东坡也很难超越,但因为太久远,也需要新偶像。于是袁枚决定就在这个领域深耕了。

不过袁枚自己并不做饭。这也是后来“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兼“吃货”汪曾祺就很不喜欢袁枚。“袁子才这个人我不喜欢,他的《食单》好些菜的做法是听来的,他自己并不会做菜。”

袁枚也并不避讳。他确实不做饭,只要听说谁家有好吃的,就把自己家的厨子派过去学艺。袁枚有一个厨师,名叫王小余,二人虽是主仆,却也是知己,袁枚赞叹他厨艺高超,厨德高尚。后来王小余过世,袁枚更是“每食必为之泣”。

虽然袁枚不做饭菜,但是他对于美食的见识确实比较高。例如,他说,读书如吃饭,善吃者长精神,不善吃者生疾瘤。他还说,豆腐煮得好,远胜燕窝;海菜若烧得不好,不如竹笋。

美食家不做美食,想要成为网红,那就需要精打细算、步步为营,一步都不能错。

那么接下来我们就看一看袁枚是如何迅速把自己打造成网红的吧!

4、袁枚是这样把自己打造成网红的

不会做饭的美食博主,想要塑造成网红,当然不能靠刷脸了。但是袁枚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经过运筹帷幄,他把自己成功的塑造成了一个大的IP,成为人们附庸风雅的必经之处。这也告诉我们打造网红最高级的方式,就是把自己变成人们展示逼格的一部分。

好了,现在袁枚高级网红培训班正式开班!

①袁枚买下来了随园。

随园曾是明朝抗清英雄吴应箕(jī)的焦园,后来是曹寅家族园林的一部分(曹雪芹应该在此住到13岁左右),再后来归江宁织造随赫德所有。曹家被抄家之后,随赫德也被抄家,破败的园林被袁枚以超低价(300两银子)买下来,改名为随园。随园据记载有300亩,大概相当于香港迪士尼乐园的1/6。

但是这是个破园子,据此想做网红还差了点。“随园一片荒地,我平地开池沼,起楼台,一造三改,所费无算。奇峰怪石,重价购来,绿竹万竿,亲手栽植。器用则檀梨文梓、雕漆枪金;玩物则晋帖唐碑,商彝夏鼎,图书则青田黄冻,名手雕镌;端砚则蕉叶青花,兼多古款,为大江南北富贵人家所未有也。”袁枚就用了两年时间把随园建设了差不多,当然也把继续花光了。

为此,袁枚还曾短暂去陕西当了一段时间县官。赚了点钱又回来继续经营随园。

现在袁枚有了自己的园子,完成了基础设施的建设,接下来才是袁枚的神来之笔!

②袁枚宣布!

拆掉围墙随园免费对外开放!也就是说,袁枚把自家的私家园林建成后,对所有人免费开放。我们可以理解为,那就是300年前的“迪士尼乐园”,还是免费的!

“放鹤去寻山鸟客,任人来看四时花。”

想想在那个时代,深宅大院别人难得一见,何况这种耗资无算的顶级园林呢?一下子不仅南京,甚至江南,乃至于整个大清朝都知道袁枚这么疯狂的举动。袁枚和随园一下子就上了大清朝热搜榜。

普通人来看热闹,达官贵人也可以来看门道,在大众的园林深处,有各种文化珍藏,而且袁枚当年在文化领域也数得着,这一下子口碑就起来了。

③这还不够!

虽然吸了一波粉,但如果没有点传奇色彩,那么必然大家新鲜过后就会发现不过如此啊。怎么才能做得好呢?袁枚就开始放烟雾弹了。他像当红明星一样,假装很不经意的刻意的说了一句,“雪芹撰《红楼梦》一部,备记风月繁华之盛,中有所谓大观园者,即余之随园也。”——可别小看我这宅子啊,这就是红楼梦里大观园的原型。

这怎么考证啊,而且,如袁枚自己所说,当时园子破败得没有当年任何遗产,完全是袁枚的作品。但是这可确实是曹寅他们家的宅子。这下好了,大家不仅看新鲜,而且还是在品位清朝第一文学大V曹雪芹的小说原型建筑!要知道曹雪芹当年的粉丝可以排在前十!想想皇亲国戚如云的大清朝,还有那么多买粉的刷粉的,曹雪芹就这样成为草根大V第一人,每个想做网红的人,都艳羡的对象,而且很多皇亲国戚都给他点赞!而当时袁枚只能在美食这个分类下排在第一,但是全国排名在千名开外!

所以一说这是大观园的原型,这下可不得了了,不仅是草根们来看看有钱人的花园什么样,整个清朝上流社会也都有了兴趣去看一下。就算不是原型,毕竟也是清朝曹大V的故居。是不是有那么要紧吗?重要的是这是我的偶像的宅子!

一下子,随园就变成了南京的旅游胜地。当时火爆到什么程度呢?各级官员无论是出差还是路过,到了南京都一定要去随园。而且当地的地方官都会在随园设宴款待。甚至乾隆下江南的时候都指名要去随园(袁枚给拒了,这是后话)。

流量起来了,袁枚可不想像其他网红一样,开个淘宝店什么的,他把自己搞成了流量大V,也不是想开餐厅,所以袁枚要做的事就是轻资产运营。

但是,虽然曹雪芹是清朝草根第一大V,袁枚的追求可并不是名声怎么样,他更侧重的是网红一定要有高收入。曹雪芹“举家食粥酒常赊”,这样的大V不当也罢。所以,袁枚开始做运营了!

5、网红的运营之道

等到袁枚奠定了美食这个细分行业第一名的时候,袁枚首先想到的是三点:一要把这个细分行业做到和文学细分一样,成为主流;二要把自己美食和生活方式结合到一起进一步上升格调;三要开始围绕这个核心的大IP开发周边产品。

于是袁枚渐渐就排进了全国草根大V百强,江南大V十强,而且其开放的姿态使之成为最活跃的美食博主,由于袁枚最接地气,大家也期待袁枚开始做生意。袁枚开始了变现之旅。

怎么赚钱呢?袁枚的赚钱方式非常值得现在的网红学习。

袁枚可不希望自己变成一个卖菜的,而且他也不想真的开餐馆,那可就太累了啊。所以,袁枚就开始认认真真做运营,把流量开始变现了。

他首先明确,自己做的是轻资产,定调就是出售生活方式。

①他先开办了“私厨”。

每有客来,他都要叫人将餐桌摆到一些景致极美的亭榭,还安排自养的美女为之唱歌跳舞,随园的饮食生意非常火爆。私厨就是一天就几桌饭。那就必然高端了。

几桌饭,很高端,加上袁枚清朝第一美食博主的地位,他的饭桌上就全是当时各界名流了。

当然了,这种私厨可不是人人能享受起的,袁枚也不想做重资产的生意。那么过剩的流量怎么处理呢?

②当然是出书啊!

他撰写了《随园食单》作为主打盈利性的产品。吃不上没关系,我对于美食的热爱都在这里了,买一本回去做饭,必然很酷啊。对于不想做饭的人,袁枚还有通俗小说《子不语》(可以理解为致敬蒲松龄的《聊斋志异》,或者现在的《琅琊榜》《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还有可以附庸风雅的《随园诗话》。

③出席各种活动啊!

私厨、出书以及和各大名家往来以后,袁枚陆续接到各种活动邀请和软文撰写的工作,作为一个负责任的网红,袁枚是来者不拒,只要给足银子就做好周到服务。

④土地出租

随园300亩,而且很多人也是工作之余来农家乐,所以袁枚就把随园的田地、山林、池塘租给13户人家,袁枚坐地收租。

⑤开办教育培训班

袁枚24岁就进士,而且现在又是美食界第一,文化届数得着的名人,因为粉丝数量巨大,甚至可以和清朝礼部尚书纪晓岚合称“南袁北纪”,自然可以广收学生(还有三分之一的女学生)。

此外,因为网红的身份,袁枚凭着这张脸就可以免费周游世界,还享受粉丝接机送机的待遇。

所以,袁枚刚做网红的时候,花光了所有的家产,但是等到袁枚80多岁去世的时候,家里又攒下来几万两银子(还有价值无算的各种古玩珍宝等等)。

6、为何拒绝乾隆南巡?

袁枚并不是清朝第一网红,但是他却是最会赚钱的网红,没有之一。当然这也得益于他最早放下身段去做网红有关系。最重要的是,他是第一个把运营和内容结合到最完美的网红。这和只做内容不做商业运营的曹雪芹,只做运营不做内容的和珅都不可同日而语。

因为袁枚可以打造的生活方式,等到袁枚成为美食博主第一的时候,他也因为自己对文化领域的贡献打造了“南袁北纪”组合,并入围了影响大清朝的十大网红。连乾隆都知道了。乾隆当年虽然因为满文不合格没待见袁枚,但是对于自诩风流、依靠各路达官显贵自发追捧而成为“十全老人”的第一大V,乾隆显然对任何一个大V的生活方式刚兴趣。于是,乾隆第二次南巡的时候,就对尹继善说:我要住袁枚家!

尹继善就找袁枚,袁枚说:不行!

袁枚其实说了8条理由。比如,不想用公款修缮啊,自费修缮又没有能力啊……他对自己的老师尹继善说,自己身隐心退,无再起为官之念;又恐倘若招待不周因福得祸,弄巧成拙,反为不美。

这等好事,别人求且求不来,为啥袁枚拒绝了呢?

因为作为一个网红,最核心的是什么?品牌!凡事都要帮助打造最好的品牌。乾隆这张牌怎么打、好不好打?袁枚认为,这张牌不要也罢,看着是好牌,其实吃不下,对自己的网红之路毫无用处。

为什么这么说?

袁枚是从0开始打造自己品牌的,因为他对权力已无所求,作为一个纯粹的网红,他判断合作的标准不是对方有多大牌,而是对自己的品牌一致性的执着。

凭一个小网红,首先是搞不定皇帝的一套,为了乾隆的几天,把自己的迪士尼乐园毁掉,不值当的。不可复用的都没有价值。

其次,皇帝的背书可能会让名气再大一点,但是对网红收入没有实际帮助,反而要贴钱装修,才能达到皇帝的标准。自己贴钱就亏本了;要是拿了官方的钱,以后就再也不能自由自在了。所以袁枚坚决不干。

袁枚这个人呢,可以说是超级聪明了,在大清朝整个历史上,也能排在前50名里面。但是袁枚啊,特别没有耐性,“不耐”。干啥都没长性,信马由缰喜欢自己做自己。因为封建社会啊礼教吃人,他就不想干呗,所以放浪形骸,自得其乐。也因此呢,一辈子其实也算是在反抗当时的体制了。连写诗什么的都不想按照格律去写,这方面倒有点像叶芝了有没有?

但是,袁枚也就停在这里,刚刚有新的苗头,就停下来转身他顾。最终没能像曹雪芹一样,留下有思想的进阶之作。——当然,这也不是网红的主要任务。

7、杂谈一:南袁北纪拍马屁

袁枚过于随性,过于聪明,过于机巧,所以其实不适合官场。他最大的好处是看清楚了自己,所以利用自己的特性,顺着自己的意思,用一辈子的才华换了一个网红的一生。

袁枚并不自己做饭,站在现在的角度来看,做美食博主其实不合格的。但是当时所谓“君子远庖厨”,他是第一个大胆称自己“好味”的“高级知识分子”,只要博博出位,就可以夯实自己的基础。随后他就搭建了美食平台,依靠巧妙的运营,夯实并巩固了自己的核心地位。

当然,虽然在民间,但是要做好网红也免不了和三教九流打交道。好在袁枚虽然恃才,但并不傲物。善于抖机灵,且善于赚钱的网红,当然身段是很软的了。

这里可以讲一个南袁北纪拍马屁的段子。

纪晓岚拍皇帝的马屁是这样做的。据说,乾隆50周年大寿,别人都搜肠刮肚找奇珍异宝,纪晓岚写了副对联:

——四万里皇图,伊古以来,从无一朝一统四万里;

——五十年圣寿,自前兹往,还有九千九百五十年。

千秋一统、万寿无疆。这马屁如何?

再看袁枚。26岁的时候去当正处级县官,去和老师尹继善告辞,尹继善说,你小子准备怎么做官啊?

袁枚说,哦,我准备了一百顶高帽子。尹继善那是德高望重的国宝级大咖,有些不悦:年纪轻轻不务正业会浪费了你的打好才华啊。

袁枚说,老师啊,你是有所不知,现在的社会都喜欢戴高帽子,像您这样不喜欢戴高帽子的人真是凤毛麟角啊。尹继善很高兴。

等袁枚出来的时候,逢人就说,一百顶高帽子,现在就剩下九十九顶了!

再比如,袁枚见到和珅兄弟俩年幼的时候,这哥俩还挺落魄的,而且和珅比袁枚小了34岁!但是袁枚说:擎天兼捧日,兄弟各平分。将来两位都是栋梁之才!后来果然如此!——当然这也就是他随处撒高帽的结果呗。微博转发一条,你真失败了还好意思拿出来晒吗?这也就是袁枚,虽然作为美食第一网红,但是拍马屁不分高低贵贱。

因为袁枚这一辈子啊,风流成性,男女通吃,凡是伤风败俗的事,他都干了,但是因为是自给自足的网红,又不在乎外面的声誉,所以别人似乎也没啥办法。

但是当时在江宁做知府(正局级干部)的官二代刘墉刘罗锅有点看不下去了。觉得这个人“伤风败俗”,就决定根据“朝阳区群众”的举报搞一搞他,打消这股“不正之风”。刘墉比袁枚还小2岁,但是人家是官二代,父亲刘统勋当过宰相(正国级,相当于总理)。刘墉才不怕袁枚的网红身份,正好还可以借此立威。

袁枚对于此当然没有任何负担,据说立刻就给刘墉写马屁诗吹捧刘墉,然后又找到当时的大咖朱筠出来求情,才保住了脑袋。

顺便说一句,朱筠也是了不起的人物。他接受了袁枚的死对头章学诚的建议,向乾隆主张修书,《四库全书》编撰由此开始,后来纪晓岚做了四库全书的总负责人。朱筠以前给刘罗锅的父亲刘统勋做参谋,所以对刘墉也说得上话。

8、杂谈二:风流成性,男女通吃

没有官场,自己赚钱的网红,当然赚了钱怎么花就是自己的事了。

袁枚一生纳妾众多,有姓氏记载的就有十人,据说袁枚八十大寿时还纳了一妾。70多岁时,搞了一个小姑娘,人家曾祖父和袁枚童年参加科举……前面提到他搞教育,就收了很多女学生。但这并不算什么,袁枚还是个双性恋!

他对龙阳之美心向往之。《随园轶事》 中载:“先生好男色,如桂官、华官、曹玉田辈,不一而足。而有名金凤者,其最爱也,先生出门必与凤俱。”有各种李郎、庆郎、桂郎、曹郎、吴郎、陆郎……

据说过了60岁,他还收了一个叫刘霞裳的弟子,据说特别年轻特别美好,应该比郭敬明旗下的男作家好很多。所以每次出游登山,一定要带着。

而且,袁枚还可攻可守:“夫狎我者,爱我也。”还说:“平生每好居人后,今日还应让弟先。”这诗还是很“性灵派”的,你看现在我一说,你还会懂!

郑板桥比袁枚大23岁,但是一直在民间混,是先成为网红,后来才做过县令,后来又继续网红事业。顺便说一句,袁枚不喜欢郑板桥的字,郑板桥也不喜欢袁枚的美食。郑板桥提倡田园之味。

乾隆22年,袁枚已经是美食网红,认识了郑板桥,他就很高兴哇,早年间网红届的扛把子啊,就一直往来。还给郑板桥说:哎呀哎呀,即使美男子犯了错误,也不要打坏他的屁股。(杨鸿烈《袁枚年谱》)

所以章学诚最讨厌袁枚,觉得袁枚这样的人渣应该被凌迟。

不过袁枚生活腐朽,而且各种东西都很不堪,但是在美食上,他的贡献是非常显著的。而且在封建文化中,袁枚是至孝之人。辞官回家就是侍奉老娘,一直到67岁老娘离世,才开始全国巡回旅游。

此外,因为外面诱惑太多,袁枚在学术上始终未能大成。这也是因为他对传统过于反对,但是对于开山建派又缺乏耐性所致。他的很多诗书生活,已经有全新气象,但是因为锐气不足又止步不前。

我们可以简单领略一下:

爱好由来落笔难,一诗千改始心安。

阿婆还是初笄女,头未梳成不许看。

/

偶寻半开梅,闲倚一竿竹。

儿童不知春,问草何故绿。

/

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

意欲捕鸣蝉,忽然闭口立。

/

寒夜读书忘却眠,锦衾香尽炉无烟。

美人含怒夺灯去,问郎知是几更天!

是不是别开生面,特别有情趣?而大家都学过的《祭妹文》则饱含深情:“呜呼!生前既不可想,身后又不可知;哭汝既不闻汝言,奠汝又不见汝食。纸灰飞扬,朔风野大,阿兄归矣,犹屡屡回头望汝也。呜呼哀哉!呜呼哀哉!”

9、尾声:自挽联

最后说一说袁枚——这个清朝收入排名第一的网红,最后的故事。

袁枚一生风流倜傥,但是膝下无子。曾过继了一个儿子,然后有一个算命先生给袁枚算了一卦,说:哎呀不得了了袁枚先生你63岁会有一个儿子,然后你76岁寿终。

这种算命的一般来说,都没啥可留意的。但是可巧,一直以为自己不能生子的袁枚,果然在63岁上得了个儿子。

到了76岁那年,袁枚就开始等死。当然也不是白等啊,他给自己做挽歌,自己挽歌自己——当年冯小刚的电影里提前给自己办葬礼,这些袁枚早就玩过了。

袁枚不仅自己给自己挽,还号召大家一起挽。在这个名为《腹疾久而不愈,作歌自挽,邀好我者同作焉,不拘体,不限韵》的挽歌中说:“人生如客耳,有来必有去。其来既无端,其去亦无故。……逝者如斯夫,水流花不住。但愿着翅飞,岂肯回头顾?……”

有没有点像朋友圈里很多骚人的打油诗?

他邀请别人写,别人不给写,他在家里就催人家《见诸公挽章不至,口号四首催之》:老夫未肯空归去,处处敲门索挽诗。

我擦你们要是现在不写,我就天天敲门。。。

袁枚等死一直等到除夕夜,然后就留遗嘱啊什么的,直到新的一年过去,袁枚这个高兴啊,一口气写了7首打油诗。然后又活了6年才算完。

无独有偶,南袁北纪的纪晓岚也活了82岁,也给自己写了自挽联。

说起来纪晓岚能和袁枚在一个咖位上,必然是有共同点的。纪晓岚在吃这个方面完全不养生,据说,只吃猪肉,不吃米,偶尔吃一点谷面,每次就吃十来盘猪肉。然后就喝茶。纪晓岚自己都说,自己是野怪转世。然后纪晓岚对女色比袁枚可是要厉害多了,采蘅子的《虫鸣漫录》说,纪晓岚每天上班前(早朝)来一发,下朝后来一发,到了中午来一发,到了傍晚来一发,睡觉之前来一发。

据说在编辑《四库全书》值班期间,因几天没有姑娘,纪晓岚“两睛暴赤,颧红如火”。乾隆了解情况之后,就赐给纪晓岚两个宫女。纪晓岚就称之为“奉旨纳妾”云云。

纪晓岚也是聪明甚于智慧的,抖机灵程度不逊于袁枚。虽然一直在皇帝身边,也是当时的网红。不过最终也是没有文化上的大成。这一点,纪晓岚甚至不如袁枚。袁枚还解构了封建文化,质问是否有“道统”这回事,而纪晓岚的才华最后做了编辑,当然称职,只是未精进。

在纪晓岚临终前,和袁枚一样,他也给自己自挽:浮沉宦海如鸥鸟,生死书丛似蠹鱼。

——一叶浮萍而已。

10、美食网红自媒体的业绩总结

33岁放弃官职做美食网红,67岁开始全国巡游,到了82岁离世。袁枚过了50年无拘无束的网红自媒体生涯。按照正史的视角来看,虚度半生,但是从个性解放的角度,他也可以算是先驱。而且在美食方面,虽然他始终不及苏东坡中华美食第一人的地位和名气,但是在大清朝首屈一指,而且依靠网红生涯活得非常自如,还给孩子们赚下了万贯家财。这不能不说“网红财富榜第一人”当之无愧。

总结袁枚的美食网红之路,我们可以看到以下基本脉络:

①建IP、建平台、进行导流

随园建成和免费开放,进行导流。

②发掘头部效应

吸引业界大咖频频光顾,犹如明星效应。

③建立行业标准

随园食单不仅是输出价值观,而且还要建立行业标准。

④抓住热点营销

无论是拒绝皇帝还是说自己这里就是“大观园”(主要是曹雪芹不屑于和袁枚打这个官司),都是要利用好热点。

⑤日常运营配合爆款宣传

特立独行我行我素,放飞自己的袁枚无时不刻处于风口浪尖之中,等于免费给自己做了很多宣传。

——如是运作多年,等到袁枚去世后,现金及现金等价物超过2万两银子,还有各种古玩、书籍典藏、以及一个300亩知名的园子。

袁枚的子孙继续经营随园,依然是达官贵人到南京一定要去的景点,而且每年都有数以十万计的优客前来。游客们每年都会把园门的门槛踏烂。

到了道光年间,随园就开始衰败。等到了太平天国进驻南京时,随园被大面积破坏,园子被开垦成粮田。据说,袁枚有个孙子曾在苏州做县令,把太平军打得元气大伤。但是就算没有这个典故,太平军也不会允许这样的园子长期存在。

时代过去了300年,我们现在无意去臧否古人,只是从中寻觅当时美食之源,为我们的今天做一桌好饭。

来源:豆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清朝No.1美食网红——随园主人袁枚是如何炼成的?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