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你们口中的那个北漂

对于北漂一族而言,究竟哪个才是真正的北京?

看到这个华灯初上,车水马龙的城市,似乎每盏灯是为了照亮了自己野心勃勃的未来。或者被困在喘不过气的地铁车厢,带着一身疲倦回到逼仄的出租屋,好像每扇大门都对自己紧闭,走投无路。

看客联合网易新闻主编王三三,采访了几位年轻的北漂, 拍下了他们在北京的工作住所业余生活。这些正处于漩涡中心的人们,反而给不出一个爱憎分明的答案。

1、这里的工资比老家高

毕业那会儿,家人本想安排小羽去老家的国企,实习中的小羽幸运地等来了转正的机会。她得意地拨通了父母的电话,“不用帮我找了,我找了一个。”北京的工资比老家高不少,小羽顺理成章地成为了一名崭新的北漂。

她住在远近闻名的北漂社区回龙观,一个10平米左右的单间,月租1700元。房子离公司只有5公里远,上班却要花上1小时。每天早晨,小羽会先吃上一顿精心准备的早餐,再奔赴拥挤的地铁。


2、月薪两万也不够

李晓虎是一名连锁健身馆的教练,工作地点在寸土寸金的国贸。靠着不停加班,月薪最高能到2万,但他仍觉得不够,不够在北京负担一份体面的生活。

李晓虎与3名同事合租,两人挤一间狭窄的卧室。这样算下来,每月租金只要1000元。他希望能多存点钱,早日向心爱的女友求婚,但仔细算下来,万把块钱的工资也不经花。他盘算着,或许开一家健身馆,才是最终的出路。


3、27岁的我,也能养活别人了

硕士毕业后,马筱琪在一大学分部担任摄影老师。看着几千块的工资和如流水般的花销,她生出了创业的念头。略去一大段不堪回首的创业往事,马筱琪最终找到了有投资意愿的明星贾玲,拿到了100万的创业金,在北五环开了家儿童照相馆。

周一周二去单位上课,周三到周日泡在照相馆,马筱琪过着七天无休的连轴生活。创业不比上班,没有所谓的下班时间。而似乎每一只“创业狗”,都是这么痛并坚持下来的。

4、打拼七八年,我就回老家

一年前,谢锦斌离开了老家温州,住进了天通苑一间月租1600的出租屋里,每天骑30分钟的共享单车,去北苑北一家互联网创业公司上班。冬天骑车是会有点冷,但只要不下雪,就比挤地铁强。

作为一名软件工程师,谢锦斌做着开发,每天和产品撕,和运营撕,然后继续开发新功能。周末,他喜欢在咖啡馆组织线下活动,邀请业内人士一同探讨行业最新发展动向。

他打算在北京打拼七八年,攒下足够的经验、资源、人脉后,就回老家创业。浙江风景好空气好,适合买房、养娃、过日子。


5、但凡承受不了,可以走嘛

王岩是金融街里一名光鲜的白领,也是一位两岁女儿的母亲。她刚从享有20天年假的国企辞职,进入了一家996(朝九晚九、一周六天)的创业公司。

王岩的房子买在了通州,离公司大约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她和先生都忙着工作,女儿便交由父母照顾。囿于工作与家庭之间,王岩并不想抱怨北京的生活,但凡承受不了,可以走嘛。


6、幸亏房子买的早,现在肯定没戏

黄可飞在一家私立医院担任儿科医生。离开公立医院后,他终于过上了梦寐以求的双休生活。

姥爷姥姥都在北京,在黄可飞眼里,这并非一座陌生的城市。决心定居下来后,夫妻两人找朋友借了些钱,凑齐了霍营的首付。他感叹,幸亏买的早,现在肯定没戏了。

作为有房一族,他依然觉得北京居大不易,热闹中透着寂寞。

7、你让我说喜欢,我说不出

毕业自上海戏剧学院的蔡艺芸,是一名戏剧导演,写剧本、拉团队、做演出,定时参加国内外的戏剧节活动。

她曾在演出结束后,被观众当面质问,“你们能不能排点正能量的东西?”;也遇过请求签名的观众,说在戏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这份工作干活累,也不挣钱,蔡艺芸就这么坚持了十多年。看到自己的剧本呈现在舞台上,满腹的委屈似乎也减轻了些。

此刻的你,是留在家乡,还是打拼在外?关于漂泊,心中又有怎样的答案?欢迎留言,分享你的故事。

摄影 / 李英武

漫画 / 白鹤、赵鹏路

编辑 / 胡令丰、万翩翩、韩羽桐

来源;豆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就是你们口中的那个北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