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房记

从9月份开始就想着在公司附近买一套房子,于是去中介那里挂了名,留了电话,要求很简单:面积和总价,如果不是电梯房最好楼层控制在2-4层,房龄尽量要新。

好了,虽然我强调了面积大小和楼层,房龄要尽量新,但中介是不会管你的,只要你留下了电话,就会无休止地征询你,追问你,死磨硬缠,死缠滥打。哪怕我并没看上,哪怕我当场就拒绝了,他们仍然会不停地打来电话:孙先生,这里新出了一套房,应该满足你的要求,你大概什么时间可以来看房?孙先生,上次看的房你觉得如何,和家人商量过了吗?这套房现在很抢手呢?错过了很可惜呢。

所以,近半个月,我差不多看了二十套房子,把周围两公里内差不多条件“相当”的房子都看了个遍。虽然每天要面对各路中介甚至凭空冒出来的其他中介的电话,烦不胜烦。但看房的过程,也因为遇见各色人等,变得生动有趣起来。

看的第一套房是离公司最近的,面积大概90多平方,当时中介兴致勃勃地告诉我,这套房你肯定满意,房型周正,黄金三楼,双房朝南,明厨明卫。我也是兴匆匆地一下班就跟着去看了,房子确实周正,厨卫也明亮,朝南的两个房间更是硕大,朝北也有一个小房间,可以说基本符合中介所描述的样子了。于是,对这家中介也有了几丝好感,觉得还算靠谱。

于是,仔细地观察了几个房间,接待我们的是房子的男主人,因为是下班后,厨房里还有一位老太太在做饭,应该是男主人的母亲。每个房间里都摆放着红木家具,连桌凳茶几书橱摆件,清一色都是红木的。如果不是提前知道男主人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怕会误会这是一间退休老人的房子。我和男主人搭讪,说你还有这等爱好呢?男主人笑笑说,这都是多少年积攒下来的,就好这一口。对了,如果你要买这套房子,这些红木家具可是都要搬走的哦。

说实话,虽然整套房子还算明亮,但因为放了这些颜色暗沉的家具,反而显得昏暗了些。临走的时候,我说客厅是不是太小了些,男主人解释说市区的房子房龄都比较老,这套房子算房龄比较新的了,但客厅还是老式的户型,所以不大。男主人又拉开客厅正对着的一扇橱门,说这里还有一间储藏室,我给改成了衣帽间。这时候,我才赫然发现这套房子里里外外没有出现女主人的影子,也没有出现女主人的衣物。

这大概是个中年离异男子。等我回转身要出门时,发现北边的房间坐着个着校服的少年,刚入青春期的年纪,在我们进门十分钟的时间里,不曾发出一点声响。大约这个时候的孩子都有些孤僻,都不愿意和外界发生关系,或者只和自己的同类玩耍。

第二套房子是在一家著名的医院旁边,这也成了中介口中的房源优势。我们在楼下等了好久,房子的主人才姗姗而来。那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骑着一辆单车,一下车就说我已经搬到城南了,下一步还要搬到南站那边,那边买了一套新房子,一百多平,很大呢。

我们跟着老人上楼,开了门,发现里面空空如也,装修老旧,到处积满了灰尘,应该是很久没有住人了。老人介绍说,这套房子原来是老丈人老丈母娘的,老丈人去世以后,就跟着女儿一起过了,这套房子就空了下来,很多年了,也没出租。为什么呢?老人并没有说清楚。我们也不便多问,只好简单地看了一下,便匆匆出了门。

下了楼,老人又匆匆骑车走了,中介望着老人的背影说,虽然带你来看这套房子,我们也有些疑虑,因为这套房子牵扯到这位老人的老丈人三位子女的财产分割问题。之前有一对对面医院的医生夫妇,都已经付了定金了,因为财产分割不明,房子硬是没卖成。买房的医生夫妇一气之下跑去河西买了新房。所以呢,你还是再多看几套房子,不到万不得己不用考虑这套房子。

听中介说完,我真是一脸黑线啊,我说你们自己都觉得这房子有问题,还把我拉过来看什么呢?网上那么多好的房源,你们怎么不叫我看?中介小哥说了,你在网上看到的那些不错的房源有几个是真的?跟你说实话吧,干我们这一行的,就是把一些地段楼层装修比较好的假房源挂上去,先把客户吸引过来,要到电话号码,一家一家地看呗,看房子不就图个眼缘吗?说不定就看中了,这交易就成了。

看来,这中介小哥还挺厚道的,就这么把自个儿的内幕给揭了。

第三套房子坐落在南京著名的民国使馆区旁边,可以说房龄相当新了,小区外观也很干净周整。我们站在楼下等房主的时候,纷纷赞叹这个小区环境好,绿化也好。不一会儿,一位六十多岁的阿姨牵着一只宠物狗出现了。阿姨边拉着狗边说,这狗是我女儿养的,我才不想养狗呢,多脏啊,全是毛毛。

我们进了屋,发现房间里也挺新的,看样子装修的时间不长,客厅是那种狭长型的,两个房间也是朝南,而且是双阳台,看上去是相当不错了。然而,当我看到卫生间是没有窗户的,马上打消了这套房子的购买念头。

阿姨倒是热情,一直絮叨着自己的家事,说自己的女儿在城南上班,离得太远了。你们知道吗?我女儿是干整容的,以前哦好多人不懂的,看不起这个职业,现在倒好了,大家都想去整容了,反而效益好起来了。她就是嫌上班远,又喜欢开车子,你知道唉,要穿过新街口唉啊堵啊?所以嘛就想换到离上班的地方近一点,其实我在这边住习惯了,一点也不想卖。

告别了阿姨,又接着看了几套房子,有七八十年代的筒子楼,也有九十年代初的房改房。其中有一户就是军队的房改房,简称军改房,意思是当年军队分的房子,后来由个人出一部分钱就将房子归属归为个人了。接待我们的是一个中年女子,装扮很是考究,家里也是纤尘不染。很难想象,夹杂着一众老小区里,楼道破破烂烂的一间屋子里,竟然收拾得那样窗明几净。

女主人有一点冷漠,表情淡淡的,总共三个房间,因为客厅同样很小,连张饭桌都难容下,所以将其中朝北的房间改成了客厅,但仍然显得局促。我问中介这套房子多大,中介说七十多平,我有些犯难,毕竟我早就强调过起码要八十平以上。下楼的时候,我说,这种过于小的房子就不要拉我来看了,这样会耽误大家的时间。

回来的路上,想起那个女人,清绝冷艳的样子,也许她是一个人守着这三间屋子久了,才会这样吧,甚至她连处女座都不是,只是因为拥有一个军人的丈夫,就要承受更多的孤苦和漫漫长夜。于是,她把大把的时间都留给了自己和这套空空的房子。

可能,她已经失去了自己的丈夫,甚至还有孩子,独守着这几间空房子。如今,她连这套房子也不想拥有了。

过完国庆后,中介算是消停了一些,这中间,因为节前有一套我算比较满意的房子被他人抢走,有些忿闷,我也把自己的要求重申了一遍,中介竟然过了整整一周没有给我打电话。

最近的一套房听中介说是本市一所著名大学老教授的房子,小区环境优美,黄金楼层,人员素质也高,而且离地铁站仅有两分钟步行路程。房源刚刚出来,所以还没有什么人去看过,面积和总价都合适,建议我去看看。我说我正上班呢,哪有时间啊?中介说快中午了,我们赶在老教授有空的时间去看一下吧,不然挺可惜的。

当我赶到的时候,中介已经在小区门口打听房源的位置。小区倒是挺幽静,因为有物业的原因,也显得清爽干净,树木葱茏,鸟语花香的。时不时的有几位老人在小区里交谈,谈吐文雅,举止端庄,看得出来都是些老知识分子,和那些老小区里聒躁的老人还真是不太一样。

中介刚想和门卫套近乎,旁边坐着的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忽然站了起来,小声说你们就是看房子的吧?就是我家的。老人约80岁往上的样子,带着些苏南浙北的口音,我说,老人家你是哪里人呀,说话带着点吴侬软语呢?

老太太说我是浙江人,绍兴的,来这里几十年了,我在经贸学院教书,我老头子在这旁边的大学教书,这房子啊就是大学的房改房,这里面住的都是老教授。我们年纪大了,女儿要接走我们,只好把房子卖掉。

老太太又说,你们慢点走,我年纪大了,走得慢,还有哦,老头子睡着了,你们进门尽量不要说话,看好了出来说,会吵到他,年纪大了不能吵。

老太太说话语气安详,并没有一丝神神叨叨的样子,让我们深信睡觉的老先生一定也和她一样,慈眉善目,每天喝茶锻炼,看报听曲,累了就在藤椅上小憩一会儿。

等到了楼下的时候,老太太又说,我先上去哦,你们等会再上楼,我走得慢。

我们只好在楼下等了两三分钟,等老太太差不多进了门,我们才快步上了楼,老太太已经在门口候着我们了。

进了门,右边就是厨房,一位保姆阿姨表无面情地在做着饭,我们进来她也不曾扭头看,大约是职业习惯使然,看多了人来人往,见怪不怪了。

房子的装修非常老旧,大约是两位老人住进来就没再修缮过。因为是房改房的原因,房型也非常奇怪,两个朝南的房间,阳台出奇的大,有多大呢?毫不夸张地说,那两个阳台其实就是两个房间,也就是说,两个房间是房间套房间,等于是四个房间。其中有一间房子的阳台上养着些花草,有一张藤椅就放在阳台的中间位置,上面落了一些灰,阳台斜斜地洒在藤椅上,可以想象到老先生坐在上面读报的样子,一定有种过尽千帆的闲适和心无挂碍的自得。

因为怕发出声响,我们都有些蹑手蹑脚的,等我们回到狭小的客厅,发现说好的三房其实朝北的那间房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杂物间,心想老先生真有趣,竟然没在藤椅上睡觉,倒是跑到杂物间了。杂物间的门虚掩着,老太太扶着门,说这里面没人,我们一起朝里瞄了一眼,确实没人。

这边是卫生间,你们可以看看,老太太说着指了指杂物间和厨房中间的那个门。

等我们把所有的房间都看完了,也没有发现老先生的影子。老太太郑重其事地送我们下楼,说,我年纪大了,不便送你们了,就送到你们门口,我还要照顾老头子吃饭呢。

我们默默地下楼,脚步轻盈地像一只只猫,而心里早已打翻了五味瓶,眼泪就要夺眶而出。

作者:孙衍(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641205947/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看房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