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台百事通,下台通马桶

大三的时候,课程不太紧张,我觉得自己人高马大,却还在花父母的钱,心里有些惭愧。我决定去做点什么。

那是一个三星级的酒店,我原本想做的是文员,但他们告诉我不培养实习生,那时旺季来临,客房部服务人员极其短缺,于是阴错阳差,我成了客房部除经理之外的唯一男性。

经理人不错,四十岁上下,方头国字脸,他手把手的教我们如何与客人交流,如何铺床,换被罩,如何提高速度和整齐度。经理组织我们进行铺床比赛,给十天准备时间。为了应对挑战,女领班天天对我们进行魔鬼式训练,我的铺床速度大有起色,从最初的五分钟,提高到最后的一分半钟。

最难忘的是卫生间里发生的事,经理往往“身先士卒”。他为我们演示刷马桶的过程。首先把马桶盖盖上,冲水一次;打开,放84消毒液,之后用毛刷清理马桶内壁,第二次冲水;最后用抹布擦拭马桶圈、外壁,第三次冲水。经理做完这一切时,我想起在《读者》上看到的文章,说最后要拿起杯子,舀一杯马桶里的水喝掉。我以此开玩笑,经理很随和,也很幽默,他说:“喝也没关系,我对自己的工作很有信心,但是,咱们这城市的水质……不敢恭维。”说完,经理手底下的女兵们哈哈大笑起来。

还有一次重口味的经历,一位顾客走后,我的同事小唐——我们叫她糖糖——去打扫房间,她遇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马桶没有冲便,这自然不少见,少见的是,马桶里漂浮着顾客遗留的“粒屎问题”,水却不向下走。糖糖是个小女生,和我一样,入职不久,她哭着去找领班,说:“我也试过,用手……但是,就是通不开。”领班的样子也比较为难,我则在一边骂客人素质低。

就在大家僵住的时候,经理来了,他看到大家都很沮丧,又都不愿意做什么,他的幽默劲儿又来了:“活人不能被一泡屎憋死啊,人生难得几回搏,今天我们就和屎搏一搏。小子上手。”这里除了他,就我一个小子,经理把橡胶手套扔过来,他一双我一双,我想想经理对我的义气,心一狠,——硬着头皮也要干下去。经理说:“水里飘着卫生纸,很有可能就是卫生纸堵塞,问题不大。”最先我们试图隔着屎水混合物把堵塞物弄出来,无果之后,终于痛下决心,从最基础的做起——先把屎汤掏干净。

经理舀第一下,我舀第二下,屎水混合物被搅的就像下锅前被打散的鸡蛋汤,经理一碗,我一碗,直至马桶见底,两个跪在地上的男人被几个女兵围着,不知道的会以为男人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被强迫喝屎汤。如果当时有微信朋友圈的话,肯定能长久霸占人们的眼睛。

最后,我们动用铁钩子和肉爪子生生掏出了两坨卫生纸,之后,我们第一次冲水,第二次冲水,水彻底畅通无阻,那一刻,我真想到马桶里扎个猛子。旁边的几个女兵们欢呼雀跃,女领班忙给经理擦汗,我一看,把嘴一撇,说:“我也满头大汗呀!”以糖糖为首的几个女服务员,纷纷围拢过来,将我擦呀擦呀擦。

大四最后一学期,因为找工作,写论文,我辞掉了客房部的职务。我的第一份工作结束,我辞别了经理、糖糖等我的第一批同事。还记得“马桶事件”结束当晚,经理拍着我的肩膀说:“委屈你了,高材生。”多少年后的今天,回头想想,人一生难得碰上一个讲义气、体贴下属的领导,其实,那时我应该握着经理的手说:“这是你那只掏屎的手吗?与你相遇才是我的幸运。”

大学毕业后,我做了一名高中语文教师,有一次课上,我们遇到一句诗,叫“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说的是古代的一些独领风骚的仁人志士才华横溢、文武双全,我当时突来灵感,为我的学生讲述了这段客房部的经历,并且让一句名言横空出世——“上台百事通,下台通马桶”。

来源:豆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上台百事通,下台通马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