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一辈对编制的迷信

@猪蹄蹄小朋友
不仅山东,一奶同胞的我大东北,对编制也有谜一般的执着。
这段对话发生在我来北京的第二年春节。

亲戚:在北京上班啊,做什么工作?
我:互联网。
亲戚:……???啊对,你老姑家那个哥也是搞网络的,联通的,你也是吗?
我:不太一样,我在百度,就是你上网使的那个,搜索用的。
亲戚:啊,那,有编制吗?
我:没有,企业里都没有编制。
亲戚:啥?闹半天,费这么大劲上北京,当个合同工?
我:可以这么理解吧,但是比家里这边钱多点儿。
亲戚:能挣多少啊?
我:一万多吧。
亲戚:孩子啊,你听句劝,你还年轻,你现在是不懂事儿,觉得给一万两万就是好工作,那可不行啊!你得为自己将来着想啊!那合同工咱可不能干!这种单位,说开你就开你啊!你看你爸,法院的,你妈,学校的,这说出去你是个合同工,不好听。
我:单位不能随便开我,得按合同办。我不高兴了还可以开单位呢,我们叫跳槽…
亲戚:你可拉倒吧这孩子给你能耐大得你还要开单位呵呵呵呵呵。
我:……

要不怎么说,当年还是太稚嫩,还有闲心跟老家亲戚解释这许多。现在的我,已经练成了死猪不怕开水烫,保持一脸温良恭俭的皮笑肉不笑,眼盯电视,手持瓜子,话术如下:
您说得对!
可不是么!
我自己也愁呢!
后悔死了!
怎没早听您劝!
唉…
此处要叹得深沉绵长,饱含着对人生的迷惘,对未来的恐惧,对老无所依的焦虑,亲戚就会递上一个剥好的桔子,怜爱地拍拍你大腿:
没事儿。既然来了。咱就,好好干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老一辈对编制的迷信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