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搜狗,和怀了孩子的王小川

搜狗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正式提交招股书的消息,让搜狐股价暴涨13%,但暴涨了13%的搜狐,市值也才25亿美元。其实早在今年7月底,搜狗IPO计划宣布的时候,搜狐已经大涨了12%。据彭博报道,预计搜狗的IPO估值在40亿-50亿美元之间。

今天的搜狐,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一只搜狗概念股,有点像卖身之前的Yahoo。2008年,微软曾经欲以480亿美元整体收购Yahoo,没得逞。去年7月,Verizon宣布以48亿美元收购Yahoo的核心互联网业务。

不像一些人解读的那样,Yahoo没在480亿美元的价位卖掉,却以48亿美元把自己贱卖了,实际上Yahoo当时的市值仍然在300亿美元以上,不过大部分价值来非核心互联网业务,即它所持有的阿里巴巴和日本雅虎的股份。这部分并未包含在卖给Verizon的业务中。

也就是说,作为一家上市公司,Yahoo在其生命的最后10年,基本上是一只阿里巴巴概念股。今天,这家剥离了Yahoo核心业务的公司(已更名为Altaba,股票代码AABA),市值已经涨到600亿美元,它当年没以480亿美元卖给微软看起来还是对的。

张朝阳个人和搜狐公司合计持有搜狗48.8%的股份,搜狗上市后,仅这部分持股的价值,就会接近搜狐公司目前的市值。而在搜狐的营收构成中,来自搜狗的贡献占比越来越高,已经接近营收的一半,在缺乏业绩亮点和新业务拉动的情况下,搜狗成为搜狐近几年业绩增长的中流砥柱。

搜狐近20年的难兄难弟新浪,最近五六年同样乏善可陈,传统的内容业务影响力越来越弱,几乎完全退出了当下内容和资讯领域的竞争。但毕竟它孵化出了微博,一个微博的市值超过了两个半新浪。而搜狐曾经寄予厚望的视频、新闻客户端等业务,都未能把握住机会。在搜狐所有的业务单元中,唯一保持稳定的增长,同时握有通向未来的入场券的,似乎只有搜狗。

不过,搜狗现在的主业,以及八成以上的营业收入,还是来自搜索引擎和搜索广告业务。搜狗认为,中国的搜索市场还有巨大的增长空间,但你不能不承认,这个市场早已不再性感。

从搜狗的营收看,搜索相关广告的同比增长率,已经从2015年的50.8%,降至2017年上半年的10.2%。即使将搜索引擎看作是支持未来业务的提款机,这台机器也吐不出更多的现金了,更不要说拿来支持投资者的预期了。

14年前,当王小川受命组建搜索团队的时候,挑战百度或许是有意义的,但今天,谁还在乎这个呢?别忘了,在小米抓住风口做手机,微信重新定义通信和社交的时候,360就在挑战百度。而曾经的搜索巨头,如今已经没人提搜索,Google在说“AI first”,百度在说“All in AI”。没错,搜索仍然是非常赚钱的业务,也仍然有极高的用户使用量,但它不再是代表未来的业务。

有人做了统计,搜狗的招股书中90次提到AI。可以说,AI才是搜狗希望呈现给投资者的未来,也是王小川为搜狗设计的未来。其实从去年初AlphaGo大战李世石开始,王小川就成为AI技术的布道者和代言人,人们说,王小川成功地把“阿尔法狗”变成了搜狗的“狗”。而他当年提出的“三级火箭”理论,基本上不再提起。

AI毫无疑问是个代表未来的东西,但它是否能够撑得起搜狗的未来,则仍然是个未知数。实际上,三级火箭的强行推进,并没给搜狗带来好的用户口碑。当你的人工智能需要拿走越来越多的用户隐私和用户数据,你总得表现出一副友善的、克制的、不那么急迫的形象才好,对不对?

张朝阳曾说,如果当年把搜狗给了360,就是“把搜狗揉碎了来滋养360的茁壮成长”,但最终,他选择尊重王小川的意愿,让搜狗保持独立。张朝阳成全了王小川,其实他也成全了搜狐。难以想象一个没有搜狗,只有360大股东的搜狐。

从实习生一步步做到独立公司CEO,王小川的整个职业生涯,都深深地打着搜狐的印记。他视搜狗为自己孕育的骨肉,即使在最痛苦的时候,他宁肯忍辱负重,也没有想过离开,“你怀了孩子,你为了他,不会去死,你要给生下来。”IPO就算生下来了吧?那么接下来应该是养大。

其实王小川已经无需证明,张朝阳当年没有把搜狗卖给360是正确的。而且我相信,40亿-50亿美元的估值,也不会是一个他看得上眼的估值,他的心要比这个大得多。但现实问题是,在搜狗未来的7人董事会中,王小川仅占一席,母公司搜狐占据4席,腾讯占据两席。同时,通过委托协议,搜狐握有搜狗的绝大部分投票权。

这就意味着,王小川在推进搜狗重大战略决策方面,必须继续与大股东,尤其是搜狐合作。这仍然是王小川最大的政治。

来源:keso怎么看 微信号:kesoview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搜狐,搜狗,和怀了孩子的王小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