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令人拍案叫绝的推理桥段?

本人基层小法医!
晚上值班,今天讲这个案子侧重于推理,喜欢看剧情的朋友可以直接跳过推理部分。

四年前秋天的一个深夜,某派出所接到了一个神秘电话:
小六要杀我!我在某某岭的三圣祠!
仅此一句!

值班民警把电话回过去,却一直无人接听!民警觉得这事蹊跷,不能小觑,就立刻驱车赶到了某村的三圣祠。
三圣祠是某村的一个小道观,位于某某岭的半山腰上,某村到道观有一条歪歪扭扭的小路,托国家村村通政策的福,警车勉强能上去。
在子夜时分,值班民警和某村的村干部赶到了现场,现场的情景让他们大吃一惊。

道观门口躺着一老人,浑身上下到处都是血污,这人处于昏迷状态,民警摸了摸他,还有心跳体温,赶紧组织人送医院抢救。
老人身边有一老式诺基亚手机,翻看通话记录,报警电话为此手机所打!

进入道观,院子正中躺着一人,头部多处损伤,身下地面可见大量血迹,人已经死去多时。

案情紧急。我们技术队四人出现场:
王队,就是我以前文章中多次提到的法医大叔,水平灰常厉害!
本蜗牛,法医中的小透明!
小赵,小李任劳任怨的技术员!
还有侦查员章哥连夜赶到现场。

派出所的民警已经通过村干部了解了死者的大概身份。

死者刘某,男,四十余岁,本村人。这人绰号小六,是村子里出名的懒汉,他呢!没正经职业,就在附近打一些零工,有几个小钱就买酒,喝醉了,就喜欢到处溜达,遇上人就没完没了滴吹牛!这种人在每个村都会有一两个。正常人家对他唯恐避之不及!

祠门口昏迷的老僧,68岁,他的经历就传奇了。他原本是村西人,妻子是村子里的卫生员,颇受村民尊重。
他育有一女一子,家庭幸福。
在他妻子生第三个孩子时,难产而死。他没有续弦,辛苦抚养两个孩子。
女儿初中毕业后到县城打工,遇上了一个四川打工者,女儿就和这个四川人私奔了,至今音信全无,生死不明。
儿子初中没上完,80年代正遇上电影《少林寺》爆火,他就偷偷离家去少林寺拜师学艺。
本来幸福的四口之家这下就剩下了他一人,对儿子的不辞而别他很伤心,经过三思后他决定到嵩山少林寺找儿子去。
到了少林寺后,少林寺僧人说根本就没见过他儿子,他在寺中盘桓数日后,果然如老僧所言。
他觉得儿子可能迷路到了其他寺庙,就一个寺庙接着一个寺庙找,就这样风餐露宿在全国各地流浪。
因为经常出入寺庙时间久了他就出家为僧,但不会在一个寺里久住,还是四处漂泊找儿子。
两年前,六十多岁的老僧感到年纪大了,就回到了家乡。
他家二十多年没住过人,老屋早已坍塌,耕地也被村里没收。
他没地方居住,就住到了村里的三圣祠。
三圣祠有三间房屋,呈品字分布,供奉三个圣人,姜子牙,张良,诸葛亮。
老僧就住在诸葛亮家,把诸葛孔明的神像推到了墙角,把姜子牙家的门板拆了,做成了一张床,把张良家的门板拆了,做成了一个桌子。他就取代诸葛成了第三个圣人。
你一个和尚怎么住进了道观里!
村里人没人计较太多,总觉得有人替他们看庙是好事!
老僧会念经,村民经常施舍些财物,以此为生。

了解了基本情况,看现场吧!(现场物证很多,只挑有用的叙述)

死者小六,平躺于三间小屋中间院内,周身衣物可见大量血迹,以擦拭状血迹为主。尸体周围地面可见大量血迹,各种类型血迹都有。
死者右颞顶部有一粉碎性颅骨骨折,左颞部,顶部,额部有多处挫裂伤!面部,双手可见大量血迹。

离尸体两米外地面,有一长50厘米铁棍,该铁棍顶部有一突起弯曲,上可见大量血迹,中上段有一长约10厘米血迹,血迹中有毛发存在,可见部分血迹呈流注状。下段可见点状溅落状血迹,分布于整个铁棍柄。

在老僧居住的小屋,发现十余枚某品牌烟头,其中一枚碾碎后塞在床头墙壁缝隙内,其中一枚塞在床(门板)的缝隙内。

次日上午,我们去医院看昏迷的老僧。
老僧自膝盖上方至胸前,上肢,双手有大量血污。右前臂外侧有两处抵抗伤。

侦查员章哥问医生老僧的伤情怎样?
医生道:刚来时浑身上下都是血,我们认真检查伤口后,发现只有右前臂的两处伤。这都是皮外伤!身体好着呢!但是他就是昏迷不醒,嘿嘿!!我看他八成是装昏迷!

章哥心中有数,暗中观察老僧,果然在他装不下去时被撞个正着。
大爷!别装了!说说昨天晚上为啥报警吧!

老僧叙述道:昨天晚上他在庙里准备睡觉,小六喝得醉醺醺进来,不问原因就来打他,他逃出庙外打电话报警,小六追出庙门后用木棍将他打晕,至于小六是怎样死的,他实在不知道。

章哥是个很有经验的老民警,听完老僧的叙述后一阵冷笑!因为老僧的叙述何止漏洞百出,简直千出万出。
章哥道:如你叙述,小六将你打伤后昏迷。你全身只有右前臂两处挫裂伤,这种损伤怎么能造成你昏迷?
如你叙述,你满身大面积的血污从何而来?
你既然已经昏迷!你又如何知道小六已经死掉?

老僧漠然不语。

既然老僧身体无恙,就办理出院,送审讯室继续讯问。

蜗牛和王队对死者小六的尸体进行尸检。

到了下午,在章哥强大的攻势下,老僧终于承认小六是他杀的。

老僧二次叙述:昨晚小六醉醺醺来到三圣祠,老僧很不欢迎他,怕他酒后闹事,要撵他走,期间和小六发生争执。
小六将老僧摔倒在地后,骑在老僧身上殴打老僧。老僧躺在地上随手抓到一根木棒,打击小六头部,打击数次后小六倒地死亡,老僧见出了人命,不知所措,就想到了报警装昏迷这个办法。

晚上开案情分析会,章哥叙述了老僧的供述。
按理说既然有人已经承认人是他杀的,就可以宣布破案了,但是大家都觉得这个案子没老僧说的那么简单,处处都有古怪之处。

王队分析道:虽然老僧的供述与现场很多地方相符,但也有很多说不通之处。
一,老僧的叙述可以说明为什么两人身上有大量血迹。但是无法说明老僧身上抵抗伤从何而来!很显然,徒手是不能造成老僧前臂的抵抗伤的。
二,如老僧所言,他躺在地面用棍打击小六的头部,因为老僧是右手持棍,所以只可能打击到小六的左颞部,虽然死者小六的左颞部也有伤,但是最重要的致死伤是右颞部的粉碎性颅骨骨折。
三,现场发现的铁棍非常有意思,顶端经检验为老僧血液,中上段带毛发处为死者小六血液,下段柄部位死者小六血液。
如果此铁棍为老僧所持击打小六,那么铁棍上为何有老僧血液,难道他自伤吗?
中上段带毛发处,为小六血液,右颞部致命伤应该为此铁棍所致。
柄部也可见大量洒落状血迹。那么问题来了!我们都知道如果老僧手持铁棍的柄部打击死者,铁棍都有可能沾上血液,但由于手部的遮挡,铁棍的柄部必然是不可能沾上血迹的。既然柄部有血迹,那说明凶手将铁棍丢弃后,又用其他物体致伤死者,使血液沾在铁棍柄部。
如果是这样的话,本案的致伤工具至少有两种。
这与老僧所述不符。

领导研究后决定老僧送看守所,明天侦察队继续讯问老僧,我们继续看现场。

第三天复勘现场,王队喜欢漫不经心溜溜哒哒地看。对一些看起来似乎无用的物证也格外认真。
到了老僧住的房间,他看到了如前文所述的塞在墙缝的烟头,沉思了一会,自言道:或许真相是这样的!

章哥继续和老僧聊天,审讯最常用的方法就是盘逻辑,让嫌疑人一遍一遍滴叙述,找出逻辑漏洞。
忽然老僧的一句话让章哥有了新发现,老僧说:我从院里逃出后,打110报警。
章哥重复道:你确认是打110报警?
老僧道:因为我眼睛不好,看不见字,打110报警简单。
而章哥知道,当初打报警电话的是派出所固定电话,而不是110。
章哥翻了翻老僧手机发现派出所电话是以汉字的形式存在手机通讯录里的,如果老僧眼看不见,他根本不可能找到派出所电话。

章哥立刻赶到派出所,因为派出所接警电话都有录音,他放出了当时的办案录音。

小六要杀我!我在某某岭的三圣祠!

章哥笑道,我明白了!

依照惯例晚上案情分析会。
王队道:我们以前陷入了一个思维误区,受到报警电话的误导,认为不是老僧杀小六,就是小六杀老僧。
如果回到重证据轻口供的基础上,一切从现场证据推论的话,能否得到老僧杀小六的结论呢?
死者小六致命伤在头部,粉碎性骨折,需要力量较强的人才能完成。老僧是一个近七十的老人,一个老人想完成这样损伤,除非偷袭,一击致命。
现场发现老僧小六身上有大量血迹,地面大量各种类型的血迹,这说明打击有一个过程,相对时间较长才能行成。
偷袭不符合。
我发现老僧身上的血迹分布,膝盖以下完全无血迹,膝盖以上有大量血污。
只有跪在地上才能行成这样的痕迹,试想一个跪着的七十老汉能将一个四十岁的壮年击杀吗?

老僧身上有大量血迹,但是只有两处抵抗伤。抵抗伤存在于力量较强者向弱者实施行成。
既然对方力量强,为什么不进一步击杀老僧呢?显然说不通!

既然老僧和小六的损伤相互不易行成,那么必然会存在第三个人。
在这个人的打击下,老僧和小六都是受害者。
这一点我在老僧的卧室看到了在床边墙缝里的烟头。更加印证了这个推测。
很显然烟头塞在靠床的墙缝里,只有在床上躺着抽烟的人才能塞进去。
来卧室的客人即使抽烟也不会将烟头塞到靠床的墙缝,因为那样非常不方便。也不礼貌。
而据我所知,老僧是不抽烟的。

这个人与老僧关系非常亲密,因为老僧愿意让他睡屋里的唯一一张床。
这个人只造成老僧身上的抵抗伤,而不愿意加害他性命。
这个人能让老僧宁愿承认自己杀人都不愿意供述他的存在!

那么这个人只可能是他的儿子!

他失踪二十余年的儿子回来了!

章哥说:我今天调查了那天晚上的报警电话!发现报警电话虽然是老僧手机所打出,但是并不是老僧所报警。
报警的录音中,说我在某某岭的三圣祠!
当地人的方言是将岭读成梁。
老僧四十多岁外出,口音变化很小。
他儿子十几岁外出,二十余年未回家,受外地口音影响较大!
而报警电话中说的是某某岭,而不是某某梁。显然不是老僧所说。

如果刚才王队的推理只是猜测的话,那么这条录音就是直接证据!

接下来就是直面老僧的时刻了!
章哥去看守所提讯了老僧,和老僧对面而坐,章哥自然而然地提上一根烟,老僧说不抽烟!章哥说抽一根吧!

章哥慢悠悠地说:说说你的儿子吧!
听到儿子这两个字,老僧身体禁不住颤抖。
老僧长久思索后,眼中的光芒逐渐暗淡了!

我只有一个请求,让我见他最后一面。

老僧的第三次叙述:十余天的一天晚上,老僧发现三圣祠院内有一个人,他定睛一看,瞬间老泪纵横。
这是他找了二十多年的儿子,儿子虽然变化很大,但这张脸他一刻也不敢忘。
他感谢上天能在自己晚年还能见儿子一面。儿子回来了,生活就有了希望,他准备把坍塌的老屋建起来,不再在三圣祠居住。
可儿子坚决要在三圣祠,因为儿子告诉老僧一件事,他杀人了!现在是个逃犯,他无处可去!
三圣祠是个好地方,离村子很远,一般没人来,儿子白天从不露面,只有到晚上在院子里活动活动。
老僧已经很满足,毕竟有儿子陪他!
三天前的一个晚上,刘小六喝得醉醺醺竟然溜达到了三圣祠,在院子中遇到了儿子,儿子也大吃一惊,小六思索许久,竟然认出了儿子,因为他们年龄相仿,从小就在一起玩耍!
儿子目露凶光,笑道:二十余年未见,咱哥俩好好喝两口。
儿子示意让小六到院子里喝酒。
小六扭头时,儿子随手拿起一铁棍,在背后打击小六头部。小六应声而倒!
老僧见儿子出手毒辣,立刻上前护住小六。
儿子说道:小六既然见到并认出了他,他就必须得死!
老僧用手捂住小六头部伤口,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儿子,希望儿子留小六一条性命,儿子不允。
儿子在继续打击小六时,老僧用身体保护小六,造成老僧前臂抵抗伤。
儿子见误伤父亲,就扔掉铁棍,换上木棍,继续打击小六,直至小六死亡。
儿子知道,小六已经死亡。三圣祠已经待不下去了。
就用老僧手机打派出所电话报警,因为他知道父亲必然会为他顶罪!!!

至此,这个案件就告破了!

哎!可怜天下父母心哇!!!

来源:知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有哪些令人拍案叫绝的推理桥段?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