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什么是压力山大

@游识猷
物理学家费曼写过他第一次做专业报告的悲催经历。
那时费曼在普林斯顿大学读研究生,有一次,他跟导师约翰·惠勒(“黑洞”一词的创造者)一起讨论出了一个理论(什么“半超前与半延迟势位”←别问我这是什么意思。)
惠勒觉得挺有意思,又觉得费曼作为一个年轻研究生,应该增长点作报告的经验,就跟费曼说,你就做个报告吧,就在例行的讨论会上做就行。
费曼说好呀。
然后讲话前两天,费曼在餐厅里见到了要去听他报告的尤金·魏格纳(1958年物理诺奖得主)。
魏格纳说,哎呀小费曼,我觉得你那个理论很有意思,所以我邀请了亨利·诺里斯·罗素(大牛天文学家)也来听听呀。
费曼惊。
魏格纳又说,我觉得冯·诺伊曼教授(计算机之父,博弈论之父,大牛数学家)也会有兴趣。
费曼吐血。
魏格纳接着说,巧了,泡利教授正好从瑞士到这儿访问,所以我也邀了他。
费曼脸黄了。
然后魏格纳说,平常爱因斯坦不来听我们的讨论会,不过我觉得你的工作不错,所以我跟他说好了,他也会来。
费曼彻底跪了。[跪了][跪了][跪了]
最后魏格纳还说,先跟你说明一下啊,如果罗素教授睡着了,那不意味着你讲得很糟糕;他开什么讨论会都睡觉。另外呢,如果泡利教授不停地点头,你也不必得意。泡利教授点头,是因为他有肌肉麻痹症……
#论什么是压力山大#
#以及当年的普林斯顿简直是群星中心#

@AMNH680::我记得他自传上写的最终是手抖着上台声音抖着开讲。好在讲着讲着就进入状态了(并获得成就:泡利的凝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论什么是压力山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