扯屏幕的蛋,赚噱头的钱

文 | 孟庆祥

肾8发售遇冷,起码在中国遇冷,说某店开售肾8,为了维持秩序,整了三四十个保安,还部署了回转的铁栅栏用于排队。结果,第二天一开门才来了两三位顾客,这么多年来,苹果发布的手机,即使是被骂丑,一旦开售还是抢的像条狗。这么尬卖新品还是第一次,这意味着什么呢?

我清楚的记得,肾6发布的时候,苹果被骂惨,因为有iPhone 4的经典火柴盒,人们觉得方方正正才是正解,圆巴琉球的都是Low货。后来iPhone 6+发布之前,罗永浩说苹果绝对不会搞粉色,因为粉色代表Low,结果苹果搞出了一个粉色,虽然它叫玫瑰金。那是,我即知道,罗永浩所谓牛逼审美之类实在太过朴素了,太浅了。

上面我讲这个东西是啥意思呢?

第一, 需求真的极难测度。就连能定义美丑、能定义需求的苹果也主要靠运气。苹果就好比西施,他的干的事就是标准,这样的话事情就好办多了。前几天看到一篇iPhone 8的评测,用的都是革命性的进步之类的字眼,一看,不过是快充、CPU又快了,拍照牛逼了之类的。折腾这么多轮,连苹果也折腾不动了。

第二, 世界商品无痛点,只有炒点而已。炒起来升天,炒不起来落地。在商品极大丰富、工艺非常先进、制造能力空前强大的背景下,商品世界找到痛点几乎是不可能的。但人是跟风的动物,是主观性的动物,跟风是常有的,痛点已死,炒点不灭。

手机这个行业集中体现了技术、市场、炒作、需求等各种元素,我认为搞懂了手机就搞懂了商业世界。

从外形上说智能机几乎是最简单的商品,所有的智能机都是一个带圆角的扁形长方体,一块大屏幕覆盖。手机上的设计元素极少,这是让设计者很头疼的问题。就好比《大长今》上有个比厨艺的故事,大家用同样的大米做米饭,看谁做的更好吃,完全没法弄。

于是,材质和屏幕成了最主要的竞争要素,材质上从塑料到玻璃再到金属,再回到玻璃。iPhone 6出来的时候,为了圆润,在前面玻璃上倒了一个圆角,号称3D玻璃,就这么一个小小的特点,炒的热火朝天。后来3星出了一款周围玻璃弯曲的手机,号称双曲面,然后大热,挽救了三星手机因为千年塑料的被动局面。

在苹果8出来前的好多个月,都猜测他们也会用曲面屏。我当时估计不会,这不是好和不好的问题,而是,牛逼厂商一旦抄别人,在气势上就输了。苹果不会用双曲面,也不会把指纹识别移到手机背面,也不会搞虹膜解锁之类的。三星垄断了曲面玻璃,已经转的盆满钵盈,这个梗也快玩死了。

于是,全面屏登场了。这很可能是屏幕上能玩的最后一个元素了。

前几年,手机都有比较宽的边框,是苹果第一个做出边框较窄的手机,然后,其它厂商就比赛看谁做的更窄,最后炒了一个“无边框”的概念,我就纳闷,无边框屏幕咋镶上去啊?后来发现所谓无边框都是假的,就是窄边框而已。

在追求屏占比的年代,2014年9月出品的Mate 7说有83%的屏占比一飞冲天。然后,大家比拼了一段时间的屏占比就冷却了。

作为一个外行消费者疑惑,追求品占比,为毛手机上方有个大额头,下方又有个大下巴?从技术上说,这个不好弄。上方有摄像头、听筒以及距离脸部传感器。下方则有麦克风、USB充电口,振动器,屏幕引出线等一堆部件,据说,这些东西和屏幕叠合在工艺上是有困难的。

夏普是第一个干掉上方额头的,但给摄像头留了一个圆形的位置,就是所谓的异形屏。小米买椟还珠,去年10月份发布的MIX干掉了额头上的自拍摄像头,把这个东西移到了下巴上,直接用边框材质作为听筒的震动材料。就是为了追求没有额头。不久前发布的MIX2,又把前摄搞成了一个可以按压弹出的玩意,但它还是没有去掉下巴,去掉下巴真不是那么容易的。

一天后,iPhoneX发布,就像传说中的一样,真没有下巴。我到网上搜了一下,现在键盘侠都不清楚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上面的传感器也得需要位置啊,这咋整?苹果整了一个刘海装各种传感器,尽管这个东西被各种搞。我到觉得这是一个好的设计,为毛那么多厂商么有想到呢?你看一下自己手机的最上方,左侧显示的运营商信息,右侧则是电量、网络情况等等,这个地方叫做状态栏,中间正好没用,放传感器正好。估计MIX下一版也得抄苹果了,这就是用白水煮米饭的差距。

相比之下,我倒觉得更早发布的三星Galaxy S8把额头和下巴搞到最窄是一个符合工艺又符合需求的产品,但问题是缺炒点。

把额头、下巴干掉之后,手机就会变得短粗。我摆弄过MIX一代,觉得短租真是不好。厂商就把屏幕拉长了了,从16:9变成了所谓18:9,但是,后面这个数是可以约分的,应该叫16:8或者2:1。但厂商都喜欢往大里炒,要是我做出手机,没啥卖点就叫36:18,去他妈的,反正比别人大一倍。

这就是手机市场的现实,炒不动了,硬炒!

来源:曲高和众 微信号:m1587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扯屏幕的蛋,赚噱头的钱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