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诱唐僧的文艺女青年的下场

作者:半岛璞(来自豆瓣)

最近偶翻西游记,巧遇短小而血腥的第六十四回。

不像传统九九八十一难,倒像是聊斋里一个书生的梦。只可惜唐僧没有书生的性欲与风情。电视剧倒也拍过这回,作了极大的改编。原著里,这是个风雅而残忍的晚上。对女主角的姿色吴承恩倒是没有吝惜笔墨,称她“妖娆娇似天台女,不亚当年俏妲姬”。

不管先前唐僧是怎么被掳到这长岭中一座烟霞石屋的。总之这位杏树仙子出场时,两个青衣女童走在前头,挑一对绛纱灯笼。她只管拈一枝杏花在后,笑吟吟的。也有风情,倒也温柔。

宋人徐积有首咏杏花的诗:

一点胭脂淡染腮,十分颜色为谁开,残灯欲烬书帷闭,犹有清香半夜来。

杏仙若遇他,应该就能成另外一个故事。

但在那绵延千里的长岭深夜,唐僧在石屋内也不是不愉快。四个古稀老人同他吟诗参禅了半个晚上。香汤饮过,赤身鬼使捧上的茯苓膏也吃了。这不知所尽的寂静岭里,孤独的日夜过了无数个。好容易过路一位有知识有文化的人士,四个老年文艺爱好者怎能不请他来坐够这一晚上?

于是四老此刻欠身问:“杏仙何来?”

她当然也有诗要吟的,但先讲一句“知有佳客,敢求一见。”

礼数派头嘛,自然要比四个老头做更足喽。于是又叫了两个黄衣女童专来献茶。捧一个红漆丹盘,盘内六只细瓷茶盂,盛几品异果,再一把白铁嵌黄铜的茶壶。这些物件的颜色,想必是一番精心搭配过的。

先奉茶给那僧,次奉四老,最后一盏自取而陪。

当然了,肯定是要将先前五人吟哦过的那番平平的诗歌与禅机又请教一遍,让唐僧的面子再一轮得到满足。此刻她才道,自己也有一律,愿献丑。

上阙嘛,一样平平:

上盖留名汉武王,周时孔子立坛场。董仙爱我成林积,孙楚曾怜寒食香。

下阙就有意思了:

雨润红姿娇且嫩,烟蒸翠色显还藏。自知过熟微酸意,落处年年伴麦场。

这一句“雨润红姿娇且嫩”,就能叫那唐僧低下眉头不敢说话!不得不说杏仙也算是艺高人胆大。诗吟了,身体也要往那边挪一挪。越挨越近之际,当然得低声说几句咬耳朵的话了。四个老头当然立刻懂了这一层,赶紧称要成了此姻眷。

这时唐僧才怒,跳起来高叫:汝等皆是一类邪物,这般诱我!

四老头见他发了怒,倒也不显精怪本色,可能自认已是读书人。一个个只是咬指担惊,再不说话。只有那戾气没去的鬼使敢大喝一声:这和尚好不识抬举,我这姐姐,哪些儿不好!若我们发起村野之性,把你摄了去,叫你和尚不得做,老婆不得娶,枉为人一世!

唐僧当然是坚执不从的了,止不住眼中堕泪。“自知过熟”的杏仙当然不会用强,从翠袖中取出一个蜜合绫汗巾来与他揩泪,一团人就这么缠缠绵绵地扯扯拽拽着,天也就天亮了。

若是《聊斋》便好了。不外醒来一场空。或是真缠绵,也不过身体被掏空。

但西游记里保卫孱弱的唐僧的,是三个嗜血蛮徒。

孙悟空第一个追了来,八戒沙僧随后也到了。唐僧此时气喘吁吁地回溯,昨晚那携他来此的老者哥哥言谈清雅,极善吟诗。夜半,一美貌女子执灯火来会我,吟了一首诗,称我做佳客。因见我相貌,欲求配偶,立誓不肯,正欲挣着要走,与他嚷闹,不期你们就到了。

在孙行者眼中,这座“木仙庵”所在的石崖上,不过一株大桧,一株老柏,一株老松,一株老竹,竹后一株丹枫。再看崖那边,一株老杏,二株腊梅,二株丹桂。便告诉八戒,是这些树木在此成了精怪。猪八戒一顿钉耙,三五长嘴,腊梅、丹桂、老杏、枫杨俱挥倒在地,那根下俱鲜血淋漓。唐僧嘴上软绵绵一句,他们虽成气候,但不曾伤他性命。孙悟空自然要说恐日后成大怪。猪八戒又一顿钉耙,千年的松柏桧竹一齐倒了,这才请师父上马。

百回西游记,九九八十一难,想与唐僧成亲媾和的女妖精多了去。蝎子精,老鼠精,玉兔精,都在佛家仙界有后台,有的来人间作怪也扮公主装高贵,还不是一味的用强。最后没成事,不过被打回原形,继续做神仙佛祖身边的兔子老鼠或者蝎子。可怜一株毫无背景却含英咀华过的杏树,对唐僧不过一番文学层面的挑逗引诱,还伸手帕替他擦了软弱的泪,最后却树倒根断,一片淋漓的鲜血。

来源:豆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色诱唐僧的文艺女青年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