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者仍旧拒绝更新,Flappy Bird 正式死亡

如果你是那部分仍然在 iPhone 里保留着 Flappy Bird 的长情玩家,你在更新 iOS 11 之前大概要考虑一下,因为一旦更新,这个游戏就无法打开了。

这可能是手游界最具传奇性的游戏。

这个在 2013 年 5 月上架的 iOS 手游,机制和画面都十分简单,只是操纵一只最笨的鸟避开障碍,就可以无休无止地玩下去(当然多数人都会在两秒内死亡)。在发布没多久后,它就犹如石沉大海,在 App Store 成千上万个游戏里销声匿迹。然而意外的是,在 8 个月后的 2014 年初,该游戏突然走红,一时间好像全世界所有的 iPhone 用户都沉迷于这只不断死亡的鸟。

它可能是对“爆款”最直接的定义。在 2014 年的 1 月底,它占据了超过 100 个国家的 App Store 排行榜首位,下载次数超越 5000 余万次,成为了苹果商店下载量最多的免费 app。来自越南的游戏制作人阮哈东之后告诉 Verge,他当时每天都可以从广告费中进账 5 万美元。

几乎所有媒体都加入了这场大讨论——这个游戏到底凭借什么占据各国下载榜、让无数人为之疯狂?其实这不难理解,极简的机制和游戏困难度形成的对比,让多数人都对自己显得笨拙的操作感到不满,它的致郁程度几乎让人想摔手机,于是玩家便愈加投入时间期望取得更好的成绩。 免费和看似容易的操作又帮它消除了一切门槛,当所有人都在谈论这只鸟时,几乎没有 iPhone 用户能抵御住试一试的诱惑。

接着,最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处在巅峰期的 Flappy Bird 自己宣告了“自杀”。2014 年的 2 月 9 日,也就是游戏刚发布安卓版的 10 天后,作者突然发了一条告别推特——“Flappy Bird 的玩家们,我真的很抱歉,但是从现在开始起的 22 小时后,我会把游戏下架,因为我真的受够了。”

作者说到做到,果然在 22 小时后下架了游戏,留下了数千万目瞪口呆的玩家。

当时有媒体猜测,此举的原因是游戏的侵权问题。包括 Kotatu 在内的数个游戏媒体曾发文指责该游戏的操作和画面抄袭任天堂作品。不过任天堂和作者双方都否认该游戏是因为法律问题下架。在后来接受福布斯采访时,阮哈东说,根本原因是人们对这个游戏的态度有违他的初衷。理想中的 Flappy Bird 是一个每天让人花几分钟的时间用于放松的游戏,但现在它却变成了让人沉迷的产品,“这已经成了个问题,所以最好让它永远消失”。

Flappy Bird 下架的后遗症,就是山寨版们的疯狂涌现。它成为了 App Store 被克隆最多的游戏。在巅峰期,每天都有 60 多个克隆版本出现在商店,令苹果和 Google 不得不拒绝名称中带有 “Flappy” 的游戏上架。同时,ebay 上出现了装载 Flappy Bird 的智能机,叫价高达 1500 美元,有的甚至被炒到 90000 美元以上。

它曾经短暂地回归过一次。那是在 2014 年的 8 月,阮哈东开发了一个“不太会让人上瘾”的版本,并添加了多人模式,在 Amazon Fire TV 独家上架。但也仅止于此了。

在 2014 年到如今的 3 年里,该手游的忠实玩家想了很多办法,在一次次系统更新后,通过种种后门保留着游戏。但是这些办法现在都行不通了。 iOS 11 只支持 64 位的游戏,基于 32 位的 Flappy Bird 必须获得开发者的更新才能重新运行。而鉴于作者无意更新,这个游戏如今彻底宣告死亡。

“在新的 iOS 系统下,Flappy Bird 无法再打开,谢谢你们过去四年来对这个游戏的支持”,阮哈东在 Facebook 回应,“我支持这个游戏的责任在 2014 年就结束了。”

巅峰期的激流勇退,也是它成为传奇的一个重要因素。和那些“爆”过之后就无影无踪、只给人留下“曾经辉煌”之印象的游戏不同,Flappy Bird 正是因为它的自杀而更容易被人记住。

来源:好奇心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原作者仍旧拒绝更新,Flappy Bird 正式死亡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