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走外地人的购车款

2013年,我在车市做销售。那时候车市生意好,每天来买车的客户络绎不绝。

车市附近有个城中村,好几年前就传说要拆迁,原住民们便把自家的平房扒了,两三个月内就盖起一栋栋四层筒子楼,挤挤挨挨,三楼以下的房间整日不见光。

不知为何,拆迁一直没有进展,原住民便把这些房子打扫一番,用于出租。村里房租便宜,离地铁站近,吸引来大量的打工族。房子住满人后,手机信号都变差了。

在车市里上班的人有一大半住在这村里,我和小于也住这里,还是斜对门。我俩身份有所不同,我是车行正规销售人员,他是“做网的”,也就是网络骗子。

小于是东北人,身材魁梧,说话粗声粗气,心思却很细腻,特别疼爱媳妇。每天下班先去买菜,回家切菜、洗衣服、收拾房间,做完这些事情就找我开黑。九点以后,他不再打游戏,去做好饭菜等媳妇回家。

他媳妇是个服装销售,长相普通,经常化着很浓的妆,脾气挺大,经常吼小于,小于从不回嘴。筒子楼隔音效果不好,这些事我一清二楚。有一回我嘲笑他怕媳妇,他摇头笑着说:“你不懂,自己媳妇自己不疼,要等到别人来疼那可就坏了。”

得益于这副好脾气,惯于做小伏低,小于业绩一直不错,被他骗过的客户真不少。当时车市门口警务站有个大喇叭,每天十二小时滚动播报着注意事项:购车请到正规展厅,不要轻信“车虫”和“拼缝儿”;请不要把购车手续交给陌生人代办,以免产生纠纷;切勿轻信网络购车价格……

尽管如此,依旧不断有人上当。小于这种“做网的”,车市里到处都有,防不胜防。这些人里有年逾不惑的大叔、二十出头的小伙儿,还有长相标致的姑娘。

小于和他同事每天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到各个汽车网站上发帖,更新汽车报价。小于有多个汽车网站的会员,会员费很高,少则两三千,多则五六千,每个月光是这个花费就过万了。

只要肯花钱,就能成为网站的认证商家,可以在网站上更新汽车报价,还能拥有一个装修不错的店铺主页。由于缺乏监管,汽车网站上的报价混乱不堪,同一款车会有几十、上百个报价,价格相差几万甚至十几万。

听车市里的老人说,最开始那些“做网的”是一批经销商,不会这么乱来,只是在真实价格基础上加价报。后来越来越多的经销商涌上网络,大家拼命打价格战,网络市场才变得混乱。

我看过小于对一些车的报价:市面上卖十万的车,他报价七万;三十万的车,报价二十二万;五十万的车,报价三十五万。小于这样的业务员,每天都在压价格,以此吸引来大批贪便宜的客户。谁的报价低,接到的咨询电话多,成交机会就大。

打电话来咨询的,大多是外地客户。市场里经常能见这样的客户,他们大多呼朋唤友、拖家带口来到这里,对其他销售人员不理不睬。有人上前搭讪,他们会摆摆手说:“不看车,找亲戚(朋友)。”

所谓的亲戚朋友,就是他们素未谋面、只通过几次电话的报价人,报价人承诺低价把车卖给他们,双方便成了亲戚朋友。此类客户叫“做网户”,被“做网的”骗来的客户。

小于经常带客户来我们展厅谈生意。2014年8月间的一天,下着大雨,他又把三名客户带进我们展厅。一对五十多岁的夫妻,穿着朴素,皮肤黝黑,操着一口不甚标准的普通话,旁边十来岁的小男孩,像是他们的孙子。我就在旁边看着他亲热地叫着两位老人“叔叔”“阿姨”,显得极其真诚。

在外头碰见这种客户,我会给他们普及一些防骗常识,一来防止他们被“做网的”骗去,二来是争取让他们跟我买车(这叫“切户”)。但按照行规,已经被带进展厅的“做网户”,正规销售人员最好不要上去搭讪。

“做网的”没有展厅,更没有车,他们接到客户就直接带往合作商家。市场上的商家,自己不骗人,但不会拒绝“做网的”带客户来展厅谈生意。甚至有些展厅主要的利润点,就是为他们提供谈生意的场所。

那天小于把那对老夫妻引到我们前台,让他们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又是拿烟缸,又是倒水的,殷勤得很。嘴里还一直在跑火车,把两人忽悠得团团转。

看来完成这单生意,应该没有问题。

从他们的谈话中我得知,老两口要买一款轿车,是儿子出钱,可是儿子没时间一起来北京。

当时那款车,市场价十一万左右,小于报价八万五块钱,送全车的装饰。小于在电话里跟两人聊过这些事情,他们对小于十分信任。

“叔叔,车呢,八万五就给您,但是您得先按照指导价十三万四千八交钱,之后手续办完了,我们再返还给您。”小于说。

老汉面露难色,说:“我们只带了九万块钱来,能不能只交九万?”

小于一口否决,然后非常耐心地跟他们解释道:“为什么要您先交十三万多呢?因为要用来开购车发票,您多给的钱啊,开了发票以后就会以返利的形式打回您的账上,或者以油卡的形式赠送给您也可以。”交了钱哪还有退的道理,这些都是小于胡诌的。

像那对老夫妻这样的做网户,我们称之为“准户”。他们提前就定好了车型,打算当天提车。车市里的准户,有一半是被骗来的。所以,我们对“做网的”这个群体,态度很矛盾。一方面,他们对市场造成负面影响的行为,使我们感到愤怒;另一方面,由于骗局成功率较低,没上当的客户就会流向市场,得利的是我们这些正经商家。

在这种畸形生态下,有的正经商家,还会把个别“难搞”的客户甩给“做网的”。

眼前这对外地来的夫妻,一点也不“难搞”。他们很快就被小于说动了,打电话让儿子再转五万块钱过来。看到老汉的举动,小于一脸愉悦。

接下来就等着老汉的儿子打款、交钱、提车。小于放松警惕,走来走去找人安排提车。这时老人接到一个电话,听他口气对方应该是他儿子。挂了电话后,他神情凝重。

老汉见小于不在,走到前台,他看看我和同事小吴,怯生生开口问:“师傅,我跟您打听一下,刚才跟我说话那人,是你们店的吗?”他口音很重,说了两遍我和小吴才听明白。

展厅销售员统一穿着衬衫西裤,“做网的”穿着很随意,两相对比,很容易看出问题。老汉的这个问题,我们经常被问及。小吴盯着电脑不说话,我笑了笑,说:“不好意思,我是新来的,我不清楚。”

随后,他无奈地坐回沙发上。不一会儿,他手机又响了。接这个电话的过程中,他“嗯,嗯,啊,啊……”回应着对方,最后小声说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这时我们经理正好从沙发前走过,经理走路很有派头,一副领导架势。老汉可能看出这人是领导,急忙站起来跟经理搭话。两人正说着,小于走了回来,经理了解到老汉的疑惑后,指着小于说:“他啊?他是我们的大客户经理,您就放心吧!”

说完,他拍拍老人的上臂,在老汉的道谢声中缓缓走了。

小于看出老汉心有顾虑,便拉他坐下来,又聊了一阵,还主动要求和他儿子通电话讲明情况。

这一番工作做完,两位老人终于放心下来。没多久,钱打过来了,小于也已把车安排好。老汉一看到那辆车就喜欢得不得了,这摸摸那看看,上车坐了很长时间,还打着火听听发动机的动静。

“于经理,我能不能开一圈试试啊?”老汉小心翼翼地问。

“哎呦,叔,不是我不让您开,您看咱们这市场到处都是新车,这要是刮了蹭了,对大家都不好,您说是不是?”小于笑了笑,说,“等会儿您交了钱,这车就是您的了,您想怎么开就怎么开。”

老汉一听,急忙催促小于:“那咱快点办手续吧。”小于答应一声,迅速安排他签购车合同,刷卡交钱。

到了这一步,小于的工作基本完成了。售后工作,叫“摆客户”,其实就是摆平纠纷,由另一个团队完成。小于他们公司“售后团队”有四个人,个个都有纹身,穿着打扮像混子,一副随时要跟人干架的样子。按照行规,在展厅拿车和谈客户都可以,但他们不能在展厅“摆客户”。只要出了展厅,他们发生什么纠纷,都和我们没关系。

只要签完协议,生意成了,“做网的”就得赶紧把人和车带走。所以小于的“售后”上了老汉的车,指挥他去装饰店做汽车装饰。那家装饰店,从老板到干活的,跟骗子都很有默契。

那天下午五点左右,雨已经停了好一会儿。装饰店那边传来争吵声,好像是“做网的”在打客户。我赶到的时候,现场已经围了不少人。走近一看,正是中午在我们展厅提车的祖孙三人和几名“售后”。夫妇俩被四个男人围在中间,其中一人攥着老汉的衣领,几乎要将他提溜起来。

老汉的衬衫从裤子里挣脱出来,露出一截精瘦的身子,他一边挣扎,一边大声咒骂着对方。旁边老太太推搡着那男人的胳膊,哭喊着:“还有没有王法了?你们这帮骗子。”那个十来岁的小男孩,在一旁哇哇大哭。小于站在不远处看着,面无表情。

一些围观群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问旁边的人:“怎么回事儿啊?”

“嗨,不就是‘做网的’呗。”有人回答。

“真缺德,这么大岁数都骗啊。”

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拽着老汉的男人恶狠狠地说:“你别走,来,咱们回去聊聊。”

老汉含糊地喊道:“我不跟你们聊,你们这帮骗子,把手机还我,我要报警。”

“我求求你们了,你放开他吧。我老头子有心脏病,你们行行好,我们真没钱了,真没钱了。”老太太哭诉道。为首那男这才放了手,老太太把老汉扶起来,给他拍打身上的灰尘。

这时,警察终于赶来了,也不知是谁报了警。

老太太抓着一名警察的胳膊说:“警察同志,您可要给我们做主啊。”

警察扶住老太太,扫了几眼那几名彪形大汉,问道:“怎么回事啊?”

“警察同志,你评评理,他们在我这儿做装饰,做完不给钱,哪有这样的道理?”为首的“售后”说。

老汉一听,激动地喊:“装饰是你们送的,还要我们交钱?”

对方还要理论,结果被警察制止,警察看了看围观群众,摆了摆手:“都看什么看?散了散了。”然后又对身边的辅警说:“都带走,回队里再说。”

临上车,老太太看见小于,指着他说:“警察同志,还有他,就是他骗我们的。”

“阿姨您可不能这么说,咱们可是签了合同的。”小于笑着说。

警察瞪了小于一眼,训斥道:“别说那些没用的,你也上车!”

后来我从小于口中得知,在协商过后,小于他们做出了让步,没有收装饰费用。但先前多付的几万块钱,没有退回,因为合同上明明白白写着的价钱是十三万多,警察也没有办法。

那一单买卖,刨除各种分账,小于拿到手4000多。

不久之后,小于接到了另一波客户,穿着很潮的两男两女,二十多岁的样子,看起来挺有钱的,想买一款比较贵的越野车。

这些在网上预约的客户,小于都要亲自去接,有时候是去地铁站迎接,有的还要到机场。他可不敢让客户自己到市场里乱逛,这里喜欢揭他们老底的大有人在,即便没人多嘴,他也怕客户被其他人“切”了。

这次的两男两女,就是他专门驱车去机场接过来的。这些人可能预先做过功课,识破了小于的骗局,那两个小伙说话还挺冲。双方没谈拢,小于见什么也没捞着,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就跟售后那四个人商量,要讹人家一点车费钱。

以前他们经常这么干,成功率很高。强龙不压地头蛇,外地来的客户即使不情不愿,也会忍气吞声给个三五百块钱了事。小于他们把钱一分,也算是没白忙活。

可没想到,那几个小年轻不太好惹,说:“你把我骗过来,我没让你报销机票,你反倒管我要钱?”

小于他们仗着人多,跟着年轻人出了展厅,在后边骂骂咧咧的。两个小伙儿先是和他们对骂了两句,接着就动起手来。小于就是在等小伙儿先动手,只要对方一动手,他们也就有了动手的由头。

可真动起手来,几个“售后”没有占到半点便宜,其中三个人还被打伤了,他们没想到这两个小伙儿是练家子。小于见状,赶忙打电话到公司叫人。两个小伙儿且战且退,丝毫不惧。

不一会儿,周边就围满了人,大家都一边看戏一边点评道:“嘿,这俩小伙子身手真不错哈。”

小伙儿的两个女伴,怕朋友吃亏,赶忙掏出手机要报警。一个“售后”见了,就上去要抢手机。谁知道两个姑娘也不是善茬,其中一个姑娘连抓带挠,给那“售后”抓了一脸血道子,另一姑娘则往警务站跑去。

不一会儿,姑娘带着两名警察回到现场。看见警察,这帮“做网的”一哄而散,跑得慢的被俩小伙子摁倒,跑得快的也陆续落网。

因为这事,小于被老板扣了不少钱。后来他还摆了几桌,向同事们表示歉意。

几个月之后,小于跟我说,想来我们展厅工作。我问他:“怎么不做网了?”

“一方面是我厌倦了,这么骗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另一方面是媳妇也不让我干了,她怀孕了。”他说。之后,小于真的开始来我们展厅上班了。

过了一段时间,警方开展行动查封了几十家网骗公司,抓走几百人,掀起几波整顿。有些公司为暂避风头,向外地迁移,上千名漏网之鱼,带着他们的套路前往河北、天津、山东、湖北、辽宁、内蒙。

后来我问小于:“你当初在骗客户的时候,是什么想法?”

这句话我问过很多“做网的”,怎么回答的都有。有的说,我这是给他们上一课,以免以后被人骗个大的。有的说,我不骗他别人也会骗他,还不如让我骗呢。有的说,当时没想那么多,就想着赚钱。

小于的回答和别人不一样:“有时候我会害怕。”我接着问他怕什么?他说怕遭报应。

“连老人家都骗,怎么会没有报应?我媳妇先后两次流产,医生说,再流产的话,她以后可能就怀不上孩子了,”他说,“你看看我们公司那些人,离婚的离婚,打光棍的打光棍,甚至还有一个年纪轻轻就得了大病的。这不是报应这是什么?”

几年过去,骗子虽然离开了,但骗局没有消失。只要恶劣的市场环境不改善,人心依旧贪婪,恶意竞争不被遏制,骗局就会以其他的方式一直存在着。

作者李淼,现为职业汽车销售

编辑|莫文祖

来源:真实故事计划 微信号:zhenshigushi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骗走外地人的购车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