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伦演唱会为足协杯让步,不能说是任何一方的胜利

原定于 11 月 17 日、18日连续举行两场的周杰伦演唱会取消,原因是上海体育场单方面毁约,为了确保 11 月 26 日的足协杯决赛的草皮质量不受影响。

“集团领导明确提出,确保上港比赛顺利进行是放在第一位的。”负责上海体育场运营的上海久事集团方面表示,此前原定于 12 月初举行的五月天演唱会取消,也是为了给上港预留亚冠决赛场地,但后来上港被浦和红钻淘汰出局。

在上港打进足协杯决赛之后,上海体育场运营方在 10 月初就已经向演出公司提出了解约的意向。由于是上海体育场单方面毁约,根据“退一赔一”的协议规定,久事将向演唱会组织方支付 100 万元的违约金。

演唱会和足球赛事的矛盾实际由来已久。除了五月天和周杰伦演唱会,原定于 8 月 13 日江苏苏宁 Vs 天津权健的中超联赛,因为遇到了 TFboys 的 4 周年演唱会被延期,但这次延期并不存在场地冲突问题,只是因为奥体中心的安保力量,出于安全考虑,没有将两项活动放在同一天进行。

再往前数,今年 4 月到 7 月的张学友巡回演唱会,接连给浙江毅腾主场、贵州智诚主场、山西省体育中心和哈尔滨会展中心体育场造成严重的草皮破坏,被戏称为“学友出征,寸草不生”。

大型演出和体育比赛的场馆冲突其实一直存在,不过随着近年来中超球市的火热,这个矛盾引发了更大规模的关注,以上提到的几例事件,多涉及到了上港、申花、苏宁、恒大等几支大热球队的比赛。

不少人将这次演唱会取消视为“足球的胜利”、“足球终于赢了一次”,但实际上这些粗暴的取消和延期完全可以被提前避免,足球观众乐见的“比赛正常进行”,也并非制度规则的胜利,而是来自于行政力量的干涉。

演唱会后的哈尔滨会展中心体育场

首先,演唱会的场地申请涉及到非常繁复的流程,需要通过公开招标、申请批文、网站公示、场馆验等步骤,涉及组织也包括演艺公司、赞助商、举办地的文化部、公安、消防部门等。以周杰伦演唱会为例,其公司在一年前就与久事签订了协议。中国足协按规定应该在安排中超等赛事的赛程时将各地演唱会的因素考虑进去。

目前国内在草坪保护和修复的技术、意识上都有欠缺。无论 11 月下旬的足协杯决赛,还是去年因草皮质量取消的北京鸟巢曼市德比,都是因为相关公司不具备即时修复草坪的能力。以阿姆斯特丹竞技场为例,在演唱会到足球赛之间大概只需要 2 天时间就能完成铺设草皮,以及保养等衔接的工作。

2016 年在北京鸟巢举行的曼市德比因草皮问题取消

此外,一个有远见的演唱会主办方也可以把对草皮的损失降到最低。以 2015 年陈奕迅演唱会为例,主办方考虑到隔日举行的中超比赛,演唱会的主舞台被设置在草坪以外,草坪用于安置观众席,并在演唱会前为草坪设置了保护膜和木板,将草皮与内场的椅子完全隔开,由于草皮受到了大量歌迷的挤压,草皮状况比先前更扁,也更为平整。

而张学友演唱会的主办方将主舞台直接设置在了草坪中央,对草坪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影响。

短期内,像这样的文体之争还会发生。承办体育赛事和演出都是体育馆不可缺少的资金来源。以有中超任务的二线城市体育场为例,财政局每场比赛会拨款 15 万元左右给场馆,其中 5-10 万元用于补贴体育局、公安局部署安保力量,剩下的钱对于场馆运营可算是杯水车薪。

二线城市的综合性场馆一年的花销大约在 600 万上下,举办一场张学友演唱会,场馆的收益大约在 60 万- 80 万左右,周杰伦、五月天演唱会的场馆的收益预计超过百万,按照上海体育馆此番“退一赔一”的罚款金额,也大抵是这个数字。

来源:好奇心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周杰伦演唱会为足协杯让步,不能说是任何一方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