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油腻中年人里的清流

优雅

2015年一个人去贵州看织金洞,偶遇了一个七十岁的老爷子,一路畅谈,他说是跑出来给自己过七十岁生日的。

我们一起吃了个火锅,服务员加汤时,汤水不小心从他胳膊上倒了下来。服务员看着挺小的,也就十八九岁,老爷子立马站起来,问小姑娘有没有烫到手,服务员的手确实被烫红了,连说对不起,弄脏了老爷子的衣服。老爷子摆手说没事,破衣服一件回去洗洗就好了,让她快去用冷水冲一冲水,起泡就不好了。

一年多后给老板收快件,才知道老爷子的衣服是登喜路的,衣服的价格可能是那个服务员两个月的工资。可老爷子更心疼的是人而不是身外之物。

@女乔

单位领导是一位女主任,短头发,年龄快五十岁了。练了多年瑜伽,步态轻盈,身材很好,很少化妆,说话不急不慢很温柔,开会的时候都是挺直腰背。

单位对面是一所高中。有次我早上上班,公交车超过我在学校前面停下,下来一位穿着运动装背着双肩包的女生,我以为是个女生,心想这么晚才去上学嘛?她过马路的时候我才认出来是我们主任。

@栗三月

我爸是那种心态特别好的人,做事不疾不徐,喝酒了不吹牛倒头就睡,后来身体不好,就把烟也戒了。小城镇里,所有人都爱打麻将,可是我爸从来就不去棋牌室。他养了花,每天早起跑步,还带着妈妈一起跑。

还记得一年冬天,他从外面工作回家,雪下得很大,踩上去都没什么声响。奶奶的眼睛看不见,出门倒洗脚水,全浇到了他身上。妹妹和我看到湿透的爸爸,想要喊一声奶奶,结果我们就被他拉到一边,说不要讲,奶奶知道了会因此内疚。

@未醒

在瑞典留学,很喜欢一个研究社会哲学的教授,四五十岁,金棕色头发梳成一个小发鬏,绀碧色的眼睛特别深邃特别美,好像所有的星光都碎在了里面。他好像活在自己的世界,上课神游物外,捧着咖啡杯,经常穿着暖暖的厚重毛衣。

一次单独会面的supervision,结束后他问我假期回不回中国,我说不回去啦,然后他给了我个抱抱说圣诞快乐。后来第二门课再见到他,他说他父亲生病在医院,他看起来老了许多。我好像一下子就不喜欢他了。

@徐一博

我家的邻居是我爸的前任上司,现在已经退休了。在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刚刚认识他,他是唯一一个蹲下来跟我目光齐平着讲话的人。

我看过他周末出现在小区的吉他教室跟一群中学生弹《遇见》,看过他在网球场跟妻子挥汗如雨地打球,球技相当不错,也听闻他在单位的新年汇演中拉着小年轻们组了个乐队,唱五月天的歌。前几个月我和爸爸在小区散步,碰到他,他一边感叹着“你长这么大了”,一边拍拍我爸爸的肩膀,对我说:“这位是我师弟,你可不能随便欺负他啊。”

@莉莉子

我爹做了有二十年的公务员,现在也是奔五十的人,在家里穿棉布睡衣,每天晚饭后洗碗拖地板收拾猫砂盆,每天晚上十一点钟睡,偶尔看冰壶和网球赛会晚一点。坚持了六年早晨四五点起床换运动装去体育馆打网球,六年每一天我妈和我都没有被他吵醒过。不吸烟,有工作应酬才会喝酒。特别疼我妈,我妈有时候下班懒得打车或坐公交,他会早一点下班开车去接她。去外地出差一定会给我妈带礼物,周末领我妈去郊外玩,或者游泳,或者看艺术大家的作品,朋友圈全是毛笔字和书画作品。

我跟我妈被我爸宠了二十年。今年我有了爱人,长时间接触后发现这个人跟我爸极为相似。

@小丫在南京

准备考研的时候,父亲去世了,周围人都跟我说,不要再往下读了,赶紧找个男朋友,好有个依靠。只有我三娘跟我妈说,别因为爸爸没了就着急嫁人,她还小,你也别催她,想读书还是要读书。三娘可能也有我不喜欢的那些所谓“中年人”作风,类似迷信,但那一刻,真的特别感动,终于有一个人站在我的角度,考虑我的感受。

@匿名

少年心

大一参加了轮滑社,第二年溜溜节的时候去刷街,在集合点休息的时候一个大叔坐我身边,我看他满头大汗,一脸痛苦,问他怎么了,他指指自己的轮滑鞋说,新买的鞋子,还没撑过呢(新买的轮滑鞋得穿几次才能舒服,撑鞋是个很痛苦的过程),我说,那明年再来不就行了,大叔笑笑说,没办法啊,太喜欢了。

@六千

我爸49岁了,将所有的闲钱都收回来,在去年年底和另外两个合伙人招了一个团队,开了一家互联网公司,然后就开始砸钱到今年8月。其中的艰辛不必多说,最后没钱了,以失败告终。我问他为什么不拿钱去投资房产,他回答:“我知道杭州哪里要涨价,但买房太侮辱智商了,没意思。”

@Yanqi

在我经常踢球的朋友圈子里,有个快五十的李哥,每次踢球都让他当裁判,原因很简单,他是我们县政府的一名普通公务员,有一次我们组队跟县政府的一帮人踢比赛,李哥当裁判,给对方10号球员两黄变一红罚下去了,后来才知道被罚下去的是县委副书记。

@航爸爸

我丈夫的父亲年轻时开过酒吧,照片上半长的头发风流不羁帅气十足,就跟现在的爱豆男神差不多啊。如今沧桑了,剪了板寸头,威严正气,谈吐有礼,倒有了几分岁月的从容。喜欢木和石头,收集来形态各异的木雕和石头,摆在客厅一边的博古架上,优雅却不浮夸。可恨我迟生了几十年,嫁给了男神的傻儿子。

@大蕉

我父亲是一家物流公司的领导,业务繁忙的时候经常要跟着小伙子一起去帮忙搬东西。那天在一家小区门口,人来人往,太阳很毒。周围的小伙子打着赤膊流了一地的汗,但父亲直到最后也没有脱掉他外面那件脏兮兮的白衬衫。

@以堪

在家点外卖,因为要去洗澡,就备注了下:送到打电话说一下,放到楼下自己去拿。洗完澡一会,送外卖的大叔来敲门,声音特别大,我去开门,大叔明显后退了一步,一脸不可思议地问:“你是黄磊吗?”我也愣了,反应了几秒才回答“是的”。大叔仰天长笑,整个一栋楼都听到了,笑得快没气了才说:“你怎么是个女生啊?”我一脸懵逼,大叔把外卖递给我,又看看我,继续哈哈大笑。

@黄磊

我妈对我结不结婚,以后会不会生小孩看的很开,更不会催我快交男朋友,我以后在哪个城市工作,从事什么工作,她都让我自己选择。我们经常同时穿破洞裤出门,练瑜伽的裤子总是瑜伽课里最时尚的,会在空闲时间追剧,练字,健身,看书,还取得了好几个和以前大学专业风马牛不相及的职业资格证书;早起遛狗,然后上班,下班去健身练瑜伽,回来带着狗子出去参加片区狗子聚会,周末去爬山接触大自然。

我家是单亲家庭,屋里屋外负担都压在了她一人身上,可她却把日子经营得井井有条,还鼓励身边的人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

@小林屁桃

我有次去玩cosplay,看到拐角处一个cos龙猫的人,是个大叔,地中海发型,正在打电话:“好了好了,我开会呢,开完就去接女儿。”

@王撕蒜

我妈今年50岁,在政府干工作,非常喜欢打网游,以至于没空管我,我年近三十,母胎单身,常换工作和城市,她一概不管。我每次打电话回家,她都说在跟人组队刷副本。据我所知她玩过端游赤壁至少五年,手游拳皇98,一年;手游赤壁,一年以上,专门打奶妈。

我妈不仅玩,而且还氪金。某年我妈过生日,我爸送了她一赤壁的白熊坐骑。我妈很高兴。

@怼天怼地怼肥肉

高中历史老师放假时,背个单反说走就走,回来绘声绘色地向我们炫耀。印象最深的是某次晚自习他可能喝了点酒,在讲台上一板一眼地背诵起苏轼的《水调歌头》,还顺带在黑板上留下他龙飞凤舞的板书。大家在底下也配合他的表演,结果班主任突然进门,瞠目结舌。

@木木木木头人

梦想

我爸初中没上完,学了一门手艺,踏上了农民工的征程,去了遥远的外省,过年回来一家待几天又离家。但他一直没有放弃画画的梦想,小时候农村的墙上他画满了水彩画,好到我以为是印上去的。现在年近中年苦练素描水墨画,全靠自学,家里的地板上堆满了他买的书,他的绘画水平进步很快,大家叹为观止。以前他支持我学习,现在换我支持他的梦想。

@毛毛雨

舅舅四十多岁,从一个小小的厨房打杂的,到后来成为五星级酒店的主厨,厨师做了十几年,还自学英文。舅舅一只手的拇指因为儿时受伤,只剩半截,而且天生说话有些结巴。

他的梦想是拥有一家自己的店,所以辞掉待遇丰厚的工作,从零开始创业。第一年完全入不敷出,店也没有多久就关闭了,后来又新开了一家,开始也是生意惨淡,就做起了外卖,坚决做到物美价廉,经常花样更新菜单,还让我去试吃。努力总是会有回报的,舅舅小店生意现在也开始好起来了。

@李baby

我和老公,我47岁,他46岁。2005年开始有第一辆车,我们就不停出去自驾,去过川藏线、青藏线、西北、晋北、陕北等等。

我俩都是不爱热闹不爱八卦的人,住在离市区十公里的郊区的复式里,我养花养鱼,他看电视抽烟喝酒,互不干涉,有四五年的羽毛球球龄,平时下了班各在各的队里打球,回家吃饭时讨论一下今天的赛况和比赛时的趣事。上大学的孩子回家看不得我俩默契,尤其是在对付他的时候。

@默契

几年前帮爸爸注册微信,他坚持微信号要包含蝙蝠侠的拼音。

@蝙蝠侠的女儿

来源:真实故事计划 微信号:zhenshigushi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那些油腻中年人里的清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