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渣男的下场不太惨?

何为渣男?简言之,就是在一段爱情/婚姻关系中,违背契约,背叛情侣,与第三者在一起。

回望演艺圈中的渣男,要么跟第三者重新组织家庭,成功洗白,要么就是重新回归家庭,再次扮演一个好丈夫、好爸爸的角色,他们无一例外都在演艺圈风生水起。

“知道”告诉你,为什么渣男的下场不太惨?

最近有一个“求锤得锤”的梗特别火的。

说的是,某薛姓男歌手高调宣布与前妻复婚,深情形象赢得路人好感后,一个自称是薛的前女友,爆料其“渣男”行为。起初粉丝们并不相信,要求曝光证据。于是这位前女友开始“求锤得锤”大法:不是要看合同吗?合同截图给你们;不是要看合影吗?合影也给你们;合影不代表什么?私人照片也拿去。

本来也就只是打破该薛姓歌手的深情人设,结果粉丝们求锤得锤之后,反倒曝光了该薛姓歌手之前所谓的努力人设,也是假的。但仍有无数粉丝——当然也许可能是水军,纷纷涌到他的微博底下支持他声援他,什么“我只希望你安好”“你回来就好”“我根本不需要你回应,我只需要你好”。

于是有资深娱记朋友感叹道,网友的记忆很短,这薛姓歌手停歇个大半年再出来依旧可以顺利圈钱。怎么渣男的日子都这么好过?

何为渣男?简言之,就是在一段爱情/婚姻关系中,违背契约,背叛情侣,与第三者在一起。在此基础上,还可能涉及到其他道德上和人格上的缺陷。资深娱记的这个感慨倒是事实:渣男的普遍下场都不太惨,不少还是蛮好的,为什么会这样呢?

影视剧中的渣男

我们先从电视剧中的渣男说起。前段时间《我的前半生》热播,罗子君的前夫陈俊生就是一个渣男,虽然起初的罗子君的确作天作地作自己,但陈俊生情感出轨在先,并因为第三者与发妻离婚,之后还要走了房子。

有意思的是,电视剧播出的过程中,最受网友喜欢的角色之一就是陈俊生,网友们亲切地喊他“前夫哥”,每当看到前夫哥过不好忧郁的眼神像只小宠物时,她们就爱心泛滥。演员雷佳音一开始是拒接这个渣男角色的,他没想到的是,这个角色为他圈粉无数,实力派的他终于红了。而剧中陈俊生的下场也很不错,他取代贺涵成了老总。

闫妮和胡歌曾经演过一部电视剧叫《生活启示录》。剧中闫妮饰演的于小强一开始是个家庭主妇,果静林饰演的刘光耀是她的丈夫,刘光耀出轨并与于小强离婚。虽然之后于小强与胡歌饰演的鲍家明相爱并进阶成女强人,但渣男刘光耀的下场也很不错。他和小三在再三折腾之后,理解彼此,也过上了幸福平静的生活。

至于电影中的渣男,则是另外一条路线。无论是《人在囧途》《港囧》还是《夏洛特烦恼》,渣男们都遭遇了中年危机,纷纷定情于小三,当然经历了一番波折之后,他们最终都回归了家庭,而妻子们无一例外选择原谅了他们,电影中都出现了最后夫妻俩抱头痛哭的镜头。渣男们出去玩一圈,回来了依旧是一个好丈夫。

当然,影视中也有渣男下场挺惨的,比如《回家的诱惑》,但洪世贤死之前也跟小三确立了真爱,死前渣男和小三顺利完成道德洗白。其他的,要么像陈俊生、刘光耀,跟小三也过得特别好;要么就是电影中的徐来和夏洛,得到妻子的原谅,重新回归家庭。

艺术来源于生活,此时我们再回望演艺圈中的渣男,陈姓演员,文姓演员,林姓运动员,要么跟第三者重新组织家庭,成功洗白,要么就是重新回归家庭,再次扮演一个好丈夫、好爸爸的角色,他们无一例外都在演艺圈风生水起。

渣女被符号化

如果我们将渣女的下场跟渣男对比,就会更强烈而鲜明地感受到,生活对于渣男实在是太宽容了。提起渣女,潘金莲可谓是一个最著名的文化符号了,现实生活中女性如果情感出轨了,轻易被套上潘金莲的名号被人辱骂。这段时间,马蓉一案,以及程序员苏享茂的前妻翟欣欣,被一些网友冠以“欣欣向荣”的名号组合在一起,并称潘金莲后继有人了。与渣男可以轻松洗白,重新回归生活不同,渣女们往往被人贴上道德标签,甚至被符号化,这种标签可能会跟随她们一生。

有网友如是辩称:你看渣男们,也都只是情感出轨,可你看潘金莲、欣欣向荣,她们可不是情感出轨这么简单,她们还谋财害命。简言之,就是渣女可比渣男狠毒多了。

事实真是如此吗?显然不是。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检索就可以发现,涉及离婚的案件中的,家暴占了很大比例,而绝大多数都是男性家暴女性;而社会新闻中也时常有关于丈夫杀妻的报道。也就是说,所谓的“渣女可比渣男狠毒多了”的结论一点都不准确。但引人深思的是,为什么只有谋财害命的渣女被符号化了?为什么女有潘金莲,有“欣欣向荣”,可渣男从古至今都没有什么深入人心的代言人?西门庆算不上,他的符号更近乎风流鬼——比如电影《金瓶梅》他的形象就是这个。

归根结底,我们生活在一个男权社会,在一个男性占据绝对话语权的社会中,整个社会对于男女性道德的规范和约束是不一样的。古代男性可以三妻四妾,可女性却得从一而终,一旦出轨,就要被浸猪笼。进入现代社会,一夫一妻的婚姻制被法律认可之后,男性虽然也被要求管住下半身,但无论是道德还是舆论,对于男性出轨还是相对宽容的,理由要么是“这是男人都会犯的错”“男人事业成功就好,其他方面只要不太出格就好”;但对于女人则依旧非常严苛,男人爱玩是厉害的表现——比起陈冠希是不少男人的“偶像”,女人呢,则会被认污名化为“二手货”“公交车”,仿佛她从肉体到灵魂都“脏”了。

那么舆论是怎么在无形中约束女性的呢?就是建立文化符号,选取某些极端的个体,将其标签化、符号化,用以指称所有渣女,将所有渣女都污名化了。渣男出轨了,他也就是一个道德上有瑕疵的渣男而已,但渣女出轨则不同,她首先是被人联想到潘金莲,联想到“欣欣向荣”,仿佛她不仅仅是出轨这么简单,她还心狠手辣,有谋财害命的企图。渣女就这样被钉上了耻辱柱。杀一儆百,女性想出轨,下场这么惨你有心理准备吗?

我们为舆论对于男女性道德的双重标准感到不满,这可不是说呼吁社会对于出轨的女性宽容一些,多一些关爱,或者说宽容出轨这一行为。事实上,无论是哪个角度看,出轨这一举动都是错误的。我们想说的是,如果社会以多严格的标准规范女性的性道德,也该以同样的标准约束男性,而不是男性出轨了,改头换面重新做人,而女性则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回到开头的薛姓歌手。涌到他微博底下声援他的,除了某些毫无下限的营销号外,多数就是女粉丝了。点开一些女粉丝的个人主页,倒出乎意料地发现,她们也都在骂“欣欣向荣”,但对于她们家的老薛则是“你最棒”“永远相信你”。她们没想到的是,在某种程度上,薛姓歌手与“欣欣向荣”是一样的。对渣男的无限宽容,对渣女的无限指责,最终受损的却是女性自己。

来源:南周知道 微信号:nz_zhidao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为什么渣男的下场不太惨?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