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那些矫情的年轻人们

今天看到一个段子,你也有可能看过。

之前还看过有段子为80后们说话,大概意思是这样的:

我们是怎样的一代人——

当我们读小学的时候,读大学不要钱;

当我们读大学的时候,读小学不要钱;

我们还没能工作的时候,工作是分配的 ;

当我们不能挣钱的时候,房子是分配的;

当我们能挣钱的时候,却发现房子已经买不起了 。

段子当然写得不错,否则也不会被传播那么广。可段子是段子,生活是生活,如果你真的觉得自己是倒霉的一代,其实你的未来大概也就那样了,为什么?因为你正在为自己找借口,从此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不再努力了。

其实说起来,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苦楚,当一代人羡慕另一代的时候,他们往往只看到了这一代人的好处,却从没想过那代人经过了怎样的苦难。

我父亲就是50后,他上初中的时候赶上文革,结果就辍学回家种地了,他小时候正好赶上3年自然灾害,那时村子里饿死了好多人,最后大家连抬死人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命好,没饿死。

70后可能是许多8090后们羡慕的对象,因为他们赶上了便宜的房子。可是,8090们未必想过如下这些事实。

以我为例,我94年考大学的时候,全国高校招生人数是90万,一个比我小10岁的80后(86年)考大学的2004年,全国高校招生447万,一个比我小20岁的90后(96年)考大学的2014年,全国高校招生700万。

也就是说,一个90后的孩子,要比同样智力水平的70后有大8倍的概率能读上大学。而当年我的同学,有一半多没有考上初中,又有一半多没有考上高中,高考的时候,我们青州市重点中学的录取率是这样的,一个50人的班级,考上了14个本科。

你们只在想,这帮70后大叔们赶上房子便宜赚大发了,其实,绝大部分70后的农村孩子,都永远的留在了农村,他们没机会读大学,甚至没机会读小学和中学,只能在家务农,或者到城市里做农民工。

我读大学的时候,没有互联网,甚至毕业后都不会打字,而90后们是互联网的原住民,从小就比我们见多识广,毕业后就能赶上创业大潮和互联网大发展,有大把的青春可以在这个时代试错。

我说这些,并不是抱怨。我只是常常听到一些8090后的小朋友们抱怨,感觉时代欠了他们好多。

其实每代人有每代人的机遇,也有每代人的苦难,甚至有几代人,大半辈子都是苦难,宁做太平犬,不为乱世人,苦难中的人这么说。

抛开上面所有的都不说,单纯的抱怨也没有任何意义,抱怨是种恶习。

下面这段话还是李笑来说的,因为我觉得我的总结能力没有他强:

当我们遇到麻烦,遇到不顺利的时候,能解决就解决,解决不了就承受,这才是正确的态度,抱怨有什么用呢?没有用,因为它只能用来向别人展示自己的无能自己的无奈而已。

换句话说,即使你的这一代人真的很倒霉,就是赶上了不好的时代,你抱怨有用吗?也没用。你能做的,就是在这个操蛋的时代,尽量为自己争取更好的结果。

人和人肯定是生来不平等的,每一代人也都有不平等的机会,有些人努力一辈子,还没有王思聪生下来就有的多。

但时代背景和家庭出身就像是打德州扑克时你拿到的底牌,不管它有多烂,你能做到的,就是在这个基础上获得最好的结果。

不要抱怨你的家庭背景太差,如果你这么抱怨,将来你的孩子同样会抱怨你没有给他一个优越的家庭环境。

我小时候,我和我的亲戚们吃饭,饭桌上说起镇里的某某某发财了,有人就说,人家做得早啊,我们没机会了。有个亲戚就很屌,他说,每年都有发财的人,反正每年都不是你。

后来那个很屌的亲戚,果然就发财了,还在北京买了大房子。

80后们常常抱怨自己买得起房子的时候房价太贵,其实,我认识一个87年出生的年轻人,他叫马文亚,他在读初三的时候,因为研究了上海的楼盘,就说动他妈妈从河南跑到上海买了一套别墅。而当时那套别墅首付也不过十几万。

后来马文亚在高中时就持续投资房子,大学被称为股神,前几年做了自己的基金。

这个例子有些极端,可是,马文亚的故事是真实的。他买房子、做股票也不是靠运气,他10岁的时候就读遍了平顶山新华书店里所有的商业传记,他有扎扎实实的投资理论指导,才会获得这样的成就。

马文亚的故事,写在了我的新书《朋友圈的尖子生》里。

2007年的时候,奥美为IBM推出了一系列广告,那套广告很简单,是这么写的:


这就是我送给每一个抱怨和矫情的年轻人的忠告,并非专门针对90后。

来源:小马宋 微信号:zhongguowenlian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致那些矫情的年轻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