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工作是扼杀婚外情

大学毕业后,我一直在家啃老。两个月后,一位久不联系的学长找到我,问我愿不愿意做一份既赚钱又能行侠仗义的工作。

学长跟人合伙开起了一家婚姻咨询服务公司,除了回复别人咨询的感情问题,还专门帮人驱赶小三,自称“小三劝退师”。

说到这里,学长显得慷慨激昂:“学妹啊,我更喜欢别人叫我‘维情师’,我们劝退小三的目的,不过是为了维护一段感情。”

他的生意越做越大,团队亟须增加人手,在他力邀之下,我也入了行。

入职前,我以为我的工作就是打小三,接受培训后,才发现并不是这样。行有行规,我们对小三不能打骂、恐吓,只能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让她们认清自己的处境。

有时,为了让小三主动退出,我们要出动一整个团队打配合战,如同演戏一般,各人有各人的台词、人设。例如,先派一两个人接近小三,和她做朋友,打打感情牌,然后各路人马轮番上阵,渗透到她生活中去。

我们当中有负责实施“美男计”、“美人计”的帅哥美女,有能够进行利益分析的律师,还有专攻心理防线的心理咨询师……越复杂的小三,需要的心思和精力越多。

培训的半个月里,我觉得这份工作有意思极了,既有惊险刺激、一波三折的经历,又能做好事、拯救破碎的家庭。当然,毫无工作经验的我只能扮演一些小角色。

有一个定力很强的小三,同事们用了美男计、金钱计都不管用。后来一直跟踪她的劝退师,发现她同时是几位有妇之夫的小三。同事拍了照片,直接寄给雇主(原配)的丈夫。那个给老婆戴绿帽子的男人,发现自己头上也是绿的,男人和小三大闹一场后不欢而散。

小三被赶跑,我心里却有点难过,为这个原配不值,不理解那些妻子为什么要挽回那样的男人。我第一次质疑劝退师存在的意义。我们挽救了即将破碎的婚姻,同时也可能让原配在牢笼里继续受折磨。解决了小三,还会有小四小五,用这种方式维持的婚姻,有意义吗?

我跟一个同事说了自己的疑惑,她接过话茬给我上了一堂现代婚姻理论课。在她看来,现代社会里,婚姻早已不只是情感契约,更是种种利益交换组合的产物,对于坐拥财富的人群尤是如此。离婚伤筋动骨,损失太大,保全婚姻,不只是旧情尚存,更为谋求利益。

同事还说:“爱情被很多人认为是婚姻的基础,在利益面前只能退居其次。”这就是劝退师存在的意义。

五个月后,我迎来了第一单,雇主是最常见的被出轨妇女,一门心思都在老公和家庭上,衰老得很明显,尽管穿着价值不菲,浑身上下却透出一股暴发户感的土气。

根据雇主给我们提供的材料,这个叫郗晴的女孩上大学时兼职做礼仪小姐,在一次剪彩活动中认识了自己的老公周先生。之后,周先生就跟郗晴好上了,原配委托我们劝退小三,费用15万元。

根据以往经验,不少第三者往往心机重,善于佯装,怀有转正的企图。但同时,她们也容易受诱惑,采取物质手段并进行利害分析就能劝退。而最让我们如临大敌的,是那些不图名不图利一心一意追求真爱的小三。

根据对郗晴的分析,学心理学的我决定,打入她的生活并参与进她的情感生活。郗晴的生活状态比我想象中简单。她一个人住在一个小区的单身公寓,养了只白色博美犬,业余生活就是遛狗,没什么人际来往。

大致情况了解后,我伺机接近郗晴的生活。我买了只博美,然后跟公司申请,在她所在的小区租了一套公寓,为某一天的“邂逅”做准备。

接下来的两周,我在小区观察郗晴的生活起居,发现周先生来郗晴住处的时间并不规律,但每周能保证在两到三次,并且都过夜。男人不在的时候,郗晴都会在清晨七点遛狗和散步。

我作为女人,也不得不说,郗晴很有魅力。我之前面对的小三大多有一种刻意的媚态,似乎对着镜子练了好久。而郗晴的妩媚,给人一种天真无辜又自然流露的感觉。她很少施脂粉,大约也因为年轻底子好,只是精神状态略差,总是发呆,有时候狗绳脱手好一会儿,她才发觉。对我的几次跟踪,她也没有察觉。

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她的狗又脱手后跑远了,我看机会来了,也放开我手中的狗,让它也飞奔过去。两只狗儿玩闹成一团。

我假装一副疑惑的样子,向四周望了望,大声问:“这是谁家的博美呀?是不是走丢啦?”郗晴听到后愣了一下,向我小跑过来。

按剧情设计,我们因狗相识。女人间的友谊不比男人间那么苛刻,有时候两个人仅仅只是因为喜爱同一事物或者吐槽同一个明星,就能够开启一段友谊。

那以后,我们经常一起遛狗,散步,聊天。年龄相当,可以聊的话题太多了,衣服、口红、包包和男人。但郗晴几乎不主动说任何关于男人的话题,听我神采奕奕地说我跟男友的事时,她偶尔会有些恍惚。

当我回忆起跟男友在大学的浪漫生活时,她眼神里全是掩藏不住的羡慕。有一次,她幽幽地叹道:“在合适的年纪,跟合适的人谈一场合适的恋爱,真的挺好啊!”

另一边,原配跟我反映,她老公最近似乎非常烦恼。我暗自得意,行动奏效,女人都是情绪化的动物,当一向温顺听话的情人心情不好,频繁对男人施压,他不烦才怪。

郗晴几乎没有朋友,她母亲又在老家,除了那个男人,我成为介入她生活最多的人。我们越来越像闺蜜,除了小三的身份没有跟我亮出,可以说她对我毫无保留。

说实话,我有些后悔参加这次任务,始终坚持伪装和理性,对女人来说很难。有时我甚至想,跟她和盘托出吧,然后劝她回头是岸。可想到自己的职业要求,我又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

眼见时机差不多了,我特意挑了个好日子,假装拼命掩饰内心要溢出的兴奋,在一起散步时告诉郗晴,我被男友求婚了。郗晴很为我开心,眼里满满都是羡慕。我心想,真的是个傻女孩啊,有什么都落在脸上。

那天晚上,我正准备睡觉,接到郗晴的电话:“能不能来陪陪我?”声音很绝望,仿佛低到尘埃里。

我知道时间到了,她要向我敞开心扉了。

在家的郗晴头发凌乱,邀我到家后,开了一瓶红酒,给我倒了一杯。我这才看到她脸上挂着泪痕,右边脸还有指印。

半晌无言,她终于开口了。

“这个红酒是他买的,我随口说了句睡前喝红酒美容,他第二天就带了十瓶红酒过来,还刮我鼻子叮嘱我不许喝醉······我已经26岁了,居然跟了他整整五年。五年啊!我居然当了五年的小三!我妈要是知道了一定砍死我,她被小三毁了婚姻,她的女儿却跑去当小三。你说,我是不是很恶心?我是不是该死?”

红酒给她苍白的脸颊镀了一层粉色,她像在回忆什么似的顿了好久,然后缓缓地跟我说起了她和周先生的恋爱经历。

他们的故事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至少在我们外人看来,不过是《知音》上的世俗故事:成熟体贴温柔多金的情场老手,遇到单亲家庭缺乏父爱的单纯少女。

在一次剪彩活动上相识后,周先生在还是大学生的郗晴身上花了很多钱和心思,带她出入高级餐厅,四处旅游,还经常清空她的购物车,除了不能给她婚姻,周先生比学校里那些小男生要体贴得多。

可随着年龄越来越大,郗晴开始迷茫以后自己该怎么办,不知情的母亲一个劲地逼她回老家相亲,她一直用工作太忙推脱着,也渐渐明白自己之于那个男人,不过是婚姻外的欲望而已。

我被求婚的事,成为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尤其是我反复在她面前暗示这些信息:婚姻是男人对女人最大的承诺,真爱才会想要结婚;这年头,不知道有多少傻女孩被男人白白玩了。

她和周先生爆发了最大的争吵,也就是今晚,那个一贯温柔的男人露出了真面目,给了她两条路,要么拿着五万块分手费离开,要么继续做乖顺听话的小情人。然后就甩门走了。

“我以为,五年的感情,是我们共同坚持的结果。现在想来,不过是因为我听话,要求不多,是个安全的情人而已。”郗晴似乎明白了许多。

现代经济社会里,婚姻早已不只是情感契约,更是种种利益交换组合的产物,对于财富人群尤是如此。这正是促使我成功完成任务的理论源泉。

她讲完这些,我问她有什么打算,她说准备直接拉黑他,再换个住处。

任务已经完成,我觉得不能就这样算了,非常严肃地告诉她:“不要跟钱过不去,分手费是你应得的,从今以后你要认真地为自己做打算。”

她盯着我看了许久,我被她看得心虚,连忙低头。

那天晚上我没走,一直陪着郗晴。她喝得烂醉,说了好多周先生以外的事情。从初一时暗恋的男孩子,到她那已经好长时间没见面的妈妈,她说她一直有个梦想是在省城买套小房子,然后把妈妈接过来。

后来,周先生给了郗晴十万块的分手费。她离开了那个男人,并迅速从小区搬走,给我留了一条短信:谢谢你。

看到信息时,我心里升腾起一些异样的情愫,总觉得郗晴似乎什么都知道。果然,才一个月,她又出现在我眼前。不过,这次的身份是同事。

我惊得下巴快掉了,她却笑靥如花,是我从未见过的明媚灿烂。

“还记得刚认识时么,你说你也喜欢养博美,最爱陪狗玩,可是你的狗狗跟你一点都不亲。博美是自来熟的狗,适应期最短,除非刚领养或者主人没时间管它。”

原来,她当时就有些怀疑我接近她的动机,自己也想逼自己一回,好让自己快点清醒,离开那段错误的爱情。

她之所以来应聘小三劝退师,则是希望敲醒更多像她一样的蠢女人,从前的经历也没算浪费,可以说,没有谁比她更了解小三们的心理。当然,她也能拿到不错的薪水。

郗晴成功变成了我的同事,一度垄断了公司的“真爱类工作对象”。渐渐地,她的薪水比刚入职时翻了好几番,最多一个月,她光提成就拿了五万。在这座南方城市,这样的收入相当不错了。与此同时,我们也变成了真正很要好的朋友。

郗晴的案子让我得意了好久,总觉得自己真的做了一件好事一样,让一个那么好的女孩子回归正常生活。

正如郗晴自己对我说的那样:“如果没有劝退师的出现,也许我还在那段失败的感情里纠结犹豫,浑浑噩噩,浪费时间!”

这种感觉,甚至比拿到全额奖金还要开心。那段时间,我们这个二线城市里又开了几家婚姻服务公司。有同行的地方,自然就有竞争。我渐渐发觉,我们的许多行为已经开始偏离轨道。

劝退师行业,处理的是非道德事项,又不能依附法律,为了达到目的,自然会使用到非常手段。

有一次,为了尽快完成任务,一个男同事偷拍了自己与小三的床照,将自己的部分做隐私处理后,把照片寄给了雇主老公。而那个小三,还沉浸在男同事带给她的爱情美梦里。

在我看来,这与骗炮没什么区别。

我不止一次扪心自问,自己的所作所为究竟是对是错。

我在开会时表示过强烈反对,然而并没有什么作用。他们普遍站在道德高地上,觉得自己是残破婚姻的修复师,是失婚怨妇的救世主,用点非常手段不过是工作需要。

至今记得,公司的领导告诉我们说:劝退师要把自己当成情感的操盘手,一个合格的操盘手,怎么能带着感情去工作呢,你应该要时刻提醒自己你面对的只是一个任务。

我心里直嘀咕:你以为你是上帝啊,可以操纵别人的感情。

第三者固然可恶,但我们用这种方式帮人维持婚姻,意义终是有限。这份工作带给我的困惑越来越多,我又想起了那个问题:我们解决了小三,还会有小四小五。我没时间考虑太多,因为我被调去做网络咨询师,负责线上的情感咨询。

一次,公司刚刚完成一笔金额很大的订单,聚餐庆祝。项目组的成员轮流给老板敬酒,一个个春风得意,同事们羡慕不已。

推杯换盏间,我听到旁边两个女同事在咬耳朵:“万一那个女的发现不对劲会不会告我们啊?”

“怎么会发现呢,孩子已经打掉了,早就没证据了!”

我问郗晴怎么回事。她说,有个小三怀孕四个多月了,不愿打掉,以此要挟男人要转正。劝退师用计告知她胎儿严重畸形,诱使她做了流产手术。

我听后无比震惊:这可是违法的啊。可在这儿谈笑风生的人们,却没有一点点愧疚。

作者钱艾,曾为小三劝退师

编辑|王大鹏

来源:真实故事计划 微信号:zhenshigushi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的工作是扼杀婚外情

评论系统测试中,暂时不开放,大佬们可以进 QQ 群 55644868 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