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投票背后的烧钱游戏

在朋友圈各种投票的背后,已开始形成产业化,投票也变成了一门“生意”。

在微信朋友圈存在大量的投票链接,如“XX之星评选”“最佳XX”等,其中一部分更是涉及未成年人的投票。为给孩子拉票,有的家庭发动所有关系网,将投票链接页面转发到N个群,以求点击。有的家庭则另辟捷径,通过刷票公司、买票等操作让孩子的票数高高在上。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一些投票链接中,除了单纯的“投票”,还自带“礼物”功能,不同的礼物均有与之对应的票数,任何人可以花钱购买礼物送给相应的“候选人”,花的钱越多,购买的礼物越好,票数也就越多。攀比之风也随之滋生,有的家长为买票甚至花上数千元。到最后,所谓的投票变成了“烧钱游戏”。家长买票所花费的钱一般被网页开发者和举办方分掉。

朋友圈投票开始变成一门“生意”——有刷票公司专门承接“拉票”的活儿,不少微信投票刷票APP也应运而生。

▲一款拉票APP中按投票数量明码票价。 APP页面截图

投票页面可送礼物买票数

9月11日,湖北人张弦往家人群里转发了一个儿童美术《人气之星》的投票链接。这是一个儿童美术教育机构发起的投票,前4名可分别获得平板电脑、电热锅、儿童电话手表、酸奶机等礼品。40余名小朋友持画作报名参加评选,张弦的9岁女儿也是其中之一。

“拜托各位亲人投XX号XXX一票。”张弦在群里发完言,又连续发了几个“拜托”的表情。

据张弦介绍,女儿画画不错,也是第一次参加类似投票评选,做父母的希望孩子能有个好名次,也算是对孩子的鼓励。

该投票持续7天,每人每天都能投票,但只限投同一名选手1票。为给女儿拉票,张弦除了发动全家人,还在10多个群里转了该投票链接。

“那几天像打了鸡血一样。”张弦说,每天早上拿起手机第一件事就是投票,还会提醒其他人“新的一天又可以投票了”。

在60多岁的徐伟看来,给侄孙女投票成了“举全家之力的大事”。

家人们每天投完票后会在群里报告“已投票”以及最新的票数,有人还会把其他群投票的截图发到群里。

已退休多年的徐伟平时常联系的群有10多个,包括同学群、同事群、姐妹群、退休人员群等,这些群无一例外都成为徐伟为侄孙女拉票的“后援团”。

这几天,她在家人群里的发言离不开投票。

“中午刚回,先不吃饭,投票”“我的同学凌晨4点醒来就记着投票,很感动”“这几天应接不暇,等投票活动结束了才能轻松下来”“后面的追上来了,再想办法多发几个群”。

为感谢同学、朋友的帮忙,她还在各个群里发了多个红包,“金额不大,是个意思”。

在家人们积极性的驱使下,张弦女儿的票数一度进入前三。之后,票数与前面几位,尤其是第一名的差距越来越大。

投票进入到第4天,有家人发现投票页面有送礼物的功能,任何人只要花钱买礼物送给指定的人选,礼物根据价值不同可以兑换为相应的票数。

张弦说,花3块钱送“棒棒糖”可以增加15票,另外还有10元、50元、100元和300元的礼物,其中100元和300元可以买“超级跑车”和“豪华游轮”,对应的票数为500票和1500票。

家人也开始送“棒棒糖”以增加票数,但增幅远不及前几名。

投票截止后,第一名超过1.5万票,第二名为6000多票。点开第一名选手的投票页面,“礼物列表”下都是100元的“超级跑车”和300元的“豪华游轮”。

“家人已经尽力了。这完全是烧钱。”张弦说。

▲《人气之星》投票中,游轮、跑车等礼物,分别对应不同的票数。 手机页面截图

第三方制作公司收取刷礼物费用

张弦遇到的这种“烧钱买票”功能,在许多投票中均有体现。

在某公号10月6日开始的“寻找汝州好味道”投票页面中,在为候选美食店铺投票后,页面还会提示“亲,再送我个钻石呗”。

“送钻石”即花钱买钻,1元钱打赏1钻,1钻等于3票,系统的充值金额为1钻、5钻、10钻、50钻、100钻和“自定义”。花100元送100钻,相当于300票。

记者还发现,一些幼儿园、中小学或教育培训机构所发起涉及未成年人的评选投票中,也设置了买票功能。

除上文所述的儿童美术《人气之星》评选,近日,记者在一家舞蹈学校“炫舞之星”的投票链接中看到,第一名票数为8168票,收到44份礼物,共1515点,一点相当于一元钱,按照礼物288点1500票、100点500票、50点240票、30点140票、10点45票、1点19票的价格来算,其票数中的7934票为送礼物所抵,也就是说,真实投票的只有200多票。

事实上,这些设置有刷礼物买票功能的投票页面大多由第三方公司开发。

哈尔滨一家科技公司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制作投票页面完全免费,投票所需要的奖品也由该公司提供,奖品包括平板电脑、儿童手表、电子琴、酸奶机等。但刷礼物的费用归该公司所有。

在该公司制作的投票页面中,设置有“送礼物”功能。礼物包括棒棒糖、跑车、邮轮等,价格1元到100元不等,可抵1到300票。当花钱买礼物时,微信支付的扣款单位为该公司。

新京报记者在该公司为一家教育机构制作的“明日之星”投票活动链接看到,截至10月4日,活动还有两天结束,参赛人数46人,访问量10946,累计投票量9437。位居第二名的选手1781票,其中726票是刷礼物购买。

礼物设置中,1元可以购买3票,5元15票,10元30票,30元90票,50元150票,100元300票。在其奖品说明中写明,“所有赠送礼物均为自愿行为,赠送成功后不接受任何理由要求退还。”

在该公司人员的表述中,他们主要承接幼儿园及教育培训机构等发起的投票业务。

一位教育机构在与该公司合作后却连称受骗。相关人员表示,该公司一开始不要求票数,但活动开始后发现投票数上涨缓慢,又改口要求第一名最少四五千票,总票数达到两万票才提供奖品。

“这得不断催促别人转发点击,容易引起反感,另外刷礼物也会严重影响我们机构的信誉。”该人员说,如果最终拿到奖品的顾客发现奖品价值根本不值刷礼物的花费,会认为是我们机构利用投票来挣钱。

▲“寻找汝州好味道”投票中,“送钻石”即花钱买钻,1元钱打赏1钻,1钻等于3票。 手机页面截图

刷票公司声称8000元保第一

除在投票页面刷礼物买票,不少人还会选择找线下的刷票团队刷票。在朋友圈各种投票的背后,已开始形成产业化,投票也变成了一门“生意”。

深圳一家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就在自己的网页上宣传“专业投票、服务至上”。

网页“公司简介”写道,公司从2006年开始,一直致力于投票系统研究,采用真实独立IP,按活动网站的要求来正规投票。该公司拥有全国各地几万投票会员,技术强,可以快速地使您的票数超过其它竞争对手。近几年接过很多的投票活动,客户满意率100%。

10月7日,该公司负责人张经理表示,他们是采取人工投票,可以先刷到理想名次,付30%定金,等整个投票活动结束后,再付全款。如果没有达到效果,全额退款。

张经理说,如果只是幼儿园、小公司的投票活动,不必找他们公司,因为该公司报价较高,不过也有人花10多万元进行刷票。如果是涉及政府或者相关机构的投票活动,可以找他们包名次投票。

张经理并不讳言还会主动打电话联系一些参选人推介刷票业务。

北京市民李林去年参加一项人物评选活动,投票链接刚一出来,他就收到了张经理所在公司发给他的信息,表示“这边是可以协助您投票的,包名次服务,会员手工投票,第一名8000元,前三6000元,前五4000元,前十2000元保证排名”。

对此,张经理表示,公司有专门人员关注一些比较重要的投票活动,然后找到一些选手的联系方式,发送短信开展业务。

一般情况,这些刷票公司在获得刷票业务后,会寻找投手即“职业投票手”,来完成刷票任务。

“直投12号,只收成功图,错图无米”,“17000到票停,超票不收,一票0.15米(元)”……在一个400多人的微信投票群里,类似的信息全天以每小时5至20条的频率刷屏。

群里有投手也有发布任务的人。记者在QQ群中结识一名投手高军,他表示,做投手每月可赚几千到上万不等,并告诉记者交200元即可入会,他可以拉记者进入专业投手群,并教授投票APP的使用方法。

高军表示,职业投手有微信号15至几百个不等。每当群里发布投票、点赞、关注、下载注册等任务时,他们便利用多开软件,同时操控多个微信号进行投票。做任务时按要求截图,并在任务结束后将截图私发给发布任务的人,就能取得相应的报酬。

记者注意到,投票任务有直投票、关注票、地区票、手机验证投票等类别。点击投票链接,跳转进投票页面后,可立即点击投票的为直投票。关注相应的微信公众号才可以投票的属于关注票。地区票则对投手的微信IP地址有限制,在某指定地区登录IP的微信号才可以进行投票。

手机验证投票则要求输入手机号码,有的链接还需填入输入手机号码后获得的验证码,方可投票。有的投票还要求下载特定APP,手机验证登录。

▲一名投手介绍“行业内幕”。 微信页面截图

明码标价 刷票APP的“生意”

在网上搜索刷票,会出现不少专门的微信投票刷票APP。

高军推荐记者使用一个名为“来钱道”的APP。这个APP无法在手机应用搜索到,要扫描高军给的二维码才能下载。进入APP首页时,必须输入他给的推荐码,且该页面只会显示一次。

“来钱道”首页最大的图标写着“开始赚”3个字,点击后进入任务页面,即可开始做任务挣元宝。页面里,定价为8个或13个元宝的任务几乎占满了屏幕,偶尔能看到一两个22元宝和14元宝的任务。

“开始赚”下面有“教程”图标,点击后发现,其从设置微信、如何做任务、如何提现、如何赚提成4步,介绍了“来钱道”APP的使用方法。

教程解释说,每个注册用户都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推荐码。初次登录APP时填的推荐码属于谁,该用户就自动成为他的“下级”。通过与APP微信公众号的绑定,105元宝可提现人民币1元。其中5元宝作为提成,归提现人“上级”所有。APP首页来回浮动2个通知,其中一个写着“推荐新用户,首次提现后奖励推荐人200元宝!!!”

但记者做了一个小时的任务才得到24个元宝,无法提现。

记者下载另一款投票APP“信微投票平台”,它的设置相对简单。首页只有“微信活动”、“微博活动”和“客服”三项点击后可跳转至正确页面的图标。微信活动和微博活动的页面相同,需要用户填写一张表单,内容包括投票网址、投票选手、其他要求、数量选择与联系方式。

与前两款刷票APP相比,“微自动投票器”经营的业务更加广泛。点击“投票下单”,页面上出现投票业务界面。左边分为投票拉票、公众号粉丝、公众号扫码、个人好友、回复粉、集赞、朋友圈转发、朋友圈转发(可选地区)7项。点击任一项,右边即出现对应的价格。

如记者点击“投票拉票”,右栏出现了“500投票(机器投)=55元”、“5000冲刺投票(10分钟内开始投票)=900元”等选项。记者点击“公众号粉丝”,右栏出现了类似于“20公众号粉丝=7元”的选项。

在这3款APP里,均查不到所属的开发公司。

▲某投票APP的任务页面。 手机页面截图

全职投手每月可挣七八千

在整个投票环节,花钱买票的人并不知道自己的钱最终落入谁的腰包。不过,投手、页面制作者、活动主办方等各方都能从中获利。

以投手为例,投票的简繁程度不同,价格也不同。据高军介绍,一般直投和关注票的价格在一票0.13-0.15元左右,地区票因为有所限制,投票人群基数相对较小,一票价格在0.25元上下浮动。需要手机号码注册的任务至少一票0.5元-0.8元,需要下载APP的任务1.5元一票起。

新京报记者在群里进行了几次任务。其中一个是哈尔滨某银行十佳大堂经理票选活动,活动时间为9月1日至9月30日,候选人共47名。记者在投票后发现,截至9月30日12点,该页面已累计票数236424票,其中最高得票者拥有30315票,最低得票者拥有75票,前者是后者的400多倍。47名候选人中,1000票以下11人,1000-5000票23人,5000-10000票5人,10000票以上8人。

另一个童星大型选秀活动中,记者参与人工刷票的候选人以23747票当选第一名,第二名的票数是23247,第三名的票数是22827,第四名的票数是5133。第一名可以获得一台全新的ipad作为物质奖励。活动结束之前,12点02分记者参与刷票时,该候选人的票数为14200票。1个半小时之后,记者再次打开该投票页面后发现,该选手的票数变成了17459票,增长了3259票。

高军告诉记者,只有接活动单或者代放才能赚到钱,找到“票主”后可以与其谈价格,再定投票手投票的价格,从中赚取差价。高军第一次自己找到“票主”接任务,是入行一个星期之后。“一共做了400票120米,赚了60元”。

高军主要靠接任务赚钱。接任务这件事没有定数,因此,他一个月的工资并不稳定,“正常都是几千块,四五千,七八千”。高军记得,最多的一次自己一个月赚了将近2万块钱,而这要归功于他接了一份十万多票的任务。据他透露,全职投手有的一个月(能赚)七八千,正常的一个月兼职三五百。

除了投手,一家制作投票页面的公司表示,制作投票页面的费用1000元,投票者刷礼物的收入1万元以下归公司所有,刷礼物收入1万元以上由该公司和幼儿园平分。而选手的票数,可以在后台进行更改。


▲一名职业投手透露其最多时月收入可到近两万元。 QQ页面截图

随意投票易泄露个人信息

据媒体报道,2016年辽宁省公安厅刑侦局警官介绍,商家或不法分子常以高额奖品为诱饵,凭空制造一些比赛进而从中牟利。

首先,针对投票人,要求投票必须先关注公众号或绑定手机,从而增加其公众号影响力或获取投票人个人信息。其次,针对报名者,要求报名者必须填写真实信息以便邮寄奖品,实质上是通过这种手段获取参赛者各类信息再进行贩卖。由于骗子可以通过孩子的身份、照片或就读学校信息,制造孩子重病、被绑架等骗局对父母实施精准诈骗,因此这类信息价格更贵。第三,针对刷票者,以可刷票为由,鼓动参赛者投入,事实上刷票的资金早就超过了那些一等奖的价值。

警官表示,拉票本身不构成违法,对于网络上的刷票行为,我国法律也没有明确规定,但如果涉及奖项或者金钱利益,通过恶意刷票获取较高名次就有可能涉嫌诈骗。因此,很多大赛主办方大都通过公众号或网址链接发布,即使有群众投诉,警方也只能把公众号或网址链接封掉,而他们的真实身份和公司根本不会对外公布,换个公众号和大赛名字还可以继续行骗。

事实上,早在今年年初,教育部办公厅发布了《关于规范校园评先选优网络投票活动的通知》,通知提到,微信朋友圈等网络平台拉票投票活动在少数地方和高校呈现泛滥趋势,一定程度上分散了师生工作、学习精力,影响了学校正常教育教学秩序,不利于良好校风学风的养成。

通知要求深入研究校园评先选优网络投票活动适用的内容和范围,坚持正确价值导向,坚持“非必要不举办”的原则,按照相关活动是否具有法理依据、是否有利于学校事业发展、是否有利于学生健康成长的标准。同时要研判评估网络投票对于校园评先选优的价值和影响,坚持“不唯票、只唯实”。

北京市青少年法律与心理咨询服务中心主任宗春山认为,如今所谓的大众投票已经变味,是否优秀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谁的人脉多。

宗春山表示不鼓励对孩子进行评比,微信投票本身就毫无意义,对孩子来说,对心理及其不健康。而现在频现的刷礼物投票,完全商业化运作,没有任何公平可言。在这背后是成人社会的功利、虚荣,而攀比、投机、作弊,成人社会不正当的手段会被孩子们学到。就算得了第一的快乐也是短暂的,对以后的努力会持怀疑态度,对于孩子养成特长、能力不仅没有任何帮助,反而会起负面作用。

新京报记者 赵朋乐 实习生 田为 编辑 汤旸 张太凌 校对 郭利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朋友圈投票背后的烧钱游戏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