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的心酸故事

作者:马拓

我们地铁站外最早的面包房是一个铁板搭成的活动房,里面只卖三样点心:老婆饼、蛋挞和虎皮蛋糕。

蛋糕房离我们派出所很近,所以我知道卖点心的姑娘长得很漂亮。时隔许久,我只记得她名字里有一个红字。

小红是南方人,总是高耸着一个马尾辫,戴着洁白的套袖,一会儿消失在柜台后面开小差,一会儿又忽然冒出来揽生意。她经常拿着一把铲子,轻轻把三种点心铲到玻璃罩子里,有点儿强迫症似的把它们一一列齐。三种点心被她码得缤纷至极,然后她就跟坐江山似的等着吃货上门。

小红的漂亮吸引过很多人,除了经常帮她送货的小飞,还有周围的摊贩和路过的乘客。但小红性子辣嘴巴毒,经常跟人起争执。有一回她跟一个顾客闹了纠纷,我出警一问,才知道是小红闹了乌龙,顾客要红豆馅儿她拿成了糯米馅儿,顾客咬了一口让她换,她说先让顾客把咬残了的饼交回来,顾客是个小伙子,半开玩笑地说反正我也咬了这块就送我呗。

小红凤眼一白:“我拿回家喂狗去。”

小伙子被心灵暴击,和小红吵得不可开交。

我劝小红,做买卖和气生财,你这么心直口快,生意能好才怪。

给她送货的小飞就在旁边嘿嘿笑。小飞是个虎头虎脑的大男孩,每天按照老板指示给小红送货。小飞每天下午骑着三轮电动来,歪歪扭扭把车停好,就搬着好几箱子点心进去帮小红忙前忙后。按说小飞的职责至多是帮小红卸货,可他每次都要在小红店里耽搁半个多小时,帮她扫瓜子皮、擦电子秤、切虎皮蛋糕。虎皮蛋糕没切之前像只成了精的大胖蚕,小飞手起刀落,香飘满屋。小红这时候一般都是坐在角落里看韩剧,然后对着屏幕里的欧巴各种花痴。

据说小红之所以对地铁站附近的臭男人不感兴趣,是因为她坚信自己能遇到一个超凡脱俗的高颜值欧巴,而且她觉得自己的美貌绝对担得起这份艳遇。

所以隔壁卖鸭脖的胖妹劝小飞,你省省吧,人家姑娘是看不上你哒。小飞就一如既往嘿嘿傻笑。后来我才知道他每在小红这里耽搁一分钟,都要在去下家送货的路上补回来。

有时候我趁着午后没事去小红店里买零食,经常看到这样一幅景象:小飞满头大汗地在生意寥寥的柜台前忙活,小红则坐在后面的小圆凳上托着腮看剧,不时还发出咯咯的笑声。午后阳光又艳又暖,照得这里像个夫妻店。

正所谓庙小妖风大,几天后面包店就出了事。那天接到群众报警,说蛋糕店发生了流血事件!当时我头发都竖起来了,和同事跑到蛋糕店一看,小飞和一个男顾客俩人身上有血,小红在角落里吓得俩眼散光。好在局面不难控制,疗伤止血后,我们给他们做了笔录。然后我才知道了这段令人哭笑不得的经过。

原来就是因为退货引发的血案。顾客是个壮男,买了蛋糕说不新鲜,让退货,小红说是新做出来的,在柜台后跟人家对峙,壮男就让她出来,小红下意识往后退,壮男下意识伸手去拽她,一旁切蛋糕的小飞蹭地蹿上前,正好手里握着刀,就舞着说你别过来!壮男不畏,上手去抢刀子,俩人抓弄起来。小飞本无意伤人,奈何太过紧张,不知怎么倒把自己虎口剌了个大口子。

我从来没碰见过这么中二的自卫。

好在小飞伤不重,缝了几针。错本在他,幸亏伤的是自己,不然事就大了。做笔录时我偷偷问他:“你真的特喜欢面包房那姑娘啊?”

他还是嘿嘿一笑。

“你追她呀。”

“我想先在老家买处房子。”

“嗯。”

“然后我想再自己加盟一个面包房,像我们老板那样。”

“靠谱。”

“也不一定卖蛋糕,卖卖炸鸡也行,小红喜欢吃炸鸡。”

看得出,他一定是对未来思虑过很久,现在终于有机会能和人分享。他贡献出了一系列兴奋、期待、欢脱的表情包,好像自己不是受了伤而是中了奖。

笔录做完,小红推门进来看小飞。小红看他,他眼神一躲。小红赶紧看别处,小飞眼睛又在小红脸上拔不出来。

最后小红说:“你请假歇几天吧。”

几天后我们给这起案件扫尾,又去了一趟小飞的出租屋。至今印象深刻地记得那是离我们地铁站特远、连导航都找不到的一片自然村。村里道路泥泞,小飞租住在一栋自建楼房里,进屋就是床,屋里有一面很大的窗户,却收不进多少阳光。我看小飞伤也好得差不多了,问他和小红怎么样了,他说:“最近没联系呢。”

我说:“为什么呀?因为最近没上班?”

“我们老板知道了我这事,把我开了。”

“……那你有什么打算?”

“正好趁着没工作,先回趟老家帮着收收粮食吧。您先别告诉小红。”

后来一段时间我果然没再见过小飞。小红倒是还在面包房房里倒腾蛋糕。给小红送货的换成了另一个戴眼镜的小伙子,每天下午把货往小红店门口一码,自己吹着口哨又启了程。小红每次都要匆忙摘掉耳机放下手机,形单影只地到门口运货。

有时候下午我过去买个点心吃,还问过她最近见没见过小飞。小红看了看我,半天才说:“他说他老家有事,得回去一阵子。”

语毕,小红赶快低头去收拾点心。

我不相信这个谎言能瞒住小红这么聪明的人。

春去秋来,后来那个早期的面包房连同隔壁的鸭脖店在一个温暖的午后被拆除了,取而代之的是连烘焙带销售一体的蛋糕屋。里面的蛋糕花花绿种类丰富,店员也一水换新,小红不知所踪。但每次经过那里,我好像都能看见小飞站在单薄的柜台前认真地擦擦抹抹,小红缩在角落里懒洋洋地偷闲。不知道如果那天没有发生那样的事,他们会不会把那一瞬间过成一辈子?

那天在云音乐上听歌,我发现孙俪唱的《忘不掉》特别好听。

胡笛萧声起,山河岁月催人老,一腔深情无以报。

单曲循环点进评论,发现里面有一条写得特别动情:

“沈星移走后多年,周莹每次在戏台上听《游西湖》里的李慧娘,还是会失神,周莹哭了,她终于明白,这世上,再也不会有第二个像沈星移那么奋不顾身爱着自己的人。”

来源:知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普通人的心酸故事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