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化腾上班的地方到底长啥样?

抵达深圳的第二天,这座城市的年轻和美丽,便扑面而来。

幸运的是,此行不虚,第一次来就参观了两座地标建筑。

先是去了平安金融中心,因为受邀参加平安集团的“品牌大讲堂”,据说是中国第二高楼(网上查了下592.5米,要不是航空因素限高,可能就是妥妥的中国第一高楼)。

和上海陆家嘴CBD打蛋器、注射器和开瓶器三栋楼黏在一起不同,我站在深圳福田商业区中心,一抬头,看着它孤零零的高耸入云,瞬间脑海词穷,蹦出个“一柱擎天”(难道不应该是“高耸入云”……窃笑)。

大厦里的人脸识别系统相当智能,平安集团的工作人员可以平时走路的速度通过,系统会自动识别放行。

当然,今天的重点不是介绍这栋最高楼,响应广大粉丝需求,专门抽空探访了另一座地标——腾讯总部,简称鹅厂。

从几乎四五线城市的卖菜大妈都晓得QQ,到如今七八九线乡镇都普及微信,腾讯俨然成为中国互联网的圣地之一。

自然,我也是怀着膜拜和打卡的心态走了一遭。

腾讯总部位于深圳市南山区高新科技园北区,交通其实很方便,我这次选择了公交,便于饱览沿途风光,比如,看到一座高颜值的大楼。

在鹅厂工作的朋友介绍,公司每天会安排班车,接送深圳各地员工上下班,着实令人羡慕嫉妒恨呐。

随着公交到站,远远望见鹅厂总部——电动剃须刀,也叫腾讯大厦。

上网查了下,这是腾讯第一座自建写字楼,2009年正式落成,高193米,虽然海拔比不上新落成的平安金融中心,但很长一段时间,这里都是深圳高新科技园的地标建筑。

这座大楼的身影,也频繁地出现在中国互联网的各种报道中。


大厅有自助访客系统,员工可以自助操作,在输入访客的手机号或身份证后,领取一张临时访客卡,写着“仅限当天一次进出有效”,必须强调的是,鹅厂的前台小姐姐颜值、气质俱佳。

二楼,是一个比较全面的企业介绍,小马哥在这接待来访政要、名流,此前各种领导人也来过。

墙上的不同显示屏,展示鹅厂不同领域的数据和业务情况,首先映入眼帘,就是QQ同时在线人数,数字每隔一段时间跳跃刷新一次,代表着实时的登录用户变化。

最令内容创业者激动的数字来了,微信全球月活跃用户数9.63亿。地图上的亮点代表着微信用户使用密集度,从这张图上看,韩国和日本的使用人数也很多,包括东南亚。朝鲜除了平壤有个亮点,几乎全黑。

当然还有企业文化墙的重要组成部分——奖牌陈列,腾讯获得的各项荣誉肯定不胜枚举,这只是低调的一小部分。

走过展厅,可以很直观地了解到腾讯各条线业务情况,以及未来各事业版块发展概略。逛完二楼,差不多到饭点,就直奔鹅厂十四楼的食堂。


怎么样,食堂是不是很赞?虽然是周末,努力拼搏的鹅厂员工依然不少,放眼望去全部都是理工科男生。

食堂饭菜味道不错,比外面实惠,种类也多,下面这顿刷了28元。鹅厂的小伙伴开玩笑说,辛亏公司食堂收费,如果全免费了,整个腾讯员工的平均体重一定会飙升几斤。

食堂楼下是一间咖啡吧的空间,可惜,这天没开放。

忘了说,站在腾讯大厦十四层,透过洁净的落地玻璃,一眼望去,隔着马路就是深圳大学,校园内郁郁葱葱,那也是小马哥的母校。

时光回到1993年,那一年,未来被传唱至大江南北的歌曲《小芳》问世,Beyond 推出新歌《海阔天空》,陈凯歌的《霸王别姬》刚刚面世……一年后的4月20日,中国才里程碑式地接入Internet。

也就是这年夏天,青涩的小马哥从深圳大学毕业了,他曾在这里主修计算机及应用。一个未来改变大多数中国人生活方式的青年,就这样意气风发地走出深圳大学。

把公司建在自己母校近在咫尺的地方,不知道小马哥是不是有意为之,多多少少带着些对青春和校园的眷恋吧?这么想来,小马哥是成功也是幸运的。

有意思的是,在内容创业领域以“咪蒙月薪5万的助理”著称的黄小污,现在月薪恐怕早已不止5万,也毕业于这所高校。

在我探访鹅厂的当晚,正好和黄小污聊到深大。

小马哥的这位校友念大学期间比较宅,不过,黄小污说自己超爱深大,我略带调侃的问道,因为有初恋?

没想到,她回答得干脆利落,自己一辈子的恋爱都在深大谈完了。

轻描淡写一句话,背后暗藏着的故事仿佛能拍成一部《匆匆那年》或者《微微一笑很倾城》……

难道小马哥把鹅厂建在深大旁边,也和青春的某位姑娘有关?如此想来,没去马路对面深圳大学的林荫小道走一走,多少有些遗憾。

码完这篇稿,瞅了眼新闻,科技类头条的标题赫然显目《马化腾身家达到422亿美元,重成福布斯实时富豪榜亚洲首富》。

最后,让我们以一场永不过时的QQ爱来结束这篇小探访吧!

有机会,榜哥榜妹会走进更多互联网和新媒体公司,下一站,你期待我们去哪儿?

来源:新榜 微信号:newrankcn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马化腾上班的地方到底长啥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