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轻狂不在嘴上

“可能一些三四十岁的老一辈企业家,他们就没法了解互联网,因为已经老了。”17岁的网络公司CEO李昕泽在视频采访中的这句话,一下子炸出了好几个老一辈企业家。雷军先是不加评论地转发了这句话,似乎觉得有些不妥,有可能被误解,又追加评论道:“作为老老老一辈企业家,我个人觉得压力山大!长江后浪推前浪,世界未来一定属于00后,加油!”

其实雷军真没必要有压力,就算有,当下的压力也不会是来自00后。在手机领域,华为的余承东,60后;OPPO的陈明永,60后;Apple的Tim Cook,60后。在电子商务和新零售领域,京东的刘强东,70后;网易的丁磊,70后。别说00后了,连80后都难得一见。去年小米“补课”,雷军真的压力山大,不过那压力不是来自外部,而是来自自己。

不过,中国已经快速地从一个尊老社会,转向尊小社会,雷军的自谦也可以理解。由于年轻人更快、更娴熟地掌握着所有最新的科技成果,年长者要想跟上时代,得向年轻人学习,年轻人则扮演起了教育、辅导年长者的角色。这个知识和技能由年轻人向年长者逆向传授的时代,被称为后喻时代。在这个时代,年轻人才是主角,年轻即真理。

另一方面,出于吸引眼球的目的,媒体喜欢追逐青少年创业者,诱导、怂恿他们说出格的话。部分投资人也喜欢利用少男少女创业者来搏出位,打知名度。因此,有在电视上夸口要给员工发1个亿的90后总裁,有和投资人公开撕扯的90后少女创业者,有先被夸为“商业奇才”,后又被曝数据造假、侵吞公款的95后“神奇少女”……一次又一次,聚光灯下的年轻人变得越来越倨傲、狂妄。

常言道,人不轻狂枉少年。在我看来,真正的轻狂,在做,而不在说。做众人认为不可做之事,并做成,这才是轻狂中的战斗机。说众人认为不可说的话,只是敢说,无知无畏而已。

当19岁的马克·扎克伯格写出Facebook代码的时候,他认为把人的社会关系数字化,让世界更加开放,这件事不但可行,而且很重要,这是真轻狂;当23岁的埃文·斯皮格拒绝了Facebook的30亿美元,坚持让Snapchat独立发展,而且独立上市,这是真轻狂;当90后青年戴威仅仅用两年时间就把ofo打造成一家独角兽公司,而且领先市场,这是真轻狂。

我写过一篇文章,《不懂年轻人焦虑综合症》,专门探讨过这种担心不懂年轻人,担心错失未来,因而坐立不安、惶惶不可终日的那种焦虑。带着这种焦虑,成年人变得特别谦恭、礼貌、懂事。他们担心错过龙种,可是一次又一次,收获的只是跳蚤。

17岁的网络公司李昕泽说:“我的目标是15年内上市,做一个伟大的公司。什么样的公司算伟大?举个例子,阿里巴巴算二分之一伟大,雷军的小米算三分之一。微软或者苹果这样的,才是百分之百伟大。”年轻真好。

王朔老师傅说:“年轻算屁呀,谁没年轻过?你老过吗?真是的。”

来源:keso怎么看 微信号:kesoview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少年,轻狂不在嘴上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