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教育的本质是人

@上海滩小律师

保育教育的本质是人:

讲一个自己遇到的案例,这个故事的女主人公是内地一所普通师范大学毕业的女孩子,来上海找工作,就在一家普通的民营企业做文员,那工资收入也不高,这时候发现公司里很多小白领,都有带孩子的需要,她读书不行,但人很好也有耐心看孩子,甚至她老板二胎生好,也需要忍带,于是她就主动和老板说,文员不做了,附近租一个大点的房子看孩子,晚上就自己住,白天就看孩子,再招聘一个阿姨做饭,因为公司开在莘庄那里,那地方小白领也多,大家都有这需要。

每个月都保育费,也就两千,十几个孩子差不多三万的收入,房租一个月一万多,再扣掉阿姨的工资,比她自己做文员收入高很多了,做的也很认真,这类生意完全是靠口碑传播介绍过来的,绝不可能虐待孩子,她自己本来就师范毕业,教点孩子基本的识字,数数没任何问题,很快周围一些外来务工的小孩也想进她这个保育班,公立的幼儿园不是不能进,又是居住证,又是打分的,总有打工者办不下来的,她就自己找了她的几个老乡学妹一起搞,房子也租的更大了点,生意做大挺红火的。

暑期的话,还有些读小学的孩子过来培训,主要也是家长没时间带,她就招聘了几个附近做兼职的大学生过来教小朋友数学,英语。

其实小孩子要的是一个集体的环境,人与人的沟通的环境,家长也只是要一个放心托管的地方而已,那些家长不是精英,对孩子的要求也就是平安,健康而已,这样的服务,我觉得只要是一个善良的人,都可以提供,至于监管那种私人机构还是挺用心的,毕竟做的不好,家长可以用脚投票。这个月学费付了,下个月就不来了,那房租可能都不出,亏死了,市场自然有解决之道,说的再难听点,那些家长大老粗居多,为他们服务的倒是大学生,真虐孩子打起来,你说谁怕谁,要相信市场,相信人与人之间会有互相制衡的法子。

最后这个挺好的保育班,因为被举报关了,一些孩子只能自己带,或者老家父母过来带,其中一个老家父母过来带,因为住房紧张,生活琐事,都要闹离婚了,所以我才知道这个故事。

还有一些,只能送公立幼儿园,反馈下来还没那种私人机构的老师热情,这太好理解了,你学校老师和外面培训班老师哪个认真负责,再举个例子,不少法学院老师上民法的水平还真比不上那些司法考试培训班老师讲的,那些纯粹一节课音频卖钱的,讲的更好,道理太简单了,讲的不好,学生换人了。

保育行业,教育行业,培训行业本质都是人服务人,资质,场地,准入门槛都是外在标签而已,核心依然那个老师对孩子,对学生用不用心,而用心与否,市场规则比外在监管更有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保育教育的本质是人